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前我在加国接待的最后国内旅游团

9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4月28日 10:03 来源:本网征文 作者:康健

导游手记之五四:风月同天

旅游这行十分脆弱,十几年前的非典,近年的八项规定,一年前的孟晚舟事件都带来相当的负面影响,达总对此深有体会。年初开会时,老唐再次提出“红旗能打多久”的问题。达总批评老唐悲观右倾,说旅游新高潮即将到来。话音刚落,新型冠状病毒肆虐武汉,春节期间的团组纷纷取消。老唐无团可带,坐困愁城,两个孩子都念大学,耗银无数,只能寅吃卯粮,等米下锅。

疫情日见严重,老唐度日如年。达总突然要老唐接团。往年淡季团少之时,达总必与民争利,亲自出马当导游。今天这是咋了?达总说公司给客人准备了口罩,老唐你天天运动,不用戴,省给客人用,用不完的交回公司。

接机时得知客人来自黄冈,武汉封城前一天离开的。

在美西,加西玩了一大圈,客人自谓都健康无虞,让老唐不必担心。老唐拿出口罩,客人说不用戴,但让老唐把整盒口罩送给他们。林团长说黄冈口罩脱销,他们沿途买了一些,多伦多是最后一站,想再多买点,都是公务舱,可以多带件行李。

团组行程简单,老唐驾轻就熟,热情讲解。多伦多市内早已买不到口罩,瀑布小镇居然有售,每人限购两只,十几位客人轮番多次进店,买了不少,老唐也跟风买了两只,但没好意思进去第二次。晚餐黄冈老乡请客,送了几大箱、数千个口罩,客人感激不尽。

半酣的林团长说他和林彪同宗,问老唐知不知道黄冈的“林氏三雄”?老唐说知道,林育南,林育英,林育蓉(林彪)三个堂兄弟呀,但咋个“堂”法并不清楚。林团长说林育南和林彪两人同一个祖父,他们两人和林育英是同一个玄祖父,就是说三人的爷爷的爷爷是同一个人。

老唐趁热打铁让林团长填写服务意见表,各栏都是“非常满意”,又请林团长注明那盒口罩送给了他们,以免达总事后冤枉自己。送走客人之后,老唐觉得喉咙不舒服,怀疑自己中招,实为自己疑心太重,杯弓蛇影。

黄冈团成了老唐最后一个团。彼时武汉疫情严重,各地驰援,一省包一市,全国包一省。很多国家也出手相助,有个日本小姑娘站在寒风里深度鞠躬,为中国募捐。日本捐赠物资上“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的留言深深触动老唐,一千五百年前日本长屋王子赠千件袈裟与中国高僧,上绣“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寄诸佛子,共结来缘”,鉴真大师感念于此,六次东渡,前后历经十二年终于成功。今天此句写在捐赠物资上,浑然天成,十分贴切。

国外官方民间多有赞助,海外华人更是争先恐后为祖国分忧,齐心募捐,购买防疫用品寄回国内。有人说中国打上半场,外国打下半场,海外华人打全场,还真颇有道理。

有位导游春节回武汉陪父母过年,赶上封城,不能按原计划返回多伦多,最后搭乘加拿大撤侨的第二架专机安全返回,所有人员在春屯(Trenton)的军事基地附近隔离两周,吃住条件不错,他心存感激,结束隔离那天出资买了几百杯咖啡送给住处的服务员和一起隔离的人员,达总知道之后,在微信里连写三个“赞!”。

北国春来迟,后院种菜尚为时过早,老唐百无聊赖,整天拿着手机看微信,各种消息满天飞,真假难辨。几个同学群为《方方日记》争得脸红脖子粗,形如水火。以前看孙红雷主演的《人间正道是沧桑》,那些师出同门,亲同手足的黄埔同学日后分道扬镳,拼死厮杀,觉得十分惋惜,现在想想完全可以理解。更有雷公太极传人号召武汉的同道用拳头来惩罚罪人!老唐向来胆小怕事,吓得一言不敢发,退群的心都有了。让老唐感到欣慰的是邻里微信群组织做义工,帮忙开车送老人看医生,买菜之类,老唐赶紧报名参加,干得不亦乐乎。

那天老唐正给耆老送菜,达总忽来电话,让老唐去给中国驻蒙特利尔总领事馆运送抗疫物资。老唐忙说老婆如蓝还上班,家里尚可勉强维持,建议安排更有需要的导游去。达总短叹一声,说此番要开大货车来回,有驾照的本来就少,非常时期,人人宅家,都怕染病连累家人不敢去;敢去的又没有大货驾照。两头还要装卸,需要好体力,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老唐一听这话,想起电影里的场景,马上来了句:保证完成任务!

早晨起来,一如既往地跑步,作俯卧撑,沐浴更衣,饱餐一顿。老唐拿上十个自做的馒头,本想带俩咸鸭蛋,如蓝不让,说要留给儿子,扔给老唐大半包榨菜。带黄冈团时买的那两个限购口罩,大学班长送的几个N95高级口罩,闺女上周回美国时都带走了。老唐套上自己那个用了多年的滑雪面罩,聊胜于无,起码有些心理安慰。穿好铁头鞋,系上护腰带就出发了。

达总早已预订好车辆,租车行疫期不让进门,老唐隔着玻璃把自己的ABZ(拖挂式大货车、校车、气刹车驾照,安省最高级别)驾照贴上去,合同和钥匙从小窗口递了出来。老唐刚一开车,觉得有点控制不住,多年不开手生得很,上了高速,老唐慢慢恢复了车感,当年开着大货纵横北美大地的感觉渐渐附身,开始得心应手起来。

不到九点赶到机场的货场,另一辆大车也到了,是去渥太华大使馆的。旁边几辆挂红底白字牌照的小车,都是大使馆领事馆的。领导指示说此乃“政治任务”,这批物资用来给留学生发放“健康包”,有莲花清瘟胶囊,口罩,湿巾等。现在航班稀少,每周仅一班,都是东航专门搭运过来,许多包装箱上写有捐赠字样。给了老唐一张“路条”,以备途中警察查车,上盖鲜红大章:“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加拿大大使馆”。蒙特利尔领馆有专人专车到场,清点货物,分类登记,全程跟随。

原以为装车很快,结果东西分几次清关,拖到傍晚快六点才开车。老唐突然觉得饿了,赶紧啃馒头。此时老唐已完全进入状态,把时速定在105公里,左手扶着方向盘,右手拿馒头,指缝里夹着榨菜包,目光时而从边镜上扫视一下领馆的车是否跟上。按事先约定,由老唐决定何时何处停车休息,小车跟随大车。

多伦多到蒙特利尔这条路老唐很熟,不知开过多少次。自己当导游第一次带团就和达总空车走过,路上哪有服务区、检查站都了如指掌。经过四个服务区,老唐都没停车,车里柴油足够开到蒙特利尔,吃了四个馒头的老唐想一鼓作气,直捣黄龙。期间达总来了几个短信,问车到何处?老唐便回个数字,都是401高速的出口号码,达总让老唐务必早晨八点之前赶回,这样只算一天租车。

离开多伦多四百公里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电话响了起来,紧随在后的领事让老唐停车,他们快没油了,前面刚好是进入魁省之前的最后一个服务区,老唐就势拐了进去。货柜没有门锁,为保险起见,老唐和领导分批离开,确保物资万无一失。

再上路时,天更阴了,要下雨的样子。老唐喝了口刚买的咖啡,又吃了个馒头,并没感到很累。子夜时分,车进蒙特利尔市区,领馆的轿车冲到前面带路。领馆位于最繁华的圣凯瑟琳大街,记得第一次来时,达总说此街的脱衣舞厅量多质优,疫期都停业了。

卸货门在领馆大楼后面小巷里,旁边是条单行线小马路,老唐减慢车速,凝神静气,一把就倒了进去,一放松顿感倦意袭人。早有当地华侨等在那里,领头的是个山东老乡,本想歇会儿的老唐又来了精神,脱掉外衣,扎紧护腰带,帮忙卸货。那老乡和老唐都身高马大,不用踩东西就能够得着最上面的箱子。老唐仿佛回到当年在搬家公司的时光,动作娴熟,配合默契;毕竟廉颇老矣,刚卸了一半就气喘吁吁,大汗淋漓。分手之际,老乡送给老唐几个“马粪”(muffin),让老唐带着路上吃,老唐婉拒不成,只好收下,把那几个馒头回赠老乡。

凌晨一点多了,天开始下雨。路上车并不太多,大都是大货车。自政府号召宅家抗疫以来,人们减少出行,物流反而增加了,很多导游同事都在送餐,开网约车啥的糊口度日。困倦一阵阵地袭来,刚才卸货时出了身透汗,现在汗凉了,感到有点冷。油箱红灯亮了,行前达总一再嘱咐不要在魁省加油,那边油贵。好不容易跨入安省。老唐拐进服务区,把两侧油箱都加满,三百升柴油,省的油费还不见得够达总一天的烟钱。

老唐把来时买的那杯特大号咖啡喝完,提提精神,继续上路,将巡航时速降到九十五公里。雨越下越大,竟变成鹅毛大雪,那雪下得正紧,车轮几次碾压在路边波浪线上。老唐警醒起来,赶紧取消定速。后面一辆大车缓缓超了过来,像要擦到老唐的边镜,老唐再降车速,让它尽快超过去。那司机颇知礼节,超车之后打了三下双闪致谢,老唐也抬了两下大灯回礼。瞄准前车尾灯,紧随其后,省了不少眼力。

半个多小时后,大雪止住,天空放晴,月亮挂上天空,阴历十五的月亮又大又圆,在静溢的大地洒下一片淡淡的银光;夜晚的春风吹拂着路边的树木,仿佛听得见沙沙作响的声音,好一幅风月同天的画面,要是让李杜、让东坡稼轩看到,会有多少优美动人的唐诗宋词呀!

早晨七点半,老唐终于返回多伦多。还车回家后,疲惫至极的老唐看到达总发在朋友圈的照片,取景于其高级公寓的太阳房。窗外明月当空,室内温馨可人,精致的玻璃圆桌上摆着两只酒杯,酒杯间是一个“芝宝”(Zippo)打火机和一个“萝卜丁”(Christian Louboutin)口红,真是“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

达总让大家给照片冠名,老唐回了“二虫”两字,又添了句打油诗:大疫当前,风月同天;小资贪欢,风月无边。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