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我儿子打进医院的印度男孩被枪杀了

11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7月13日 10:11 来源:加拿大全攻略 作者:艾望华

儿子杰夫是三岁开始在多伦多生活的,学龄前的他身体瘦弱,天性胆小。五岁那年,杰夫第一次随我和她妈去看尼亚加拉大瀑布,被那种大气磅礴的气势吓得都不敢正眼瞧,硬是吵着要离开好不容易找到的一个观景位。可笑的是,他幼小的心灵也有不愿承认胆小的自尊,在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不愿在这里看看瀑布”,他的理由显得荒谬:那里太脏了!

还有每年鬼节之夜,我们让他披着黑斗篷、戴着小面具去某个社区挨家挨户道一声“Trick or treat”。加拿大人的爱心每每在这个时候表现得酣畅淋漓,不但派发孩子们糖果,而且还有种种亲切的招呼和笑脸,甚至还有同样装扮的“鬼脸”。开心之余,我也发现儿子的懦弱性格:每回几个小孩出现在一家门口讨要糖果的时候,他总是被其他孩子排挤开来。结果,他总是最后一个离开那户人家。于是,我的心头掠过一丝对他未来参与社会竞争的忧愁……

2005年杰夫已经上小学三年级了,我决定送他去一位韩国人开办的跆拳道馆学习,期望跆拳道的威猛能够健全他的身心。寒来暑往,一直坚持了两个四季,儿子的精神头和小身板都大有长进,就连说话的中气也足了不少,显得大方而自信。看来练习跆拳道对杰夫有效果,时间、精力、金钱没白费。可是,接下来这效果体现在校园,演变成为后果。这后果也直接导致了我决定今后终止杰夫的跆拳道学习。

2007年的某一天,杰夫的学校(Lord Roberts Junior Public School)的老师给杰夫的妈打电话说:杰夫在学校与同学打架了,他的右手无名指可能发生了骨折,希望家长来学校接他去医院检查。杰夫的妈脑子嗡地一下,像被电击一样惊呆了,这可是儿子十一年来头一次惹祸啊!小孩打架咋就骨折了呢?之后,她惶惶然赶往学校,向老师问明情况后,就带着儿子急匆匆赶往医院。

我稍后得到音讯也赶紧结束手头的活去了医院。上帝保佑,X线拍片的结果让我们紧绷的心释然:右手无名指中节指骨线形骨折。根据医学常识,这就意味着发生骨折的两端没有错位,而且儿童发生这种骨折,只要做好局部固定和包扎,十天半月即可痊愈。因为他们的新陈代谢旺盛,身体组织修复能力强。

这次打架发生的原因和过程可谓平淡无奇,就是小学生们常见的那种互相调戏式的假打,由于某一方不小心用力过猛就演变成了真打。对方那位同学是印度裔孩子,名叫Soumik。据杰夫的供述,本来他已经占了上峰,曾把对手打倒在地,结果没想到被Soumik捏住了手指并且使劲地掰,自己这才反胜为败。言语之间流露出很不甘心的遗憾,总觉得“印度人”这一招太阴毒。

打这以后,每当我们一家三口回忆起这件事的时候总是会有各自不同的不爽:杰夫遗憾自己被Soumik用掰手指的招数制服;她妈则嗔怪Soumik过于心狠手辣;我则有点后悔花那么多时间带他去学习跆拳道。但是,留在我们一家三口心理上这一层薄薄的阴影在事情发生整整十年后被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竟然是对那位Soumik同学深深的怜悯!因为,20岁的Soumik在一个星期天的凌晨两点左右被人枪杀于自己的私家车内,这则消息是事发当天即2017年6月11号的CBC新闻报道的。

这起让我们一家三口感到震惊的枪杀案已经过去了三年。二十岁的年轻生命被残忍地剥夺,他的父母情何以堪?换位思考一下,我们的孩子仅仅一个手指出了一点问题就耿耿于怀多少年,人家的孩子整个人都没了,那还不像塌了天啊?!也许是死者为大的心理吧,我们似乎在心里抹去了Soumik给杰夫造成的伤痛,就连杰夫的妈也替这孩子颇感惋惜。我们也不愿揣测凶手的动机是什么,因为不管Soumik犯下什么罪过,他都不应该被任何人置于死地!我甚至偏激地认为,世界上一切剥夺人类生命的行为都是野蛮可憎的!

让我感动的是,杰夫在得到同学噩耗的那天晚上失眠了,他一度久久地凝望着手机屏幕上那张充满稚气的、棕黑的脸庞……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