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游白求恩故居: 小小景点反映遇冷的中加关系

22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9月17日 18:39 来源:本网征文 作者:张顺初

第一次去白求恩故居是2006年的金秋十月,加拿大红叶似火的时候。那天,参观白求恩故居的人络绎不绝。马路两边停满了汽车,购票和参观的人都要排队,特别是看白求恩生平事迹录像,因为场地小,只能一波一波地看,这就免不了需要等候更多的时间。

第一次参观,使我了解了白求恩同志另一面。他不仅是一个伟大的国际共产主义战士,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感情细腻的普通人。

前不久,女儿和女婿从国内来看我们,我们又陪他们去参观白求恩故居。时隔13年,白求恩故居也有一些变化。

2009年,加拿大政府拨款将故居北侧的那栋小楼推倒重建,2012年建成。新建的房屋面积虽然不大,但都是按照接待游客的需要设计的。正门有醒目的售票房和打卡处,里面有一间多功能的防映厅。新屋都是平房,更加突出旁边的故居。正门外的空间扩大了,不像原来那么局促,还增加了几尊白求恩的雕塑。

故居院内有医用担架和伤员用的手杖,还有草绿色的头盔和工作服。游客想拍照的话,这些东西可以自行取用。故居的外墙原来是米黄色的,现在改为浅绿色,显得格外清新,同周围的绿化环境更加和谐。总之,改建后的白求恩故居,从外观上更显得大气,同“加拿大国家历史遗迹”的名称更相称了。

白求恩同志1890年出生,1939年去世时,不到50岁,短短的一生。但他的一生却是轰轰烈烈的。他出身于牧师家庭,青年时代,当过伐木工、小学教员、记者。

1916年毕业于多伦多大学医学院,曾在英国和加拿大担任过上尉军医、外科主任。他的胸外科医术在加拿大、英国和美国医学界享负盛名。1935年参加加拿大共产党。1936年去西班牙参加反法西斯斗争。

1938年3月,他受加拿大共产党和美国共产党的派遣,率领一个医疗队来到延安,担任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的医疗顾问。他亲自参加战地抢救伤员,曾两昼夜连续做手术71次,拯救了无数战士的生命。不仅如此,他对医疗卫生事业的精辟理解,他对医术的精益求精的态度,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新中国在医疗方面所取得的成绩,都有白求恩同志的功劳。

如果说中国在医疗事业中还存在什么问题的话,多半就是偏离了白求恩同志对医疗事业的理解。比如国内医院普遍存在的过度检查、过度治疗和红包问题。

白求恩同志在他的《从医疗事业中清除私利》一文中说:“让我们把盈利、私人经济利益从医疗事业中清除出去,使我们的职业因清除了贪得无厌的个人主义而变得纯洁起来。让我们把建筑在同胞们苦难之上的致富之道,看作是一种耻辱。”白求恩同志几十年以前的文章,好像就是针对这种情况说的。多么犀利,入木三分。

在入口处,新添了有两块醒目的展板,都用中英文书写。一块写着:”我一定要去中国。”这是白求恩同志看了斯诺的《红星照耀中国》和史沫特莱的《中国红军在前进》后的决心。他感到中国需要他。

另一块写着“我心满意足”。这是白求恩同志在到达中国七个月后的感言,他说:“我心满意足。我正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有人需要我。”白求恩同志直到生命的最后,从容处理身后事,对自己短暂的一生,没有任何遗憾。因为他实现了自己理想,把自己贡献给了需要他的人们。

这次重游白求恩故居,令人感慨的是,游人很少。那天一共才十来个游客。显得很冷清。因为游人少,工作人员自然就少,放映厅的录相也取消了,室内物件的摆设也比较凌乱。只有故居的情况还和原来一样。

我想,这种情况可能与中加关系遇冷有关系。中国人民对白求恩同志的敬仰,是发自内心的,与中加关系的冷热没有必然的关系。但中加关系的冷热对两国的商务、旅游和文化交流等人员往来有密切的关系。一般初到加拿大的中国人,都会到白求恩故居参观。参观白求恩故居人员的急剧减少,说明来加拿大的中国人少了,说明两国关系确实遇到了问题。

这是暂时的现象。我们希望两国的政治家和有识之士,尽快扭转这种局面。我们也希望加拿大有关部门在目前不景气的情况下,仍然要加强对故居的管理,哪怕只有一个人参观,也要保证服务质量。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