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袁老先生和他动人的爱情故事

6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11月23日 20:14 来源:本网征文 作者:艾望华

移民加拿大后在多伦多选择了驾驶教练这个职业,而且一干就是十七年了。这个与人打交道的职业让我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和各种各样的事。尽管绝大多数都已淡忘,但是也有一些人和事总是记忆犹新,在心里挥之不去……

大约七年前的一天,我接到了一个难忘的电话,话筒里传来的是一个慢条斯理、略带颤抖的声音。根据经验判断,这应该是一位耄耋老人。他告诉我自己姓袁,并强调是袁世凯的“袁”。老先生告诉我,两个月前在收到安大略省交通部的驾照路考通知后,他就先后开车去应考了五次!为了不给子女们增添负担,他决心继续努力考驾照,以便可以维持他独居的自理能力。

原来,安省交通部有一项政策就是对八十岁以上的老年人会采取随机抽查的方式要求他们参加一次路考,以确保他们的驾驶能力没有衰退。失败的经历让他既感到沮丧又觉得奇怪,因为他在八十岁和八十二岁两次获得的抽查路考都是一次性通过的,为什么八十四岁就过不了这道坎呢?学过医学的我深知,人类的衰老过程有时候不总是平缓的渐变,而有可能会呈现突然加快的节奏。

袁老先生在与我通话后的第二天上午十点就从密西沙加赶到士嘉宝与我见面了,目的是希望我给他好好练习一下驾驶,看看他究竟存在哪些问题导致他的路考不过。

在约定的一个Canadian Tire门口,我看到了一位身材高大、国字脸、花白头发、慈眉善目的老者。我毫不怀疑他就是我的新顾客了。让我诚惶诚恐的是,老人家竟然在我们握手的时候亲切地称呼我“艾老师”。

按常规,我们应该直奔主题开始驱动四轮练习驾驶了,可是,袁老先生具有很多老人的絮絮叨叨。坐在驾驶位绑好安全带后,他没有谈及即将练车要注意的事项,而是充满自豪地展开了自我介绍:一九四八年他从上海飞赴英国留学,一九五二年毕业后来多伦多的安省财政厅求职,最后落脚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从财政厅官员的位置上退下来。为了不使他的付费时间被耽搁了,我择机打断了他的回忆,请他把我的教练车发动了起来。

随后的练车过程表明,袁老先生因为存在双手不自主的轻微颤抖导致了他的操盘动作不均匀和协调,虽然转弯的交叉手打盘的方式中规中矩,但是明显存在动作不够连贯,动作的具体表现就像一百多年前无声电影里的卓别林。另外,在接到我模仿的考官口令后,他在完成看中镜、打信号和看盲点这一套规定动作的时候也显得不够麻利,而这三个动作之间的间隔时间过长就会让这种驾驶的必备动作失去安全保障。

显然,这不是可以轻易纠正的不良习惯,这其实就是年纪大了必然出现的动作迟缓表现。他的这种老龄退化表现不仅只是出现在操盘和观察的一举一动上,更主要表现在过度沉湎于对逝去的美好时光的追忆……

也许是精力不济,有时候袁老先生会提出把车停在小区的路边歇一会。有一次,他从口袋里取出钱包让我看一张塞在透明胶夹层里的老照片并告诉我那是他的太太:一位看上去四十多岁、身着红丝绒旗袍的端庄女性,无需再用什么鹅蛋脸、丹凤眼之类的陈词去形容他夫人的美丽,总之,那是类似电影里常见的十里洋场的女性气质,让人不禁联想起胡蝶和上官云珠。

说实在的,我已经不记得照片中风姿绰约的袁夫人具体的容貌了,但是,袁老先生随后喃喃自语说的那些话让我怦然心动、感慨万千:太太离开我已经十多年了,但是我每天都像她还在我的身边一样!每当我的思念到了难耐的时候,我会一个人在客厅里弹奏钢琴,她的身影就飘然而至,她那熟悉的悦耳歌声就在我的耳畔萦回。有时,我会一个人走到附近的星巴克,为我和她各点一份咖啡,窃窃私语地和她聊上一两个小时。在这几千个日日夜夜里,无论我在家用餐还是就寝,我都会跟太太聊上几句,也不忘备上两副碗筷或一双枕头……

似乎很久以前在电影和小说里见过一些感天动地的生死恋,没曾想这种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竟然真实地出现在现实生活中了。袁老先生就那么三言两语地随口一说,却深深地震撼了我久已世俗化的内心世界。

我只能如实记叙而不能有所发挥,不能附加任何属于自己的想象。我只是想告诉读者的是:不是商品经济时代远离了爱情,而是许多人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用一颗心去坚定地温暖另一颗心;不是爱情不再永恒,而是浮躁和易变的心灵一次次与真爱失之交臂。爱一个人到什么程度通常是在分手后见分晓,天长地久的、凄美浪漫的爱情可以蕴含在每个人的心中。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