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帮父母办移民:儿子做好了离婚准备

15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8月7日 11:40 来源:本网征文 作者:张顺初

我和老余都是从湖北来的。俗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我们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谈的老朋友。老余两老的移民申请是2008年12月获得加拿大批准,2009年3月登陆加拿大的。中间除了去欧洲三个月,一直住在密西沙加老年公寓,今年已整整十年。

十年,弹指一挥间。老余谈起这十年,感慨良多。但内心的喜悦,溢于言表。我把它概之为:老余的“社会主义”。

社会主义是一个大名词,作为一个社会形态,有丰富而复杂的外延与内涵。不是我等学识浅薄之人能妄加讨论的。老余和我这样的人,出生在中国,在那里成长,在那里工作,在那里退休。我们经历了人民公社大食堂、大锅饭,经历了公费医疗,看病不要钱,以及现在的医疗改革。我们心目中的社会主义就是由这些感性的、支离破碎的东西构成的。

余先生两个儿子。大儿子移民加拿大,小儿子长年在国外经商,居无定所。余先生身体不好,中过一次风,至今左手都不能动弹。这种情况在国内,退休的工作单位和居住的社区在需要的时候,也会伸出援手。但身边没有亲人,却是很痛苦的。老余的大儿子很孝顺,一到加拿大就递交了父母的移民申请。经过漫长时间的等待,老两口终于在2009年拿到了枫叶卡。

初到加拿大,同儿子一家住在一起。虽然老两口作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但中国婆媳关系这道坎还是绕不过去。老余一度搬出去租房子住。儿子也作了离婚的准备。矛盾如此激烈,这是老两口万万没有想到的。他不想儿子离婚,打算还是回国去。

老余的处境得到社区的华人社团和加拿大服务机构的同情,大家出主意,想办法,最后以余先生中过风,按特殊情况处理,在老年公寓分到了一套住房。

老余的“社会主义”就从此开始了。

一室一厅的公寓,宽敞明亮,设备一应俱全。一个月的租金,包括水电费,才200来元。这不就相当于免费居住。当然就是“社会主义”的了。

在办理入住老年公寓的过程中,加拿大的社区服务机构知道老余中过风,行动很不方便。那时正有一位先生捐献了一台电动轮椅,他们就把这台轮椅转赠了老余。一分钱不花,坐上了电动轮椅,这不是“社会主义”是什么?

加拿大的老人看病,只要出示健康卡,一切费用由政府支付,自己不要掏钱,门诊和住院都是如此。虽然看病需要预约,手术等待的时间要长一些,但如果病情紧急,还是会提前安排的。2016年,老余因胆结石疼痛难忍,家庭医生转专科医生。专科医生立即安排住院。经过超声波、CT和一系列的常规和特殊检查。确定手术方案后,又对病人进行心理辅导。

手术进行得非常顺利。手术前后的饮食和护理全部由医院负责,什么时候吃饭,什么时候喝水,都由护士按时送到。病房有卫生间,上厕所有护士帮助。手术后不能洗澡,护士会帮助擦洗。总之,家属不要操任何心,只要去看望看望就可以了。社会主义中国的医疗制度也在不断改革、完善、进步。但住院病人还是要负担一部分费用,有些药品还要自费。餐饮、空调费用自理。重病人,特别是手术病人,需要全程陪护。如果请护工,一般每天150-300元不等。相比之下,老余在加拿大享受的医疗待遇不是比“社会主义”还“社会主义”吗!

今年老余老两口拿到枫叶卡已经满十年了。根据加拿大的规定,今年他们开始享受加拿大的老年福利金了,老两口生活又上了一个台阶。这十年里,老两口相濡以沫。老余是微信群里的活跃分子,老伴一直在坚持学英语。天气好的时候,老两口户外散步嗮太阳。周末儿孙团聚,享受天伦之乐,其乐融融。有时也去老年活动中心下棋、聊天。生活充实,心情愉快。别看他们已年过八旬,却精神矍铄。

这就是老余的“社会主义”。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