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大西洋军事博物馆 为泰坦尼克上的华人正名!

1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2月16日 11:33 来源:本网征文 作者:康健

自从唐小毛到达尔豪斯大学念书,达总就把没人愿接的“海洋三省团”都安排给老唐,美其名曰给老唐创造机会见儿子。老唐觉得挺好,有团总比没团好。况且哈利法克斯和故乡青岛很像,老唐总是颇感亲切。

大西洋海事博物馆是必去之地,里面最吸引老唐的有两处,一是1917年哈利法克斯大爆炸展区,此处按下不表;二是关于泰坦尼克号的,有逼真的的模型,打捞上来的船只残骸,遗留文物,老照片等,同时还播放《泰坦尼克号》三维电影。

美国著名导演卡麦隆1997年的大片创下超过十八亿美元的票房,并保持纪录十几年。电影中凄美的爱情故事,动人的主题曲《我心永恒》令人热泪盈眶。有次刚给客人讲完,旁边一位白发长者看出老唐是导游,问老唐知不知道船上有中国人,老唐大为诧异,从没听说过呀?

老人说他生在英国,已经退休多年,是博物馆的义工,家族先人中有泰坦尼克的幸存者,他肯定船上有华工。说电影里原本有几个短暂的华人镜头,正式公映时删去了,2012年适逢海难百年,电影的三维增补版里又恢复了一些镜头。

回多伦多后导游聚餐,老唐提起此事,达总认为老唐信口雌黄,豪华邮轮船票昂贵,都是贵族名流,富商达人,怎么可能有华人呢?连他这样博古通今,知识渊博者都没听说过。达总自信如此,也是无可救药了。

事实是泰坦尼克号上共有八位中国人,六位幸存,可惜他们曾蒙受不白之冤,怒海逃生的事迹也湮没无闻。

1912年四月十日,超豪华的“英国皇家邮轮”泰坦尼克号驶离英国的南安普敦,驶向目的地纽约。这艘当时最先进的巨无霸船只,从一开始就存在些许问题,正是这些隐患冥冥中酿成大祸。

按原有设计,应有四十八艘救生艇,制造商笃定此船“永不沉没”,只配备了二十只各类救生艇,有一艘还是坏的;出发前四天还在招聘船员,很多是新手,而一些资深船员在船上连续醉酒;因船既新又大,水手们对许多地方不熟悉,整个团队配合欠佳;事发前一个多小时,过往船只已经发来前方有冰山的警告;如此豪华奢侈的大船竟然没有合适的望远镜,两位观察员仅凭裸眼查看前方海况,夜里看到冰山那一刻为时已晚。

四月十四日夜晚十一点四十分撞上冰山,船员手足失措,一小时后才放下第一艘救生艇,船沉时还有两艘救生艇尚未准备好就被海浪冲走。十五日凌晨两点二十分,巨轮断为两截,沉入三千多米的大西洋海底。两千二百二十四名乘员中,生还者仅七百余人。

这是一场十分惨绝人寰的海难,有着许多舍己救人,闪烁人性光辉的感人情节,非常值得敬仰和怀念。头等舱和二等舱乘客中,妇幼的存活率是85%,男性只有20%,和整船的男性存活率差不多,可见“绅士风度”的确存在。

但刻意夸大这种妇孺优先的骑士精神,进而贬低其他族裔在灾难中的表现,甚至不惜编造谣言,蛊惑人心,就属于居心叵测了。被诋毁的正是这八位华人船员。一些当事人不切实际的细节描写,无良记者的歪曲报导,媒体的推波助澜,大众固有的偏见都是造成这一后果的原因。

百年前英美国家种族歧视比现在严重得多,黑人、华人自不必说,同是“白人”的爱尔兰人、意大利人也同样被鄙视,长长的鄙视链,最末端就是华人。

船上有来自二十多个国家的乘客,唯一的黑人不幸遇难,最早说几个意大利乘客推开妇孺,拼抢救生艇,又讲爱尔兰人不守秩序,从中作乱,这些都被当事人严加驳斥,不了了之。后来众口一词,开始集中责骂华人是“狡猾的中国佬”,偷渡客,怕死鬼,极端自私,损人利己,凡此种种,极尽污蔑诋毁之能事。

统计结果表明,获救男士335名,女士314位,孩童54个;头等舱存活率62%,,二等舱48%,三等舱25%,八名华人都是男性,同在三等舱,六位幸存,75%的存活率,于是别有用心之人断定华工必定是做了什么不光彩的事情,抢占了别人的逃生位置!需要注意的是:船长不幸罹难,与船共存亡,而船上4名副官和189名男性非华人船员获救,和电影里演的不尽相同。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八位华人被称为是想混入美国的“偷渡客”,彼时美国施行《排华法案》,严禁华人入境,谈何偷渡美国?

有的说华工解开辫子,有的说华工事先准备好女式头巾,趁乱男扮女装,混上救生船。其实此人叫细野正文,时任日本交通大臣,他在二等舱,他事后辩解说他并没有扮成女人。当时已经是民国了,国内的男人们都剪掉了辫子,何况在外轮上工作的华工?这种低等谣言居然也有人相信。

又说六名华人凭矮小身材,藏身坐板下的狭小空间,徒增救生艇负载,至他人安危于不顾。言及的空间高宽只有30厘米,最长处仅一米半多点,很难容下成年男子。老唐这种身高一米九多的,岂不要只取半身?至于是上半身还是下半身真是很难取舍。偏偏有人相信这些荒诞离奇的谣言,许多所谓的目击者、亲历者频频出来作证,大有三人成虎,众口铄金的气势。

难以置信的是船上乐队临危不乱,将近三个小时里一直从容不迫地演奏,让人们在乐曲中从容撤离,想想那船的倾斜程度,连站都站不住,何从奏乐?更可笑的是多人自称一直在礼让他人,最后一秒才撤离,怎么可能呀!危急时刻,惶恐求生,形形色色的为人、做法可以理解,但刻意贬低别人,彰显自己之伟光正则属小人之为。

从保存下来的姓名拼写来看,这八位华人应该都是广东人,他们是英国唐纳德轮船公司雇佣的锅炉工,需要前往停靠纽约的阿那特号轮船上工作。他们每天工作十五个小时,薪酬只有白人船员的五分之一左右,大都从事清洁,加油,烧煤等工作。

泰坦尼克号出海时,适逢英国煤炭工人大罢工,船上需要锅炉工,于是这八位华人船员阴差阳错地上了船。按当时惯例,八位华工合用一张三等舱集体船票,票价将近六十英镑。他们的舱室靠近船底,没有窗户,空气不太好。

从菜单上看,三等舱的餐饮还是不错的,对民国初年的华工来说,如此的薪酬和待遇还是很有些吸引力的。三等舱票价七点五英镑,包含住宿和餐饮费用,头等舱票价是三等舱的十倍。

海难发生时,三等舱的门被锁住,以保证头等舱和二等舱的客人能够优先撤离。有贵妇给船员五英镑小费,催促赶紧划走救生艇,可载四十人却只坐了十二位。更有些头等舱的客人还带着沉重的行李箱,宠物狗登上救生艇。除两艘满载外,其余十几艘救生艇都没有坐满。

到了最后关头,三等舱大门终于被打开,里面的人可以逃命了,但不允许他们登上救生艇,漫漫长夜,茫茫大海,他们又能往哪里逃呢?两名华工被拥挤的人群踩踏丧生,有位名叫方朗(音译,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两个字)的华工跳入海中,把自己绑在一块木板上随海水漂流。

只有第十四号救生艇在船沉一小时后,又返回来试图救助更多乘客,他们看到方朗,船员开始以为他是日本人,不想救,后经其他乘客劝说,才把他拖上船来。冻僵的方朗不谙英文,刚一清醒,看到船员划浆筋疲力尽,立刻抖擞精神开始大力划船,大家对他赞许有加,说“愿意救他六次”。

其他五位华工在船沉前,看到那艘破损的救生艇,请示大副并得到允许后,放船逃生。泰坦尼克号这样的大船沉没时会产生巨大漩涡,必须尽快划离。八名华工中最大的三十七岁,最小的二十四岁,年富力强,平时都从事体力劳动,颇为健壮,终于凭那艘小破船逃出生天。运气,超强的应急能力,顽强的求生意识终于创造了奇迹。

那些秉承女士优先,孩童先走真正绅士不幸葬身海底。幸存的七百多乘客最后安全抵达纽约,受到英雄般的热烈欢迎,有些人到处宣扬自己“最后一刻”才登上救生艇的光荣事迹,绘声绘色,极富感染力。

但没有人欢迎这六位华工,根据《排华法案》,美国海关根本不允许他们登陆。他们第二天就被转到另一艘英国船上,开往古巴从事运送香蕉的工作。侥幸存活,受不受欢迎,等不登陆美国其实都没啥,然而此后针对这几位华工的各种疑问、谣言、污蔑中伤着实让人气愤。

这些华工没有任何话语权,他们连英文都不灵光,或许根本不知道泼向他们的污水,更谈不上澄清和辩解。那些在“最后一刻”舍己救人,富有骑士精神的上流白人牢牢掌握着话语权,谣言重复千百遍似乎变成事实,华工则成为胆小怕死,道德低下的代表。

更有自诩通晓中华文化的汉学家们解释说,这种现象乃中国文化所致,在中国男人地位远高于妇女儿童,有男人、有儿子,家庭才有希望。方朗的儿子从未从父亲说过这件事情,或许他父亲饱受中华文化熏陶,认为自己生还,其他乘客遇难,这种事情比较丢人,耻于向儿女后人谈起。

有的华工家属宁愿保持沉默,不愿提起先人这段死里逃生的经历。2009年5月31日,泰坦尼克号最后一名生还者九十七岁高龄去世,事故时她刚出生两个多月。那八名华工更是早已作古,直到近年,历史档案、资料才慢慢浮现出来,这正如那座冰山,显现的只是一小部分,真相都沉在水底,等待人们逐渐地发现和研究。

沉船后仅两天,当时的《申报》就作了简要报导,称“泰坦尼克号与冰山互撞,现将沉没,船中女子已入救生艇”。两天后报导“泰坦尼克船上之办事人异常可敬。盖当事危之际,照料妇孺登救生艇,然后船长及多数办事员均与船同尽”。沉船后一周,1912年4月22日的《申报》刊登消息:有华人六名,潜伏于救生艇底,直至诸艇升至卡帕西亚号后,始经人寻出。内有二人因搭客迭坐其上,压烂而毙。

老唐估计这些消息应该都是转载翻译自相关的英文报刊,如《纽约时报》,因此错不在《申报》。后来鞭挞华工的报导接连而至,说他们抢占救生艇,被船员击毙,装扮女人逃生之类纷纷出笼。国内课本里甚至有以此事件彰显华人道德低下的文章,直到1949年之后才被废止。

泰坦尼克号之前,有过一次相似事件。1854年9月27日,美国的“北冰洋号”和法国轮船相撞沉没,三百五十人丧生(包括八十名妇孺),二十四名男乘客和六十位船员全部生还,没有见到让妇幼优先逃生的骑士精神,连公司老板的妻子、儿子都没有幸免于难。

两相比较,泰坦尼克沉船时,情况要好很多,妇孺优先还是在相当程度上存在的。老唐悟出道理:宣传归宣传,事实是事实。最恶劣的是那种平时大谈先锋队,火灾面前却“让领导先走”的作为。

前阵子川普总统下令美军击杀伊朗高级将领,对此作了重新诠释,微信群里有人写了副打油对联:举头三尺无人机,看您还敢吹牛逼,横评“让领导先走”。

人性就是这样,关键时刻露峥嵘。人人都有偏见,用伟大领袖的话说就是“对别人马列主义,对自己自由主义”。达总总觉得老唐土里土气,农村庄户人一般,这固然不好;而老唐仅凭达总是上海人,就思维定势地认为达总小气抠门,精明算计,也同样不对。大家都是人,谁也别装!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