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旅游达人:被日本旅游惊呆了

4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10月6日 09:44 来源:加拿大全攻略 作者:康健

导游手记之五六:东瀛一瞥

达总经常督促导游多读书、勤学习,努力增加知识储备,提高服务水平。达总出国前在外贸工作,走南闯北,去过许多国家公干,日本更是去过多次,这在八十年代非常令人羡慕。达总对日本的服务态度推崇备至,导游培训时常常会不由自主地提到他在日本的见闻。鼓励导游们有机会到日本旅游,学学人家的待客态度和服务水平,避免闭门造车,自以为是。

听说老唐惦记着要回国省亲,达总给推荐了个特价机票,差不多是半价,但需要在日本转机。老唐不禁有些心动,自从姥姥九十岁生日那次回青岛,自己已经十八年没回中国了。机票在日本的停留时段恰逢赏樱季节,再说如蓝原本就有计划去看望定居日本的妹纸,一箭双雕,何乐不为。达总嘱咐老唐,去日本别光赏樱,更多看看日本导游、司机是怎样服务客人的,提高提高自己。

又以委婉的语气,不容置疑的态度托付老唐一件私事:给初恋情人南玉带件礼物,那是达总母亲临终前留给未曾谋面的三儿媳的一副传家玉镯。整整四十年前,达总和南玉在西双版纳私定终身,偷尝禁果,诞下一对龙凤胎。这多年来达总不忘初心,年近花甲,至今未娶,实乃对南玉难以忘怀。再三嘱咐托老唐务必办好此事,伟大领袖一样来了句“你办事,我放心”。老唐一摸光头,反应过来了。达总推介机票,实属别有用心,办这种事情还就是老唐靠得住,更恰好正是达总和南玉相识相爱四十年的日子。

图源:微博

老唐对日本的感情十分复杂,小时候可谓刻骨仇恨。印象最深的是听姥姥说扫荡时日军把村口一排小树拦腰砍断,把村里没来得及逃走的孩子刺穿在树尖上,奇惨无比。姥姥六个孩子,唐妈最小,也是唯一的幸存者,余者都在日据时期夭折。很长一段时间,老唐都盼着有朝一日能报仇雪恨,“富士山头扬汉旗,樱花树下醉胡姬”可谓老唐多年的理想,远征军的《知识青年从军歌》中的这句歌词给老唐一直铭记于心。有次和达总聊起来,达总一口咬定这是国军新一军军歌,老唐则坚称达总张冠李戴,新一军军歌源自其前身三十八师的师歌,歌词出自新一军首长孙立人将军的父亲之手,根本不是一回事儿。

全日空的服务真心不错,餐饮也好,虽说是经济舱,但老唐的座位紧邻救生门,格外宽敞,不然自己一米九多的个子,在飞机上会十分憋屈。老唐回想起来加拿大留学时的情景,彼时中加之间还没有直飞航班,必须在美国、欧洲或者日本转停,唯有日本不需过境签证。唐哥鼎立协助,花八百八十八美元给老唐买了张单程机票,经东京飞赴多伦多。老唐那时还是大唐,新婚燕尔,满头浓发,第一次出国,第一次坐飞机,一直提着气,不敢使劲坐,怕给飞机增加重量。

在东京成田机场,大唐看啥都新鲜,自动扶梯、自动零售机,加热马桶座,免费手纸,如同小灵通漫游未来,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机场大厅里站了一排日本警察,戴着白手套,双手拄根木棍,叉腿站立,整齐有序。这让老唐想起抗日影片里,鬼子小头目杵着军刀让老乡交出八路的情景。老唐的第一反应是要是动起手来,自己能干倒几个日本鬼子?怎样夺棍?如何抢枪?海关人员彬彬有礼,手续办得快捷顺利,老唐有些恍惚,觉得难以置信。

混迹硅谷当码农时,老唐数次去日本公差,每次都是重任在身,来去匆匆,来不及细看。日本干净整洁,生活便利,人们遵守秩序,讲究礼貌。唯一感到不大习惯的是有些拥挤狭窄,有次住的酒店淋浴间非常紧凑,喷头又低,老唐只能弓着身子洗头,但又会碰到身后的墙壁。其实也可以理解,日本不像中国,加拿大那样地域辽阔,酒店又在闹市,必须充分利用空间。几次日本之行下来,老唐对日本的看法也慢慢起了变化。如蓝是第一次来日本,老唐此番同游心情平复了许多。

一到机场大厅,就看到如蓝妹妹如黛的大儿子,上次在多伦多见面时还是个小男孩,淘气得很,现在大学快毕业了,刚考取了公务员。个子居然比老唐还高。孩子有点羞涩,但眉宇间透着一股英气。老唐从小就听老人讲“小日本,小日本”,言其身材矮小也,看来也不尽然,和华夏美女通婚,后代一样高大威猛。

当年妻妹留学日本,毕业后在那工作定居,结婚成家。对此岳父心中颇为不爽,他的父亲当年逃婚出川,投身黄埔,东征北伐,冲锋在前,抗战期间更是无役不往,从黄浦江到芷江,身经百战,九死一生。岳父身在大后方的四川,也整天“跑警报”,躲避日机轰炸。闺女居然嫁给日本鬼子,感情上真有些接受不了,后来有了两个外孙,岳父感觉才好了些。

东京都地铁纷繁复杂,上下好几层,颜色好几样,老唐稀里糊涂根本搞不搞清楚。跟着如蓝外甥拐来转去,中间还换了几次车,老唐观察一下,车上虽然比较拥挤,但大家都很安静,连大声讲话的都没有。如黛安排的酒店离她家很近,走路也就几分钟,舒适实惠,包早餐。自助式早餐十分丰盛,很适合老唐这种既贪吃又能吃的主儿,饱餐一顿中午都不饿。

一见到如黛,老唐就陈述了一番达总托付的重任。妻妹莞尔一笑,说太巧了,姐夫说的这个南玉我应该知道,东京华人妇女有微信群,里面有一位情况和姐夫说的一样,我们还微信私聊过,她来日本比我还早好几年,现在住在东京郊区的千叶县。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微信作用真大呀,怪不得川普禁微信海外华人齐声反对。老唐赶紧让如黛安排会面,达总说过最好当面转交。第二天早晨,如黛说南玉回微信说上周回云南了,清明节给先人扫墓,下月才能回日本,让如黛替她收好玉镯,并转达她对达总的谢意。

如黛领着老唐夫妻两天之内步行近三十公里,畅游东京。老唐对街景、购物之类兴趣不大,如蓝老姐俩兴高采烈,拍不完的照,说不完的话,都年过半百了,快活地却像豆蔻年华的女娃。从如黛那里,老唐得知南玉相当不容易,一个云南边疆的中学生,小小年纪坠入爱河,未婚生子,在四十年前的中国,压力之大可想而知。凭不懈努力辗转到日本勤工俭学,内中磨难艰辛自不待言。上次达总组织导游去黄刀观赏极光,老唐在那“偶遇”当地导游的达凯文(Kevin),正是南玉和达总的龙凤胎儿子。

达总说过日本美女不多,这十分出乎老唐意料,那些成人片里的丰乳肥臀难道不是日本美女?中国网民老幼咸知的苍老师可是名副其实的大美女呀,对中国的性教育事业贡献极大,居功奇伟。有张苍井空与杨澜,宋祖英的合影,三美齐聚,各有千秋,老唐对照片的记忆还是相当深刻滴。在东京,老唐仔细观察,日本真是美女不多,达总经验丰富,老辣靠谱,不得不服!日本女子的气质不错,化妆浓淡得当,因地制宜,看去也算赏心悦目。当今四大发明:日本的化妆术,韩国的整容术,泰国的变性术,中国的PS术,总结得挺有道理。

老唐对东京印象最深的有两处,明治神宫和靖国神社。明治神宫位于东京闹市区内,占地七十公顷,这片大绿地有些像纽约的中央公园。供奉着明治天皇夫妇,是日本神道的重要神社。明治天皇之前,天皇大都有名无权,属于幕府将军的傀儡。明治天皇大刀阔斧重树皇威,开启了明治维新,脱亚入欧,日本从落后封建小国跻身世界列强。在甲午海战、日俄战争中攫取了极大政治经济利益,之后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挑战美利坚。

一九四五年四月,明治神宫毁于美军轰炸,现在老唐看到的都是战后重建的。都说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光绪皇帝和明治天皇大致同期,比较两人实在扼腕。百日维新的失败使中国痛失良机,国运逆转。历史不容假设,“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诚哉斯言!

靖国神社原名东京招魂社,听上去阴森森的。后由明治天皇改为现名,典出《左传》的“吾以靖国也”,意为使国家安定。里面供奉了几百万日本的“为国捐躯者”,展示了许多武器,军人遗物等。老唐很早就知道靖国神社,因为中国和东南亚国家常常抗议日本政要参拜。记忆犹新的是念大学时,著名作家周而复参观靖国神社被开除党籍,罢免全国作协副主席。参拜和参观截然不同,周老当时为撰写抗日小说《长城万里图》,赴日搜集资料,请示中国驻日使馆等待几天没有回复,以为使馆同意了。

各国站在自己立场供奉自己的先烈可以理解,但日本错在将那些甲级战犯也供在那里,引起许多深受其害国家的不断抗议。美国很少就此抗议,直接玩真格的扔原子弹,美军司令部就在日本皇宫对面,震慑日本军国主义,曾在皇宫前广场阅兵,而且出动了女兵营,快意情仇,快哉快哉!

按照既定方针,此行的一大重点是赏樱。扶桑春日赏樱如同加国秋季赏枫,都是极美季节极美景致。老唐特意请如黛预订纯当地人团,想看看日本司机导游的服务到底啥样。如黛事先千挑万选,报名一个三天两夜的“京都赏樱团”。老唐和如蓝都不谙日文,如黛特意请假,全程陪同。团组二十几人,中巴车,里里外外干干净净。司机瘦小干练,头发纹丝不乱,衬衣一尘不染。

两个女导游,一个沿途讲解景点,另一个安排杂务。老唐三人因为额外付费,座位保证在前三排,三天轮换,刚好一天一排。这和加拿大的旅游大巴是同样做法。车上除了老唐和如蓝姐妹俩,都是日本人。老唐就懂那句“吆西”,别的啥也听不懂。老唐提醒自己注意观察,别辜负了达总期望。

导游讲解很卖力,一直站着讲,身后有个可以伸缩的靠板,保证安全。路面质量好,车开得平稳,这条高速公路建于一九五二年,两边的隔音墙,防滑坡设施都很不错。车到静冈之前可以遥见富士山顶的积雪,挺美的,老唐再次想起那句“富士山下扬汉旗”。司机通过收费站横杆时几乎不减速,全是自动收费,横杆收放的时间和速度拿捏得相当精准。车上还可以烧开水,按时给大家送上热茶。

达总说发达国家都会照顾弱势群体,会注重各种细节,此言非虚。日本对细节的关注几乎倒了变态的地步。大巴台阶上铺着洁白毛巾,上车时雨水、尘土等都不会带到车上来,导游一天更换几次毛巾,老唐还真见过加拿大的导游这样做过。加拿大的冬天,满地积雪,如此操作一天得百十条毛巾。

午饭都是预订盒饭,负责杂务的那位导游上午征集大家的选择,途经服务区时有小卡车把饭送来,上面都写好订饭人名字、品种等。得知老唐两口属于“老外”,杂务导游有个牌子,每次下车前写上集合时间,专门举给老唐看,同时满面笑容,点头鞠躬。巧合的是日文的“集合时间”四字和中文的一模一样。有次老唐注意到服务区停了多辆军用卡车,全部车头朝外,间距一致,整整齐齐。

两边站了几个身着迷彩服的士兵,如黛说这就是日本自卫队。作为战败国,日本名义上没有正规军,自卫队充当其职,装备训练都和正规军一样。但见那几个兵士军容整齐,体形匀称,精神抖擞,目不斜视。老唐心里又开始盘算要是打起来,自己这年过半百的老胳膊老腿,赤手空拳能对付几个;还是上来就被对方一拳击倒,壮烈牺牲。这些士兵也都不矮小,唐爹小时候在老家青州数次见过遣返日军,都是从济南往青岛步行,大都矮小瘦弱,很多还没有少年的唐爹高。

战争晚期,日军兵员匮乏,本来就矮,这下更是矬子里面拔将军了。现在日本男性平均身高170.7厘米,中国男性平均167.1厘米,号称出“山东大汉”的老唐家乡也就175.4厘米,日本人早已不是“小日本”了。

三天行程,司机导游尽心尽责,服务堪称完美。如果硬要老唐提意见,唯一能说的就是返程快到东京时,司机拉着乘客给大客车加油,达总是绝对不允许这样的,除非一天的路程超过五百公里。樱花漂亮,日本的樱花格外漂亮,这与日本特有的历史文化,建筑风格,园林艺术都密不可分。老唐在故乡青岛看过樱花,在武大校园看过,在多伦多的高园(High Park)看过来自日本的樱花,此番在日本赏樱可谓畅快淋漓,大饱眼福。

樱花虽美,但更让老唐感慨的是参观周恩来岚山诗碑。那天是二〇一九年四月五日,清明节,万里无云,微风吹佛。老唐一行人来到位于京都西北的岚山,整整一百年前的一九一九年四月五日,周恩来第二次游览岚山,写下这首《雨中岚山》,老唐还依稀记得其中的句子“一线阳光穿云出,愈见姣妍。

人间的万象真理,愈求愈模糊;模糊中偶然见着一点光明,真愈觉姣妍。”当年不满二十的周恩来负笈东渡,行前写下“大江歌罢掉头东,邃密群科济世穷。面壁十年图破壁,难酬蹈海亦英雄”的诗句。满怀抱负留学东瀛,两年里却屡试不第,诸多不顺,《雨中岚山》写于他回国之前,有些迷茫,有些无奈,但又充满希望。回到祖国的翔宇(总理字翔宇)如虎入深山,龙归大海,真正开始了他波澜壮阔的生涯。

机翼下的东京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慢慢滴消失在云层之下,大海之中。日本让老唐百感交集,莫衷一是。日本,说句爱你不容易!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