移民后第一份工作:小小花店堪称联合国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7月5日 08:47 来源:本网征文 作者:款款而行

移民北美,在找到专业工作之前,有一份插花工作特别值得留恋。

首先它是个小小联合国,老板是一位近六十岁的加拿大人,他是唯一的管理人员。他不仅娶了个俄罗斯老婆帮忙,而且还雇佣了七个来自七个不同的文化背景和地区的女孩。

她们分别是来自挪委的Anika,来自美国华胜顿的Niky,Jane是纯种的英国人,黑姑娘Nnacy属于南非,大眼睛Sandra是南美人的后裔;Rebacaa 的爸爸是印度人,而妈妈是加拿大人;Cristal 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再加上我这个地道的亚洲人。我刚进公司的第一天就猜想,老板一定是希望汲取不同文化之所长为己所用,一定是个精明而“狡猾”的加拿大商人,跟着他干会挺有意思。

果不期然,第一天上班就遇到友好风趣的Peter。

Peter 是老板饲养的一只鹦鹉的名字。据说今年它二十岁,是老板小儿子过三岁生日时的礼物。Peter 不但长像英俊,毛色光亮,而且和其它鹦鹉一样能说会道。往往一大早,可能因为刚起来或是寂寞了一夜的缘故,它不管有客人没客人一个劲说“hello”,真象一个刚学会说话的孩子不停地重复刚学会的话语。有时真觉得它太贫,又好气又好笑,可那个友好劲又让你“盛情难却”。

许多客人就是冲着它当了回头客。它有时高起兴来会不停地喊自己的名字或它熟悉的某个员工的名字,好玩极了。除此之外,它还会摹仿多种鸟的叫声。对于我这个音乐盲,常常联想到它的鸣声和女儿的笛曲《黄鹦亮翅》一样美妙。Nancy 告诉我,Peter 的叫声都是跟老板学的,难怪常常我把老板吹着口哨走过来的声音和鹦鹉的叫声混淆。Peter就像他的另一个儿子一样得到宠爱。

闲暇时和同事聊天,我还知道了鹦鹉的寿命大多在80岁左右。也就是说,Peter正是青年,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缘故,它可以见证这家公司的兴衰,并可以送走老板,迎接他的儿子接班。

这是家纯属个人所有的公司,规模实在不算小,除有足球场大的销售大厅,有150余种人造花卉和十余种时令鲜花外,在城外还有一家同样规模的销售大厅,生意红红火火。在我每一个工作日里,店里都是客户不断,我们制作成品和供货的速度总是比销售速度慢半拍。我纳闷:这个城市的总人口也不过是北京市人口的小零头,哪来的那么多人买花草和假树?由此引起我深究其源的欲望。

一段时间后,我发现这个近百万人口,有占总人口20%的人和有点儿规模的公司都很喜欢买花装饰室内外,加上天气寒冷,花卉布置需要常变常新,即便是假花。在其文化意识等的影响下,装饰花市场长盛不衰。其总市场应该在20万人左右,即平均每天约有550人购花,除去市场的竞争和每五年一个购买周期等因素,每天还可以有50人来买花或树。而我们现在每天的客流量大约在20人次左右,说明我们的市场仍然有潜力。即便如此,一个店每天的营业额至少在3000元,多时能达到10000以上。老板年底兴奋时曾经透露过,他的纯利润可以达到近200万元呢。实在是个聪明的加拿大老头!

原以为资本主义国家很尊重脑力劳动者,知识也是最值钱的。身处其中体会也不尽然。比如说我做的插花设计,实际是一种强度较大的脑力劳动和艺术构思。当然,其标准没那么严格,特别在普通公众群体里。总之,我们需要再专业的学校了进行培训,然后经过脑力激荡和较繁杂的插制过程,最终只比散花加价2元出售。因为所有艺术插花作品的定价只能按照花材和花器的原材料价格确定,否则没有人愿意花额外的金钱去买你一个设计思想。

记得在学插花设计时,老师就谈到过艺术插花的销售有局限性。可见西方人和东方人的大众共性。我们就得琢磨怎样用简练、清爽、明快的线条和构图作品唤起客户的购买欲,赚取最大的利润。那时上班没有客人时,几个姑娘基本上就在一起探讨如何创意,很少有一般公司里休息时的“家长里短”。自然,老板认可我们的“艺术”价值,因为经过精心编插(arrangement),整体的销售量大大提高了。一段时间后,姑娘们决定集体跟老板要求加薪。平易近人的老板也会不时加入我们的快乐沙龙,也会在圣诞、新年时派发大红包给每一个员工。

在近两年的职业生涯中,有一个印象最深、最受感动和获得突出奖励的经历。那是一个初春的午时,一位中年金发女士若有所思地走进了我们的花店,她在环顾了一圈之后,挑选了一大把黄色玫瑰和一个白色花器来到交款台。她与一般顾客不同的是:捧着花不肯放下,即便是掏钱付款时,还是犹豫。这时候,我们的销售小姐抓住时机上前询问。原来,她挚爱的母亲刚刚去世,她想送妈妈一盆生前最喜欢的黄玫瑰陪葬。她正在琢磨怎样插制。我们的销售小姐安慰她说:让我们的中国小姐帮你插吧,她很专业。

说实话,她选的四只黄色盛开的大玫瑰和八只含苞欲放的小玫瑰煞是好看。但此时放在我手里沉甸甸的。我在想如何用它们表达出女儿对母亲的深情?经过片刻的考虑,我选用四只大玫瑰螺旋上升做整体构架,代表母亲的一生;七只小玫瑰交错、含羞依偎在妈妈身边;第八只小玫瑰长长地伸出头,一则在插花构图上构成平衡,二来象征孩子即使远征或即便是失足,其根永远在妈妈那里,母亲永远是关爱和温暖的源泉。其次,选用长青藤做背景和衔接,使整个作品饱满、清晰、富于想象力……当这位女士接过插花时顿时流下了眼泪,她说真的满意极了。

遗憾的是,当时我们没有人想起拍下作品的图片。然而,无论如何,这个作品在我的心里留下了深刻的记忆——送给妈妈深情的黄玫瑰。同时也为我移民后的第一段职业生涯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