鹅雁不分:Canada Goose 原来叫“加拿大雁”

5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1月24日 09:20 来源:本网征文 作者:康健

导游手记之五一:加拿大鹅

加拿大幅员辽阔,环境优美,人与大自然和谐共处,野生动物多,最为常见的要数加拿大雁,就是大多数华人说的加拿大鹅。大大小小的湖泊中,池塘里,草坪上,道路边,都有加拿大雁的身影。

以前一到冬天,冰雪覆盖万物,大雁失去了赖以生存的草地, 必须飞到南方越冬;春暖花开之际,再成群结队地飞回北方,繁衍下一代。近年来全球变暖,有些加拿大雁不再南飞,滞留在北方过冬。

图片来源 Wikipedia

带团时,常有客人问这些雁是野生的还是家养的?可不可以抓来吃掉?老唐总是耐心解答,二十多年前的八月,自己孤身一人初到加拿大,也曾对此有过疑问。

那时在约克大学念书,学校有个不大的水塘,周围草坪上有不少加拿大雁,以为是学校作为副业养的,后来从老留们那里才知道都是野生的。老唐脑海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烤一烤味道一定不错,雁蛋腌一腌也必是美味。

在北京读书七年,老唐从未吃过正宗的全聚德烤鸭,不是不想吃,而是吃不起,照达总的话说就是“有钱任性,没钱认命”。后来暑假在花旗参农场打工,工友多为广东人,无所不食,所向披靡。那农场地处远郊,空旷无人,野兔,鹿,獾,无一不成为美味,自然也少不了加拿大雁。

图片来源 wildliferescueleague

老唐一直对鹅,鸭,雁分不清楚,达总说鹅一般形体大一些,头上有个突起的肉包,走起路来鹅比鸭更加昂首阔步一些。其实鹅和鸭都是人类驯化的野雁,已有数千年历史,虽然有翅膀,但鹅和鸭都不大能远走高飞了,我们平时说的加拿大鹅更准确地讲应该叫加拿大雁。老唐听了,似乎明白了点,内心还是有些稀里糊涂,觉得叫加拿大雁比较精准。谈及那个名牌羽绒服时,老唐还是用众约俗成的“加拿大鹅”。

闺女唐小丫、儿子唐小毛小时候,老唐曾和他们仔细观察过加拿大雁,颇有感触。老唐当年在美国当码农混日子,如蓝在多伦多全职工作,俩孩子相差不到两岁,如蓝一个人根本照顾不过来,累得精疲力竭,有时在电话里说着说着就哭起来。没办法就把唐小毛送回青岛老唐的父母那里,过不了几个月,如蓝思念儿子,又再接回来。

如此三番五次,儿子感到被边缘化,觉得父母总不和他在一起,都是把姐姐留在身边,看来是不喜欢他。唐小毛这种心态持续了好多年,和老唐的父子关系一直不大热乎。那年春天老唐两个合同中间有段空隙,赶紧回青岛把儿子接回来,下决心多陪陪孩子,尽点当爹的义务。

那两个多月里,老唐每天到幼儿园接送孩子,陪孩子聊天,给孩子讲故事,一副柔情慈父的样子。住处附近有个不太大的公园,里面有湖有树有草地,还有秋千滑梯,孩子常要停下来在那玩一会儿。

唐小毛发现离秋千不远的草地上,枫树下、灌木边有只加拿大雁趴在那里,忙喊“鸭子鸭子”,唐小丫立马纠正他说,那不是鸭子,是Canada Goose(加拿大雁)。小毛久在山东,一口青岛话,英文根本不灵光,没听懂姐姐的意思。

图片来源 pixabay

老唐解释说,鸭鹅雁挺难分清楚,别说弟弟,我也分不清楚。唐小丫叽里咕噜一大串英文,老唐连忙制止,咱们在一起应该说中文,弟弟也不懂英文。唐小毛慢慢走上前去,那只大雁并没挪窝,只是警惕地看着小毛。小丫拉住弟弟说那雁是在“hatching”(孵蛋),别去打扰。

正说话间,一只大雁从不远处扑棱着翅膀飞过来,伸长脖子,大声地叫着。老唐断定这是一直在周围警戒的公雁,连忙带孩子回到车里。两个孩子还不大愿意走,老唐安慰说,咱们以后可以常来看看,看看哪天能孵出小雁来。透过车窗,看到那只公雁在母雁旁边来回走动,警惕地巡视四周。看到老唐他们离开了,两只大雁开始互动,母雁总是温顺地让公雁嘬她的颈部。

老唐隔三差五地带着孩子,拿着望远镜来观察孵蛋情况。母雁都是静静地趴在草地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公雁大多数时间都在不远处警戒。有天看见母雁站了起来,抖擞翅膀,舒展脖子,看来是孵蛋累了,要略微休息一下,吃点东西。

图片来源 Global News

草地上是碎草枯叶作成的雁窝,最上面一层是柔软的雁毛,雁窝里有五六个雁蛋,比鸡蛋大些。两个孩子把些碎面包扔了过去,母雁看到了,并不为之所动,估计是怕老唐他们偷蛋。从车里拿望远镜远望,见那母雁迅速吃了点碎面包,又开始专心致志地孵蛋。

有天刚好是周末,唐小毛喊着要去看大雁,老唐在网上打牌,正在关键处,不想出门。窗外春雨绵绵,微风吹拂,透着一股凉意,这种天气母雁会咋样呢?看着孩子热切的目光,老唐一关电脑,开车就往公园开。

雨越下越大,公园里空无一人,老唐没下车,拿出望远镜,拉开面包车的侧门,朝大雁孵蛋处望去。五月的加拿大,春雨绵绵,冷风习习。母雁虽在一棵枫树下,但树枝并没有挡住多少雨水,好在那是块坡地,孵蛋处并没有积水,母雁在雨中安如泰山,时不时晃晃脑袋,甩掉雨珠。

小丫小毛走过去,放下些面包渣,就赶紧跑回车里。那只公雁走将过来,吃了很多面包,完后昂首阔步地开始巡视,时而抻长脖子往老唐这边看一眼,一副提高警惕保卫老婆的样子。

唐小毛小声说,那雁妈妈肯定很冷,该给她打把伞。老唐趁热打铁说到,雁妈妈雁爸爸就像你妈和俺一样,为了小雁的平安出生、长大,费心尽力,不辞劳苦,不拍雨,不怕冷。小毛瞪着老唐说,雁妈妈是最好的,下雨刮风都不怕,雁爸爸根本不管,就知道吃面包。

老唐顿时语塞,无言以对。这次圣诞节,已经念大学的唐小毛从哈利法克斯回来,平安夜全家吃饭时,酒意正酣的老唐问儿子是否还记得这事?小毛放下酒杯,淡然一笑,说他全无记忆。

图片来源 dailyprincetonian

隔两天再去看时,只有空空的雁窝,草、叶、蛋壳都乱糟糟的,孩子们吃惊得不行。老唐高兴地说小雁肯定孵出来了,应该就在周围。说话间,那只母雁从树后灌木边闪将出来,身后是几只鹅黄色的萌呆呆的小雁,孩子们一数,一共有六只。小雁们走路不稳,摇摇晃晃,亦步亦趋地跟在妈妈身后,不敢远离半步。旁边那只高大健壮的公雁站在水边,一直朝这边望着,一家老小幸福满满的样子。

唐小毛乐坏了,拍着手直喊“杠好来,杠好来!”(青岛方言:真好,真好)。

加拿大雁每年有一个换毛期,刚好在小雁的哺育期,这段大约一个月的时间里,成年雁是不能飞行的。换毛结束之后,雁爸雁妈正好陪翅膀初硬的小雁一起练习飞行。两周以下的小雁每隔十几二十分钟还要躲到母雁的翅膀下取暖,保持体温,小雁的羽毛还不足以抵御初春的寒气。

一周后再去时,看到雁一家子开始在水里游泳了,小雁们跟在雁爸雁妈后边,不紧不慢,逍遥自在。天上白云漂浮,岸边柳枝吹拂,湖里水波荡漾,一派安逸祥和的景象。

老唐想起初唐四杰骆宾王的那首《咏鹅》,何不趁这大好机会教儿女背首唐诗?“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老唐边朗诵边讲解,那骆宾王时年七岁,家里来的客人指着池塘里的白鹅让他作诗,骆宾王略加思索挥笔写就此诗。孩子挺喜欢这诗,很快就能背诵,老唐满心欢喜,颇有成就感。

唐小毛说他以后也要写诗,写出来的就叫“唐诗”。看雁孵蛋,观雁游水的那段时间是老唐连续和孩子在一起最长的一次,后来曾多次回想,每每都感觉到幸福满满,《咏鹅》是老唐教会儿女的第一首唐诗。多年后,孩子还用此诗和老唐开玩笑,此处按下不表。

图片来源 northjersey

说到加拿大雁,就不能不提“加拿大鹅”羽绒服。作为加拿大为数不多的著名品牌,近年来大鹅羽绒服声名鹊起,久高不下。平时接客时,客人常让老唐带着去买,有的出手就买好几件,眼都不眨一下。

加拿大的歌星,影星,体育明星,总理都爱穿鹅牌羽绒服,这衣服近乎成为中国留学生的标配,还曾多次成为歹徒抢劫的目标。老唐从未拥有过鹅服,唯一穿过一回还是随达总去黄刀镇看极光,大家集体租用,十分保暖,零下四十多度都不冷。这羽绒服原本就是给加拿大边境巡逻队设计的,也是美国南极科考队的队服,保暖自然是其初衷。

达总明知老唐囊中羞涩,还阴阳怪气地劝老唐说,喜欢就买一件,又不是很贵。达总有几件鹅服,却很少穿,他的一贯方针是“人无我有,人有我特”,以上海老克拉自居,绝对不赶千人一面,万人同装的时髦。达总喜欢独树一帜,与众不同,都是穿Eddie Bauer,妥妥的名牌,用老唐的山东英语念出来就成了“爱滴宝窝”。

图片来源 coin club

有的客人以为一元硬币上的图案是加拿大雁,其实不对,硬币上是白嘴潜鸟,是加拿大的国鸟,此国鸟并不像加拿大雁这样常见。

中国传统文化中,雁乃飞禽之冠,“五常兼备”,具有仁义礼智信五种美德。雁以家庭为核心,成群结队,壮年雁照顾老弱病幼者,富有仁心;雄雁雌雁成双成对,用情专一,义也;人字形雁阵,队形上讲究长幼壮弱之序,此乃其礼;雁颇具智慧,落地歇息进食时,会有警戒雁放哨,提防天敌袭击,是为智;雁群南北迁徙,非常守时,从不爽期,极为有信。

千年之前的1205年,未及弱冠之年的诗人元好问,应试途中看到一对比翼齐飞的大雁,一只被捕杀,另一只伤心至极,自行从天而坠,殉情而死。诗人见此,大为震撼,买下这对死雁,将它们合葬在汾水边,为之立墓,称之“雁丘”,并写下那首传颂千古的《摸鱼儿·雁丘词》: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数年前,得知达总在西双版纳那段刻骨铭心的恋情之后,老唐拿起久违的毛笔,把这首雁丘词工工整整地抄录一遍,送给伤感的达总。雁已如此,人何以堪,达总又会有何感想?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