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上抗疫第一线的激情被迎头泼了凉水

2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5月14日 11:54 来源:本网征文 作者:艾望华

洪水猛兽般的新冠肺炎病毒发威于我的家乡武汉市,随之逞凶于湖北省,继而遍及华夏神州,最后竟然泛滥到全世界!就连地广人稀、社会祥和的枫叶之邦加拿大也未能幸免……

今年三月十四号,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并号召国民尽可能减少外出。笔者一家三口在这件事上堪称守法良民,已经有近两个月没有“出家”了。这不仅是对自己生命的负责,也是对社会奉献起码的良心和公德,因为即使是千分之一的感染风险对于每个人的生命来说也是不容小觑的。在这段平生未遇的居家隔离的日子里,打发时间的方式就成为尤为重要的问题了。我的选项是给脑子充充电:接受时政信息,补充短板知识。于是,手机、电视和书本就成为跟一日三餐一样不可或缺的物件。

图源:CTV

四月的某天下午,我赫然读到一则让人难以置信的消息,它是国内老同学通过微信发给我的一则中文报道,希望得到我的确认,因为她很难相信享誉世界的文明之国加拿大竟然会发生这种事。这则报道称:在魁北克省蒙特利尔市一家名为Residence Horron的养老院里,护工们因为惧怕新冠病毒而集体离职,31名老人被活活饿死在床上。警方赶到现场赫然发现,除了满屋的遗体,还有奄奄一息的活人,粪便从他们身下的“尿不湿”溢出,一个个房间臭气弥漫。

读罢这则信息,我急切地在Google里输入关键词查出了这则消息来源于国际著名媒体《纽约时报》。原本希望查不到相关的英文报道,结果它还是被我遗憾地坐实了。这件事不啻在我心目中美丽的加国脸上抹了一大把污泥!尽管我闭门造车地找了几条理由向国内的同学解释这件事发生的可能原因,试图替自己的第二故乡挽回一点面子,例如卫生防护品不足、工作压力暴增、人权意识太强等等,可这些话连我自己也没有被说服。

也许是同理心产生的换位思考,我忽然联想到自己已经年近花甲,一种混杂了愤怒、屈辱、困惑和悲凉的情绪涌上心头,思忖这究竟是少数人的道德品质问题、社会制度问题、还是人性在危情之下暴露的普遍问题?至今我也没有琢磨出个结果。

那天晚饭后,在肚里二两“白兰地”的催化作用下,我忽然脑子一热,产生了一股类似于圣徒献身的念头:我要去干养老院的护理工作,一直干到自己住养老院为止,不管有多大的危险也在所不惜!之所以有这样的念头产生,还因为我早在移民加国之初的二十年前就在多伦多乔治布朗学院读过一个为期半年的护工课程,并且在取得证书后还去一家养老院里工作了近四个月。

期间给那些身体无法动弹的老人们喂饭、洗澡,把他们扶上轮椅推出房间看看周围的世界。(记得911恐怖袭击发生的那天上午,我第一时间从养老院的电视屏幕上看到了实况直播,周围的男女同事看到我震惊模样觉得好笑: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现在的电影什么特技镜头不能设计出来?这是题外话了)。因为入行护工职业的最初几年一般不会有全日制的岗位,于是我放弃了它改行为驾驶教练,后者在加拿大是自雇和自由的职业。

下定走上“抗疫第一线”的决心后,我就给一位在养老院做护士长的朋友Annie发微信讲明了我的想法,并根据自己的年龄和身体情况提出了不要倒班的要求。几小时后她的语音回复就到了,听完后我如同遭遇一大桶凉水从头泼下,浑身拔凉拔凉的,那种自以为崇高的服务热情或甘愿献身的激情之火被彻底浇灭了!仅仅因为偌大个国家出现一个稀罕的事件,我就做出了令人喷饭的误判,以为多伦多的护理业在疫情中恰似久旱的庄稼渴望甘霖般的需要人手。

Annie告诉我:“老艾啊,二十年前的那张证书已经作废了,因为您太长时间没干这一行了。如果要重操旧业,您得再去读个证书。可这回就不是半年制的课程了,早就改为一年制的了。再说,就算您明年拿到了证书,我也只能帮您申请到非全日制的岗位,而且倒班肯定是少不了的……”

哦,原来如此!我怎么把加拿大的从业标准之严苛给忘记了呢,这个误判完全不像是一个老移民该有的。这个酒后充满豪情壮志的念头现在想起来是多么可笑,比那些面对电视直播911事件竟无动于衷的人还要可笑!我还以为自己的决定是“下嫁”,没想到加拿大的严格体制早把我做护工的资格下架了。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