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白发码农:俺也在IBM混过江湖

4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12月22日 10:53 来源:加拿大全攻略 作者:康健

导游手记之六一:白发码农

新冠疫情肆虐全球,导游工作彻底歇菜。为糊口,老唐跟着师傅出去铺地板换楼梯,忙得不亦乐乎。老唐不怕脏累,担心的是早有旧疾的老腰。几年前旅游淡季时,老唐曾再做冯妇,到搬家公司干活,结果腰疾复发,卧床不起,得不偿失。

如蓝劝老唐别铺地板了,干点别的,理想工作是“位高权重责任轻,钱多事少离家近,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逢年过节拿奖金,别人加班我加薪”。老唐盯着如蓝,暗忖中年妇女多妄想,这个女人不寻常!真有如此好事焉能轮到俺,达总这样的高大上人士早就一马当先,捷足先登了。

那天去铺地板,老唐惊见主人是自己在IBM工作时的美女同事,人家热情地称呼唐老师,老唐连称惭愧惭愧,哪里是唐老师,顶多算唐师傅,地板师傅。没过多久,老唐接到美女电话,问他想不想重操旧业,再当码农。老唐哈哈大笑,说自己离开IT(信息技术)行业这么多年,啥都忘了,别说编程,现在恐怕连个最最基础的Hello World!(你好,世界!)程序都不会写了。

美女笑云,素知唐老师功夫过硬,现在一手抓文化交流一手抓生产实践,而且两手都很硬。她说不开玩笑了,她同学所在公司正招人,是个初级职位,应该比较简单,试试总没坏处,让老唐准备简历,她可牵线搭桥。如蓝也力劝老唐放手一搏,在硅谷操练过,雅虎的软件工程师,还怕个入门职位?老唐不为所动,不想做无谓的努力。如蓝说要是你妈健在,她会咋说?

图源:CTV

此话正中老唐七寸,母亲生性开朗,乐于进取,年近半百还去进修,眼下情形要是母亲知道,肯定会督促自己去面试。于是老唐抖擞精神开始找简历,竟遍寻不见,只有一份“导游简历”,是根据达总要求接待高级公务团时用的。国内有关部门挑选地接社时,常要求提供导游的背景信息,接待中央首长封疆大吏时尤其如此。“来的都是客,全凭嘴一张,相逢开口笑,过后不思量”,达总多次指示要热情接客,不应因对方级别高低而改变。老唐则坚信决定导游服务质量的是工钱多少,而不是客人级别,一分钱一分货,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猛然在电脑中发现一个Army(军队)文件夹,是老唐在加拿大申请参军的详细资料,里面有份简历,老唐喜出望外如获至宝。读了一遍,觉得一切都是那么陌生,自己真在那些知名大公司干过?真懂那么多编程语言?真完成了这么多Projects(项目)?须臾之间,老唐的自信开始觉醒,有点飘飘然也。美女说招人公司主要用Java语言,让老唐重点准备。

老唐在地下室里翻箱倒柜,找出几个硕大的纸箱,里面都是当年重金买的电脑书籍,多年未动都有些潮湿了。转念一想,这些书其实全无用处,早就过时了,还是上网搜寻,方能与时俱进,继往开来。每天铺地板回来,不管多累,老唐都坚持在电脑上读书,似乎看到母亲鼓舞的目光,听到母亲熟悉的话语“儿子,你肯定行”。可是每次读不多久,老唐就开始头大,根本记不住呀,半小时前刚看的内容咋就想不起来了呢?这哪里是复习,简直就是重学呀!想起达总数番说过的那个英文谚语You can’t teach an old dog new tricks(老狗学不会新把戏),所言非虚也!

带团时,老唐没少在客人面前吹嘘自己的软件工程师经历,难免有言过其实,自卖自夸之嫌疑。其实老唐编程纯属半路出家,缺乏幼功。老唐自小体弱多病,立志长大当医生,救治和自己一样的病弱人士。高考前体检方知自己属红绿色弱,不能报考医学院,伤心至极,幼小心灵遭受沉重打击。悲观失望之余,稀里糊涂之间,得知京城师范的哲学系首招理科生。

老唐父母都是中学老师,均为师范毕业,对京师满怀崇拜。又云家里捉襟见肘,师范每月发生活费,着实不错。于是乎,医生梦碎的老唐一失足成千古恨,进了师范读了文科,一生最好的光阴耗费在枯燥无味的哲学上。七年师范,老唐学习上得过且过,从未真正喜欢过自己的专业。刚入学时想转到数学系,找过身为数学教授的校长,校长乃莫斯科大学数学副博士,非常平易近人,但最后老唐的阳谋也未得逞。

出国之后,老唐的理想是混个博士,然后果断拒绝国外高薪聘请,毅然回国参加社会主义建设。谁知计划不如变化,次年十月十日,如蓝来加拿大团聚,适逢金秋,加拿大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江山如画,美不胜收!如蓝爱屋及乌,立马喜欢上枫叶之国。于是老唐忘了初心改了使命,决定潜伏白区,暂不返回解放区。如此就不得不考虑生存之道,就算拿到哲学博士,回国还能蒙蒙人,在美加别的不说,就自己这口山东英语,断不可能找到教职,前途必然堪忧!

上回达总生日,在老唐家聚餐时曾聊到此节,老唐牛哄哄地说要是那时回国,现在肯定是著名学者了,说不定和编译局衣俊卿局长一样,早有美女博士投怀送抱,岂不美哉乐哉!抑或当时要有达总您那个英文法文水平,在加拿大也定然成为终身教授了。达总听罢,边抠鼻子,边频频点头,貌似对老唐颇为肯定,实则心底暗自受用。

老唐思前想后,觉得在加拿大混日子,得有个靠谱的专业,反复琢磨之后决意在护士和电脑之间做抉择。当医生不可能了,读护校当个注册护士应该问题不大,男护士特别短缺,工作有保障;读电脑也不错,看周围留学的同胞,都往电脑上靠,工作大把大把的。为科学决策,老唐把护校和电脑两样并排写下来,逐条列出优缺点,加权平均,综合考虑,最后电脑略占上风。

然后就是择校,当时尚未移民,安省高校学费昂贵,全加最高,纽芬兰最便宜,但太偏僻,学校一般。最后选了温哥华的卑诗(UBC),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当年的师范校友、数学系的张博士正在该校计算机系攻读第二博士。八六年暑假老唐和张博士一行六人从北京骑自行车到西安,历时逾月,相处甚欢,此番经历容余另叙。

列宁在《怎么办》里指出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行动。有了理论论证,老唐马上付诸行动,由于目标明确,只申请了UBC一所学校,而不是“普遍撒网重点培养”。学校居然要老唐提供当年的高考成绩,大概是怀疑老唐这种哲学呆子能否熬过计算机系。

唐妈为此两次冒雨去儿子的中学母校,总算拿到高考分数证明,数学只有69分,那年理科数学是七七年恢复高考后最难的一遭,全国平均27分,北京17。不久老唐就收到录取通知书,同意免修四学分的文科课程,敢情这么多年的哲学就值这一丁点儿。UBC还算够意思,给了一千加币的入学奖学金,老唐猜测是那个69分起了作用。

张博士知道老唐想尽快毕业,帮老唐精心选课,步步为营又环环相扣,编排了一个三年规划,中间不能有任何差池。老唐比同学们年长十岁,一个老童生在一群少年少女之中颇显另类。一年级多为大课,几百人挤在阶梯教室里,可是从计算机系大楼里墙上挂的历年毕业照来看,每年也就那么几十个人头,老唐奇怪剩下那些都跑哪里去了?不久就知道了答案,计算机系课业太重,淘汰率高。

老唐没啥电脑基础,还想提前一年毕业,就要超负荷多选课,谈何容易。老唐凭借斯大林格勒保卫战般的坚定意志,刻苦拼搏,拼命坚持。所有课都坐前排,常是第一排最中间的位置,直面教授,认真听讲。那时老唐头发甚为茂盛,不似如今这般的列宁头。离开多伦多时如蓝给理了次发,学期结束时长发披肩,远看颇似艺术家,近瞧却像流浪汉。一学期不刮胡子,期末时长须堪比马恩。吃饭也能简则简,周末蒸上一批馒头,饿了就吃几个。

中间两个暑假,一个全部选课,多伦多都没回;一个干暑期工,说是给TTC(多伦多公交系统)的行车调度系统编程序,实际上就弄了点边边角角而已,重在学习和体验。三年里,老唐牢记使命,砥砺前行,最后还真混到“计算机科学学士”,学费虽没省,起码省了一年生活费。为节约一个月的房租,老唐没参加毕业典礼,火速赶回多伦多,六月就作为一名软件工程师开始工作了。

重操旧业前的面试在网上举行。那天上午老唐没去铺地板,忐忑不安地坐在电脑屏幕前。对方共仨人,俩老外,那个技术总监是个华女,英文一点口音都没有,估计是个ABC(美国出生的华人)或者CBC(加拿大出生的华人)。申请的是个初级职位,面试问题并不太难,老唐觉得自己忽悠得还行。临结束前又闲聊了几句,技术总监问老唐在IBM上班时,办公地点是不是在城北Warden(窝蹲)大街那里?老唐说是在Eglinton (矮个林顿)和Don Mills(裆磨坊)那儿。

旁边的副总说,你那片的大头儿是谁?老唐说是女先生Mr. She(佘先生),副总笑曰,他曾在IBM工作,和“女先生”同事过。后来老唐才知道,技术总监是土生土长的北京大妞,是老唐IBM美女同事的同学的同事,父母都是老唐的师范母校出版社的,她北航没毕业就赴美留学,世界可真小。

五月时节,冰雪消融,春暖花开,达总来老唐家索要香椿苗,欲送友人。闻知老唐六月一号周一那天就要上班,重当码农,达总“友邦惊诧”,一脸狐疑,按达总的理论,一旦当上导游便如同失足卖身,难道老唐还真能赎身从良?达总不禁感叹,二〇二〇真是见证历史的一年。

老唐却心中了然,纵使疫情改变了一切,母亲的爱却永远不会改变,六月一日是老唐的生日,也是唐妈的忌日,母亲不仅给了老唐生命,还保佑老唐在庚子年的生日开始新工作。尽管唐妈已离开老唐而远去,但在这多灾多难的时刻,母爱却比以往更加清晰,更加温暖。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