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后怕:2005年我在多伦多亲历的一件往事

16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3月18日 10:47 来源:加拿大全攻略 作者:艾望华

今年二月三号,美国宾州的一个住宅区里两户门对门的人家在铲雪的过程中发生了口角。其中一家的户主在面对邻居夫妻二人咄咄逼人的叫骂时,怒不可遏地跑回家取出手枪冲出来向对方实弹射击。就在那对夫妻倒在血泊中惨叫挣扎的时候,枪手竟然二度返家取出一把长枪补射。据报道,行凶后不久这名叫斯派德(Jeffrey Spaide)的退伍军人在家饮弹自尽。

图源:NEWS24

在微信群里看完这个令人震撼的小视频后久久不能忘怀,三条人命在不到三分钟里瞬间消失,双方的积怨、愤怒、恐惧和悲痛也随着几声枪响传向阴霾厚重的苍穹。留给人间的只有震撼、惋惜、思考,还有遗忘……笔者之所以再议此事,是因为格外在意这起悲剧,它勾起了我脑海中的一件具有潜在威胁的往事。

2005年的5月的某一个晴朗的上午,作为安省注册驾驶教练,我陪一位来自上海的华姓中年女士练车。在Sheppard Ave和Donmills Rd的西南一带的居民小区里,我指导着华女士完成一次平行泊车的路考规定动作。

就在动作刚刚完成一半两车相交四十五度之际,我们参考的那辆车的车主走了过来。此人一看就是那种胡子拉碴、身高体壮、不修边幅的蓝领白人,他一边靠近一边冲我很不客气嚷嚷一通,并作出了驱赶的手势。面对三年多的职业生涯中出现的新情况,我按下副驾驶位的车窗明知故问了一句“这是你的车吗?发生什么情况了?”胡子男又是一通不客气的连珠炮,大意是“我很讨厌你们在我的车旁做什么鬼练习,赶紧滚蛋!”英语学习了十几年,骂人的话我还真不懂几句,唯独那个被此人嘴里吐出的“Fxxk”是听得懂的。

我心中腾起一股无名火,因为头一次遭遇“老外”如此无礼,不知道该怎么回复。我赌气地对华女士说:不理他,我们继续做!就这样,一个标准的路考动作在胡子男的怒目注视下完成了。接下来胡子男转入气急败坏的状态,嘴里骂骂咧咧的时候又是冲我指指点点,又是摊手耸肩,肢体语言挺丰富的。我铆足了中气大声抢白了他几句:“这样的练习违法了吗?你的车子刚才被碰了吗?你以前是怎么学车的?”除此之外,我还本能地把那家伙吐出的脏字奉还了回去。

出人意料的是,一幕类似上述宾州扫雪案的情景出现了:像一头疯狂狮子的胡子男没有向我扑来,而是气冲冲地向他家敞开门的车库跑去。身旁的华女士瞪大两眼惊恐地问道“他想干什么?”女人的直觉是天生的好,她们的第六感官往往会在厄运来临之前表现出莫名其妙的不安和焦虑。

华女士的问题很容易回答,那就是“操家伙”! 我在男人的面子和里子之间犹豫了几秒钟,终于决定接受“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古训,三十六计走为上。万一对方真的脑子有病突然发作了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为这点破事上新闻头条就太不值当了。

十几年来我没有对家人和朋友们聊过此事,原因是我觉得有点丢面,以我的个性应该是跟那厮硬扛下去的。我读小学时就被《水浒传》里的英雄豪杰形象所感染,形成了不知进退的轴人性格。记不清有多少次因为在学校里惹事让老师头痛、使父母难堪。

古人把五十岁称之为“知非之年”的确是有道理的,年过半百后的这些年来我的心胸越来越豁达了,似乎快要达到唾面自干的境界了。对十几年前的这次退缩,我现在可以宽慰自己:两人因事起纠纷,一方用武器对付另一方赤手空拳就是不光彩行为。既然这种不讲武德的人被我遇到,为什么还要伸着脑袋去接他扔来的石头呢?那岂不是迂腐透顶?再说,因为一点拈不上筷子的鸡毛蒜皮,我一人一旦无常,上老下小都跟着蒙难,这算什么事啊?

笔者抖搂一下这件往事,旨在劝勉读者诸君引以为戒,生活中遇到矛盾大可不必事事都据理力争,尤其是不要激化矛盾!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