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前大雪纷飞,那个加拿大人教会我的事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12月22日 13:11 来源:本网征文 作者:James

十一月初,受到寒气流的影响,多伦多和加拿大大部分地区,温度骤然下降,一夜间大雪纷飞,给交通和生活等造成许多不便。这第一场大雪让人不禁感概:加拿大寒冷的冬天又来了。这不,十二月初的大雪已经降临了。

的确,加拿大的冬天又要来了。 只是每年来的或迟或早一点而已。我在加拿大的第一个冬天是在安省多伦多附近的一座小城镇上度过的。

那是多年前,我初到这个小镇上的一所大学求学。那年八月底在学校开学前报名时,在校方工作人员的指引下,到国际学生部,填了一份需要一对一英语口语对话帮助的表格。希望学生部安排一位英语为母语的学生自愿者来帮助提高英语口语表达水平。

很快,递上表格两周后,学生部通知我在下一周的星期六下午同一个自愿者见面,并商量其后的对话时间安排。在约定的时间,我来到学生部的门口,见到一个身材中等,稍有点瘦弱,戴着一副黑框的眼镜,留着短发,看起来比我年纪略小的小女生。她自我介绍说叫雪莉,六月刚从本校本科毕业,正在继续读本校的研究生。

那时我刚来加拿大不久,希望从这英语对话中更多的了解加拿大。一个小时的时间很快过去了。我们约定每周就在这个时间段对话。由于这第一个学期,我修了较多的课程,还有系里要求的本科生实验室助理工作,有时也在导师的实验室帮点忙。这一小时的英语对话就成了当时为数不多的,除学习之外的,认识加拿大生活和文化的机会。

图片来源 jamiesarner

时间过得飞快,一晃两三个月过去了。我们的对话从加拿大几个首相的轶闻趣事,加拿大的地理,到学校生活,对教授的评价,以及英文人名含义,昵称等。几乎我提起的话题,她都会一一详尽解说,还不时地校正我的发音和表达方式。

在一次对话中,由于当时天气转冷了,我们聊起了天气,她说根据天气预报,当晚会下起大雪。我便问起了加拿大比较普及的在冬天的体育运动。雪莉非常高兴地说起了冰球,和众人喜爱的CBC 节目Coach’s Corner,还有那有名的经常口出争议言语的评论嘉宾 Don Cherry, 以及她最喜爱的一支冰球队和球星,可惜多年前搬到美国去了。她说自己平常星期天会在学校的体育馆里滑冰。她问我会不会滑冰?我便回答,我在中国南方长大,没有见过大雪,也没有学过滑冰,也真想学,雪莉这时便热情地说她可以教我。

图片来源 CTV NEWS

雪莉查了学校冰场的时间表, 并确定是每周星期天的下午。首先我需要去买一双冰球鞋,可以去Canadian Tire 购买。由于我对滑冰一无所知,雪莉便说第二天早上,她可以去Canadian Tire帮我选购适合我的冰球鞋。

第二天早上起来,地上已经累积了厚厚的一层雪,窗外仍然大雪纷纷,外面有一些人带着小孩在学校公寓不远的空旷草地的一个小坡处玩滑雪板,那是我在加拿大经历的第一场大雪,本想领略一下雪景, 但想到要去买冰球鞋,便连忙准备一下,乘坐小镇的公交车去Canadian Tire。

图片来源 utoronto

到了之后,找到二楼的运动部。雪莉已经在那儿了。她帮我挑了几双。让我穿上站起来走几步试试看是否合适。这时我才发觉这地板是铺了一层橡胶,专门用来试冰球鞋用的。很快我挑好了鞋子,便付款准备离开,这时雪莉说,新球鞋需要先把冰刀磨利,这样可以减少滑冰时的阻力。在请工作人员帮忙削尖冰刀,再套上一条橡胶套后,我们便就离开了Canadian Tire,并约好下午准时在学校的体育馆碰面。

到达冰场时,已经有不少人在场上滑行了,陆陆续续还不断有人过来。在冰场的中央处有一些女孩在练习花样滑冰。多数人们则在环绕滑行,看他们真是滑得自由随意,眼看后面那位学生快撞上前边的一个练习者,这学生忽地一下子刹停在了练习者的身旁,而他身后一起滑行的另一位学生则非常灵巧地从旁边一闪而过,这速度和技巧令人羡慕不已。

由于我是第一次上冰球场,雪莉建议我去管理部租来头盔,护肘和护膝,以防止在练习时摔倒受伤。雪莉也穿上自己的冰鞋,戴上手套,围巾和帽子。

一切准备就绪,我顺着扶栏慢慢踏到冰场,但在冰场上,我只能用力用脚压着冰球鞋,努力不让自己摔倒,也不知如何让自己移动。雪莉在旁边一边解释,一边示范如何用外八字形前进,用“T”字形站立在冰场上。

图片来源 simcoe

然而我还是不得要领,这时雪莉就双手拉住我,教我一步一步往前走,她则向后滑行。就这样,我们也前进了几米远。觉得有一定的掌握,及如何脚步用力后,我就向她说,让我自己慢慢独自练习。我根据刚学的姿势,小心翼翼慢慢前进,生怕一不小心摔倒,我这高个子,摔下来真不知道该咋么爬起来。这样居然也让我又挪了几米远。雪莉在独自滑行时,时不时地在旁边闪过,有时还停在我身旁问一下练习情况。

两三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很快过去了,我倒也一步一步在冰场环行走了大半圈。雪莉这时拉着我,回到场地边上。脱去头盔,护肘和护膝,才觉得出了不少汗,也确实有点累,特别是两脚踝处有挤压疼痛的感觉。雪莉反而看着非常轻松,作为在曼省长大的小姑娘,似乎这滑冰只是她平常放松的一项娱乐活动而已,不象我这个初学者,不知如何用劲才会这么费力。

就这样,我除了每周星期六一个小时的英语对话外,也增加了星期天的两个小时的滑冰练习。在练习中,雪莉都在旁边指出需要改进的地方。渐渐地我也加大每一步的步伐,滑行速度也慢慢增加,甚至到后来,我可以在后面去追赶她,尽管没有她那么灵巧轻快。

图片来源 daily hive

一个冬天过去了,在雪莉的帮助下,我基本上学会了一些简单的滑冰技巧,不需要那些防护头盔等护具也可以在冰场上自行滑行了,有时还混在其他一群学生中一起滑行。那在冰上眼朝前方随意漂滑,轻快的感觉,特别是在速滑中,感觉象是在一股冷风中穿梭,思想也变得更为轻晰,平静和放松。

雪莉第二个学年作为一个联合培养生去了法国一所大学作研究。我们的联系也渐渐变少了。再后来得知她在加拿大一所大学作短暂博后,现在在一所大学工作。

我现在由于工作的原因,也比较少去滑冰场了。然而每每加拿大冬天下起大雪,有人感概加拿大长达大半年冬天时,我脑海里便会闪现那一年冬天,外面大雪纷飞,而雪莉在Canadian Tire帮我选冰球鞋,并在冰场上教我滑冰的那一幕。加拿大的冬天,其实不冷的。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