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游手记之五五:枫树糖浆的前世今生

5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8月7日 07:42 作者:康健

当导游之后,常有客人问老唐加拿大有啥特产?老唐一般都会说那老三样:冰酒,人参,枫糖。加拿大是唯一一个保证每年都能出产冰酒的国家,冰酒地位俨然如同中国的茅台,绝对的第一特产;安省的地理位置和土壤构成是花旗参生长的绝佳之地,老唐刚来留学时两个暑假都在参场打工,对花旗参熟悉有加;客人对冰酒和花旗参多有听说,可谈起枫糖,许多客人并不知晓,有的将枫糖和蜂蜜类比,其实除了都有甜味外,两者可谓风马牛不相及。

顾名思义,枫糖来自枫树。在加拿大,枫树有着独特的地位,是加拿大的国树,连国旗上都是一片枫叶。加拿大不仅枫树数量多,种类也相当齐全,接近九成的枫树品种在加拿大都有其分布,在两个最发达的省份、安省和魁省枫树更是遍布各处。加拿大的秋天十分漂亮,层林尽染,万山红遍,是导游们最忙碌的季节,每年金秋,团组接踵而至,应接不暇,连达总都要粉墨登场,亲自接客。枫树不仅多姿多彩,美不胜收,还能产出枫树糖浆。从植物学上说,枫树属内有一百多种,但平时我们普通人能分辨出来的枫树也就那么几种,达总这种“砖家”也顶多认识十几种。并不是所有的枫树都产枫糖,枫树糖浆主要来自糖枫,红枫和黑枫三类枫树。严格地讲,黑枫是糖枫的一个亚种。糖枫是枫树糖浆的最主要来源,糖枫高大挺拔,可以长到几十米高,树龄可达到四百年。

枫树糖浆最早由加拿大原住民发现并食用,据说可以追溯到一千六百年前,大致是中国的晋代前后。原住民缺乏详细的文献记录,许多东西都是口口相传,通过故事的方式传承下来。传说有位部落酋长,在冬末春初的一天,回家进屋前把自己的斧子砍在门前枫树上,第二天早晨酋长夫人发现树前斧下的木制容器里有些清澈的液体,尝了一口,挺甜的,就用来做饭,蒸煮后这些水变得更甜,由此发现了印第安糖浆,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枫树糖浆。阿尔岗昆人曾是北美印第安大部落之一,初春时他们用石器在枫树上划出楔形槽口,把流淌出来的枫树树汁引到桦树皮制成的容器中,夜里低温,树汁表面的水分会结晶,最后留下浓缩的糖浆。可以有把握地讲,制造枫树糖浆是原住民一大发现,并非由欧洲传入。原住民还有庆祝“糖月”的风俗,就是春天第一个月圆之夜。加拿大地处北国,冬天寒冷漫长,那时没有山东寿光的塑料大棚,冬天无法耕种农作物,打猎吃肉多,营养很不均衡,枫树糖浆含有不少维生素和矿物质,逐渐成为原住民漫漫冬季不可或缺的重要食品。

老唐最早听说枫树糖浆还是高中年代,春节时去给年逾花甲,德高望重的英语老师拜年。老师热情地端上茶水,说刚好有个老同学从加拿大带来枫树糖浆,大唐你来尝尝,说着从旁边一个小铁罐里倒了一些到茶里。那枫糖浆呈淡金色,不是特别甜,细品品有点木头渣味道,非常可口。扁平的小铁罐,白底,上面画个土黄色的、掩映在树林中的小木屋,现在回想起来,那小木屋就应该是“枫糖小屋”。念大学时,有个加拿大外教在北师大的“五百座”阶梯教室搞讲座,就是介绍加拿大。除了老外提到的白求恩大夫,老唐唯一还记得的就是枫树糖浆了,外教放了很多幻灯片,讲了不少。老唐当时的英文极差,连猜带蒙地听不懂几句,光看画面了,对枫树糖浆的生产过程有了初步了解。

加拿大是枫树糖浆的主要产地,年产枫糖三万多吨,占全世界总产量的四分之三以上,所产枫糖价值接近一亿五千万加元。有超过一万家枫树糖浆生产商,出口到四十多个国家,美国是加拿大最大的枫糖出口市场。大多数枫糖产于安省和魁省,其中又以魁省最多,前面提到的阿尔岗昆人,现在大都居住在魁省,虽然人们熟知的阿尔岗昆省立公园在安大略省。枫糖不仅有液体糖浆、糖块,还有众多带有附加值的产品,老少咸宜,深受喜爱。夏天枫树在成长过程中能够积聚淀粉,秋季落叶前这些淀粉集中贮存在树干中,春天临近时,酶把淀粉转化成糖分,溶解到树根吸收来的水分中,就成了略带甜味的枫树液,这一活动在摄氏零度上下时最为活跃,因此枫糖的采集时段集中在初春。枫树汁除了水和糖之外,还有一些矿物质,有机酸等,这种枫树液能够给枫树提供能量,促进其生长。枫树糖浆就是用枫树液蒸馏得来的,传统的枫糖制造地就是“枫糖小屋”。

经常有客人参访“枫糖小屋”,魁北克省最多,有四百多处。如果季节合适,恰巧是冬末春初,可以全程参访枫糖的生产过程。枫糖季节很短,一般从三月中到四月中,前后只有大约六个星期时间。夜间温度要在零下,而白天要五度以上,才能采到枫树液。枫糖小屋都是在一大片枫树林中,现代的生产方式远比印第安酋长或阿尔岗昆人先进多了,基本上快全自动化了。枫树汁都取自树龄超过四十年,主干直径二十五厘米以上的糖枫或红枫。在离地一米半左右的位置打孔,大部分枫树只能打一到两个洞,直径超过六十厘米的可以最多打四个洞,再大的树也不能超过四洞,以免伤了树的元气,影响后面年份的产量,总的来说,取汁量不能超过枫树汁总量的百分之五。枫树能活三四百年,因此一棵树可以轻松取汁一百年以上。每年采集枫树汁的季节一结束,那些塑料小管就会被取出来,让打眼处的树皮慢慢愈合,整个愈合过程长达四五年,每年打眼取汁的地方不能在同一处,要给枫树充分时间来休养生息。

枫糖小屋周围的枫树上都有塑料软管插在树上,细管接粗管,一步步把树汁汇集到小屋中,再经过一次次蒸馏,就出来枫树糖浆了,蒸馏过程要保持在水沸点以上四度,这样才能保证产品的质量。大约每四十升树汁才能出产一公斤糖浆。根据枫糖的采集时段,色泽,味道,枫糖分为不同档次和价位。那些枫糖小屋从外表看都挺古朴原始,实际上还是蛮有些科技含量的,真空泵,预加热器,反向渗透机等等应有尽有,老唐一直没有搞得很清楚。多数枫糖小屋都有“枫糖餐”,主食有薄面饼,猪肉油渣,煮豆子,苹果饼等,似乎刻意模仿早年欧洲移民初到北美大陆时的食品。当然主角总是枫糖,按小屋主人的话说,枫糖是百搭食品,可以搭配任何东西吃、喝,枫糖餐的那些食品都可以配上枫糖吃,茶水,咖啡里也可以放。参观枫糖小屋时,如果天气冷,雪没有融化,可以把热的枫糖浆倒在雪上,稍等片刻,用小木条卷起冰冻的枫糖,像吃糖葫芦那样,别有一番风味。

客人游览蒙特利尔老城,圣母院是必去之地。门前广场铜制雕像上持旗而立者是先驱者马松诺夫,他于一六四二年创立蒙特利尔市,那个冬天十分难熬,兼有洪水。当地印第安部落送来些玉米和枫糖,使马松诺夫一行欧洲开拓者们安然渡过严冬。今天蒙特利尔是全世界除巴黎以外的最大的讲法语的城市,一九八〇年前荣居加拿大最大城市之首,追踪溯源枫糖有着不可或缺的作用。枫糖在美国历史上也有其特殊意义。美国内战期间,主张解放黑奴的人们优先购买枫糖,尽量不用罐装的食糖和糖蜜,因为食糖和糖蜜通常是由南方的黑奴生产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物资紧张,食糖限量供应,人们用枫糖代替食糖,政府部门也鼓励大家这样做。和加拿大接壤的纽约州、佛蒙特州的州树都是糖枫。前些年发行的美国各州特色硬币上,收集枫树汁的场景就铸在佛蒙特州两毛五硬币的背面,一如枫糖小屋的景况。

导游培训时,达总讲枫糖和橡胶的收集过程有点类似,都是在树干上取汁,老唐从没见过橡胶树,倒是多次听达总讲过。四十多年前,达总在西双版纳有过刻骨铭心的爱情,那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给他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达总说枫糖是“单晶结构”,对糖尿病患者无害。老唐听后颇感怀疑,回来请教妻子如蓝,她在制药业混迹多年,觉得达总说的不完全对,枫糖虽然不像蔗糖,蜂蜜那么甜,但毕竟也是糖,糖尿病患者还是少吃为妙,当然偶尔尝一尝、吃一点还是可以的。世上没有啥能够阻挡人们对美食的追求,十七年前的非典和当前的新冠病毒据说都是“吃”出来的。枫糖清香可口、甜度适宜、润肺健胃,不含色素和任何其他添加剂,属于纯天然绿色食品。枫糖所含热量比蔗糖、果糖等低,所含钙、镁和有机酸成分却比其他糖类高,能为体质虚弱的人补充些养分。这些都使得枫糖成为馈赠佳品,老唐每次回国都带各式各样枫糖产品送给亲朋好友,特别是那位敬爱的英文老师,可惜的是恩师前年九十高龄仙逝,再也听不到他的娓娓话语,谆谆教诲。

去年三月,达总让老唐带团去加东,指示必须参观魁省三河市的那家枫糖小屋,再三强调这是国内组团方的明确要求。小屋主人一如既往,十分热情。品尝枫叶餐时有位乐师在台上边弹吉他边唱歌,气氛友好热烈,客人情绪高昂。团里一对小夫妻格外激动,老唐一问才知,这是两人的新婚旅行,新娘的父母亲多年前曾留学加拿大,就是在这间枫糖小屋里一见钟情,后来喜结良缘。她这次专门让旅行社安排来这里,要看看父母相知相爱的地方,一偿夙愿。说着递过手机,让老唐看她父母当年在这里的照片,老唐一看挺面熟,忙问令尊是否姓皮?女孩吃惊地问您认识我老爸?老唐说当然认识了,三十年前学校里总共就没几个中国留学生,俺和您爹经常打牌,玩排球。失联好多年,不成想今天在这里邂逅故人之女,实在难以置信,您父母因枫糖结缘,咱们也因枫糖巧遇,世界真是太小了!

因为疫情,今年三月一个旅行团都没有,老唐无所事事,坐困愁城。盼望疫情早日消失,旅游的严冬赶紧过去,期待春天再次到来,期待早春三月的枫糖季节,不知来年老唐又会有什么奇遇?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