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乐花木兰:那个喊我师傅的美女徒弟

5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7月28日 13:25 来源:本网征文 作者:老虎

世界怕美国,美国怕中国,中国怕福建,福建怕长乐,长乐怕偷渡。这是一句在海外华人社区十分流行的顺口溜,对福建人稍微有点认识的人都知道。

福建的长乐县(如今已然升级为长乐市了)是全中国的偷渡之乡,当地最大的生意就是人口走私,当地最有钱的人就是蛇头,当地高尚住宅区里最漂亮的豪宅别墅绝大部分都是蛇头的。而当地的居民以偷渡海外为荣。如果说家家户户都有人偷渡或许有些夸大,但是一半以上的家庭都有人飘洋过海,这是绝对不夸张的。

那些偷渡到海外的人每年寄回国内的外汇绝对是天文数字,混的好的人,衣锦还乡,荣归故里,大宴宾客,买车盖房,风光无限。于是没有出去的人,犹豫的人个个羡慕妒忌恨,他们不管有钱没钱都行动起来,砸锅卖铁,亲友集资,凑够了20多万人民币的偷渡费,心甘情愿的给蛇头上贡,请求蛇头大人带他们出国。

N年前我在市中心一家高档粤菜酒楼当企抬,该地区是多伦多的金融中心,多伦多证卷交易所就在餐厅的楼下,到餐厅消费的大部分是股票经纪,基金经理,中产阶级和美国游客,所以餐厅的食物价格远远高于士嘉堡地区的中餐厅。公司对餐房的服务员要求也很高,首先要英语流利,因为大部分客人都是说英语的白人,其次是会广东话,因为老板和厨房师傅都是广东人,工作上沟通方便,还要会调制鸡尾酒,因为很多美国游客喜欢点鸡尾酒当开胃饮料。另外企抬必须考取安省政府相关部门颁发的酒牌,因为根据政府规定,服务员没有酒牌是不允许向顾客销售酒类饮料的。

本人英语马马虎虎还算流利,小时候在广东生活过,广东话到现在也没有忘,说的也算麻麻地啦,现在正好派上用场,自己又考取了安省的酒牌,还到调酒员培训班学习过,市面上流行的30几种鸡尾酒我都把配方背得滚瓜烂熟,什么新加坡司令,粉红色的女士,曼哈顿,黑色俄罗斯,玛提尼,血红的玛丽等等,我几乎不用思考,上手就来。此外本人还有多年的粤菜酒楼工作经验,长得也还算人模狗样的,这才通过了公司严格的面试和一周的试工期,正式成为了这家高档酒楼的服务生,开始了端盘子伺候人的企抬生涯。

一天晚上,我刚刚上班,就看见一位年轻的女孩站在餐厅门口张望,她长得唇红齿白,面如桃花,身材苗条,曲线玲珑,好一个美人胎。西施转世啊。

我眼前一亮,肾上腺素分泌大增,这种神秘的激素让我心跳加速,瞳孔放大,兴奋大胆。我健步如飞,抢在所有同事的前面走到了门口,这位小姐,你是来找我的吗?不是,那个什么我是说你是来找人的吗?她摇了摇头,我不是来找人的,听说你们酒楼在请人,是吗?请人?我没有听说呀,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在报纸上看到你们酒楼的招聘广告。噢,是这样,请进来吧,

我去叫老板。我把她领到了一张桌子前,还给她倒了一杯茶,然后屁颠颠的跑去老板的办公室,好像我是这家公司的人事专员一样。

老板慢腾腾走了出来,一看见应聘人西施小姐,那张阴沉沉的大驴脸立刻挤出来下贱的假笑,来来来,里面请,他把西施带进了包间。他们在里面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我无从得知,但是结果和我预料的一样,西施被录用了。

本来呢,按照公司招聘广告上的要求,西施同志一条都不符合,首先她不会英语,其次她是福建人,不会广东话,工作经验就更别提了,她才刚刚满18岁,高中都没有毕业,一天也没有工作过,正常的面试打分应该是零零零。

西施同志可能不知道,她的应聘成功打破了公司的一个记录,美丽的女人确实可以创造奇迹,公司所有的规章制度,招聘条件都可以为她一个人而改变。

青春美丽,果然天下无敌啊!

老板安排她当实习服务生,传菜,清理餐桌,摆台,这种工作英语叫做Busboy/busgirl,说好听点是企抬助理,说白了就是一个打杂的。

老板把我叫到办公室说既然是你接待的她,那么就由你来带她,3个月后要能够独立服务顾客,也就是说可以独立接单,下单和买单。我心中大喜,哎呀妈呀,还有这等好事!天上掉下来一个林妹妹,正好砸在我头上!

冷静下来一想不对呀,这那里是什么好事,我要付出额外的时间和精力,从零开始去培训一个什么都不会的白丁,最关键的是老板没有因此多给我一分钱,我等于给他免费培训员工!干两份工作,却只拿一份钱,我居然还高兴,美色当前,智商瞬间为零,脑袋进了洗脚水我。算你狠,真是无商不奸啊。

接下来我的“桃花运”开始了,西施小姐一上班就像跟屁虫一样粘着我,寸步不离。

各位看官别误会,她绝对不是对我有好感,而是因为她真的是白纸一张,连给客人上茶都不会。师傅,那个是乌龙茶呀?最上面的一格就是啦。师傅,菊普是什么茶呀?什么,菊普你都不知道?普洱茶加上菊花就是了。哦,那师傅,一壶普洱茶里面要加多少菊花呢?随便抓一把就行啦,没有定量。师傅,这是什么菜呀?

这种菜你没有吃过吗,这是芦笋啊。你别吓唬我呀,大姐。哦,是芦笋。哎,那芦笋英文怎么说呀?芦笋的英文叫Asparagus。这个英文名字好长啊,Ass…什么来着?我的傻徒弟,你不会别瞎说,Ass是指屁股,是骂人的话,让客人听见就麻烦啦。而且以后你要记住,不要当着客人的面问我,人家看见了不好。

一家高档餐厅的工作人员连自己家的出品都不知道是什么菜,你说丢人不丢人!我的老天爷啊,这哪里是天上掉下来一个林妹妹,分明是掉下来一个白痴娃娃,一个烦死人不偿命的白丁二姐呀!

知道我开车上班后,徒弟妹妹请我送她上下班,因为她也住在士嘉堡区。我羞答答的说大家同事,互相帮助是应该的,车费我收你少一点,一天就6块钱吧。好不好?

谈钱伤感情,但是我们只是同事,没有个人感情关系,所以同事归同事,生意归生意啦。经过接触,我知道了阿兰妹妹的一些情况。她今年刚刚满18岁,福建长乐人。

小名阿兰,是家里的长女。本来她的父亲打算出来的,可是因为健康欠佳,肥胖,有糖尿病,所以只好让她偷渡了。她说自己是现代花木兰,替父从军。她要努力挣钱,因为家里等着她寄钱回去偿还巨额的偷渡费呢。唉,又是一个偷渡出来的假难民。

一天早上开车到她的住处接她上班,她没有像往常一样站在门口,给她打电话,半天才接,只听她一边哭一边说,师傅,我喝醉了,起不来。什么情况,好好的怎么就喝醉了,还哭了?阿兰,你没事吧,我进去看看你好吗?我有点担心,毕竟她才18岁,还是个小孩子呢。阿兰突然提高声调,惊慌的大叫:不要,不要,师傅,你别进来。她一口回绝。这丫头同时说话柔声细语的,从来没有大声过,今天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你房间里是不是有人呀?我有点紧张了。

没有人,没有人,真的没有人师傅。那你为什么不开门,难道师傅你还信不过吗?我有点生气了。不是那个意思,师傅我我我…没化妆!嗨,这个臭美的花木兰。

从那天以后,阿兰不再搭我的车了。因为有人主动提出免费接送她上下班。大家猜猜是谁?此人正是平时刻薄吝啬,吃人不吐骨头的老板!一夜之间魔鬼变成了大善人!

她换个人搭车我无所谓,一个星期少挣30块钱我也穷不到哪里去,只是不明白一个平时滴酒不沾的人为什么突然喝酒,喝的这么凶,把自己都灌醉了,说话的声调提高了八度,声音中透着惊慌和恐惧,还哭的那么伤心?

一周后的星期天晚上,餐厅已经打烊了,大家在吃员工餐,忽然间一个圆圆的肉球滚了进来,我定眼一看,是老板娘大金牙。因为她镶了两颗金牙,员工背地里都叫她大金牙。老板娘平时很少现身的,更何况这大晚上的,她来干什么?大金牙走进柜台,冷冷的看着阿兰,然后打开收款机,拿出来一些钱装进了一个信封里。

那个新来的,是叫阿兰吗,你过来一下。她把阿兰叫到了柜台前,拿出一个信封说,这是你的工资,给你算到了今天晚上11点,最近生意不忙,下个星期你不用来了。这一幕把大家看得目瞪口呆,老板娘从来不参与餐厅的管理,请谁或者炒谁都是老板来决定,今天这是怎么了?而且整个过程老板一直躲在办公室里,没有出来露个面,和大家解释一下原因。独裁蛮横,不可一世的老板家中居然有一位巨无霸母老虎,爽!原来河东狮吼不是传说,惊!

看着阿兰默默离去的背影,我一阵心痛:她还有一个星期的车钱没给我哪!

最近一个周末在一家XXX华人超市买菜时,忽然听到有个女人在我背后叫:师傅!好熟悉的声音啊,我回头一看,果然是她!那个把我折磨的生无可恋的白痴女徒弟。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居然还是那么年轻,还是那么漂亮,唯一的变化就是她的身材比以前更丰满了,更有女人味了。这不是长乐花木兰同志吗?你好你好,哎呀,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现在干什么哪?哇,师傅,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呀,太难得啦,我现在不打工了,做点小生意。噢,是吗,什么生意呀?现在做超市呐。做超市?喔,我想起来了,他们福建人喜欢用大众集资的方式来做生意,俗称标会,又叫老鼠会,超市开了一家又一家,众人拾柴火焰高嘛。这么说这家超市是你的生意?不是我的,是我先生的。你先生的?哎呀,这么说你当上老板娘啦,恭喜恭喜啊。什么老板娘呀,我就是一个打杂的,什么都要管,整天操不完的心,比以前打工还累呢。阿兰非常热情的说师傅我们是老朋友啦,以后要常来呀,下次来我给你优惠,我给你打折哦。哎呦,这么多年过去了,阿兰还记得我这个不称职的师傅,古人云: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孩子有孝心呢!一番话感动的师傅我老泪纵横……

世界怕美国,美国怕中国,中国怕福建,福建怕长乐,长乐怕偷渡。希望N年以后这句海外华人的顺口溜不再流行,世界不再害怕长乐的非法入境者,而是害怕长乐的资金淹没世界,长乐的游客挤爆世界,长乐的花木兰征服世界。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