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完信我不禁骂了一声:新冠病毒到底还是来了

4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3月11日 07:18 来源:本网征文 作者:放歌郎

周一下午,快下班了,开完最后一个会回到办公桌,突然发现CEO发的Email:

We have received confirmation that a [company name] colleague at National Office has tested positive for COVID-19. The colleague concerned recently travelled overseas, has spoken with their local health authorities, and is self-isolated at home.

As a precaution, all employees at National Office are required to work from home, effective immediately, for a 14-day period ending Monday, March 23. Please bring your laptop and necessary equipment required to work from home, and leverage virtual technologies (e.g. Skype) for all internal and external meetings as we continue to deliver service to our clients across the country......

(我们已经得到确认:在National Office工作的一位同事被检测出新冠病毒阳性。该同事最近曾赴海外旅行。他已经通知了本地卫生部门,并在家隔离。

作为预防措施,公司要求所有National Office的人员在从现在开始一直到3月23日的十四天内,全部在家工作。请带好你的笔记本电脑以及其它在家工作的必要设备,并使用Skype等虚拟技术进行内部和外部会议。我们要继续向全国的客户提供服务......)

读完后心里不禁骂了一声:TMD,到底还是来了。

这两个月的热门话题非新冠病毒莫属,打开电脑和手机,到处都是它的消息,人人都在谈论,热度超过所有八卦新闻。我也一样,天天上网关注着加拿大疫情,眼瞅着安省的感染人数从开始的一两人,到现在接近40人,为加拿大官僚机构这种佛系抗疫的淡定态度捏一把汗。不过呢,关注归关注,放眼望去,自己身边熟悉的亲人朋友尚无一人中招,感觉上那一个个确诊数字只存在于新闻报道中,现实里离我还远。然而,现在,没想到,一袋电子烟的功夫,病毒就杀到身边了。

这时,同事Brett走过来,问我看到CEO的Email没有。我说看到了,问他怎么想。他说“太好了,这两个星期可以在家工作,不用来办公室了”,说完乐呵呵走了,留下我一脸茫然。我看看办公室里剩下的其他人,有的继续装着忙工作,有的在和同事说说笑笑,没一个露出哪怕一点点“担心”的表情——老外的心可真大呀。

作为中国人,自从疫情发生以来,我没少给周围的老外同事打预防针,开会时说,在休息室冲咖啡时说,甚至在厕所里并排那啥时也说上两句。可鬼佬们呢,说的时候都做认真状,侧耳倾听,说完后他们就这只耳进、那只耳出了,该干嘛继续干嘛。唉,在新冠病毒这事上,老外似乎和中国人不在一个频道,你觉得这是个要命的瘟疫,他们似乎觉得这就是个大号流感,多吃多睡好好干活、玩玩乐乐放飞自我......,弄到后来,我都搞不清到底谁对谁错。

当然了,我肯定做不到老外那么淡定。每天上下班坐Go Train,我是车厢里少有的几个戴口罩的,管他各种颜色的眼睛怎么看;早上到办公室,先用消毒纸巾把办公桌擦一遍(我们是开放式办公,无固定座位,赶上哪坐哪);我也是办公室里的hand sanitizer的最大用户,搞得老外同事们都觉得中国人特讲卫生。现在看来,我的小心谨慎都是对的,谁知道哪天这病毒会突然窜到你跟前,和你说一声Hello——就像现在这样。

我又把CEO的Email读了一遍,希望能在字里行间找出那个感染的家伙是谁,很遗憾,抓不到任何蛛丝马迹,甚至看不出那个中招同事是男是女,因为所有提到他的地方都不用“he”或“she”、“him”或“her”,而一律用“the colleague”代替——为保护隐私而把英语用到这个份上,也真让CEO费心了。

不过,Email的后半部分也说了,PHAC(Public Health Agency of Canada 加拿大公共健康局)正在调查这个案子并评估风险,如果PHAC觉得某个与此人接触过的人有较大的被传染风险,PHAC会直接与此人联系——换句话说,如果这14天里PHAC没有给我打电话,则说明我被传染的风险很低。但是,如果谁发现自己出现了可疑症状(发烧、咳嗽、呼吸困难...),则应该主动向PHAC寻求帮助,并自我隔离——读完这些,不知怎的,本来好好的我,忽然感觉喉咙有点发痒,想咳嗽。

算了,不管那么多了,还是赶紧收拾东西回家吧,离开办公室这个是非之地。我以最快的速度穿好外衣,拎着笔记本电脑走出办公楼,直奔Union车站赶下一趟Go Train,边走边摸摸兜里的口罩,嗯,还在。忽然,手机响了,一个陌生的号码!——“不会是PHAC打来的吧?”——我心里疑惑着,小心接通电话,里面却传来熟悉的中文:“你好,你有一封国际邮件在中国领事馆,即将到期......”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