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上一个好邻居:我每年都能吃上自制枫叶糖浆

6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4月16日 08:09 来源:加拿大全攻略 作者:黑米

三月的多伦多, 正是乍暖还寒乱穿衣的季节, 对于加拿大人来说, 这还是加拿大最重要的制作枫叶糖浆的季节。

记得我刚来加拿大, 首先报名上了LINC school, 那时正是枫叶糖浆的季节, 我在加拿大的第一个trip就是LINC school的枫叶糖浆之旅, 以前以为枫叶糖浆就是蜂蜜呢, 看了过程才知道原来是浓缩的枫树树液, 第一次知道初春的时候, 原来枫树里面有那么多的液体在涌动, 也第一次知道聪明的加拿大人不仅了解枫树的特点还充分利用了资源, 做出美味的枫叶糖浆,真不愧的是枫叶之国。

转眼我也在加拿大生活了20 年了, 以前回国都是无比幸福和快乐, 就是回家的感觉, 后来父母都来了加拿大, 偶尔回去一次总有一种做客的感觉,和老朋友的话题开始少了, 以前魂牵梦绕的美食也没有想像的那么好吃了, 呆的时间长了, 开始想回家了, 这个家是加拿大的家了, 所以古人说此处心安是我家, 现在加拿大的家才是让我心安的家了。

说到家,我们买的也是有三四年房龄的老房子, 老房子的好处就是占地大, 后院也大, 对我这个爱种地的就有了用武之地了,整天在后院忙, 就和邻居越来越熟, 我的邻居Mike是个典型的加拿大人,热爱自然, 每年夏天都有详尽的种植的计划, 从三月一直到十月底, 花常开草常绿, 还有很多蔬菜, 我有种花种菜的问题都跑去问他, 他都特别热心的帮我解答。

今年的三月天气比往年热一些, 我就开始在院子里面清理了, 发现Mike很奇怪的在他院子里煮什么东西呢, 冒着热气腾腾的蒸汽, 连着几天一直到黄昏晚上都在煮, 空气里面还散发着一股甜甜的气息。每天看着他晚上在那里忙, 心想他在干嘛呢?虽然知道Mike绝对是个好人, 还是忍不住想, 不会是做什么大麻制品吧?

好奇心一来挡不住,虽然离他煮东西的地方还有点远, 得喊着说话, 我还是问了, Mike, 我看见你天天在煮什么东西呢?忙什么呢?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说他竟然在做枫叶糖浆,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枫叶糖浆还可以自己做,Mike也很热心, 邀请我过去show给我他的制作过程。

原来Mike家自己后院就有好几棵maple树, (还是老房子好啊, 新房子哪里有这么大的院子?) , 而且多伦多竟然还有卖枫叶糖浆用品的专门店,然后就和我20年前那次trip看到的一样,在树上钻一个孔, 接上管子接着一个容器, 这就是树的sap, 也就是枫叶树浆,树浆看起来像是有些浑浊的水, Mike倒出一点让我尝尝,挺好喝, 一股树叶青草的清爽带着一点点一丝丝甜味, 为什么不够甜呢?

Mike看出我的疑惑, 对我说, 枫叶糖浆就是浓缩的枫叶sap, 等浓缩了就和蜂蜜一样甜了。怎么浓缩呢?就是拼命的煮。

我一听, 啊, 没有别的技术就是煮啊?对啊,Mike说, 工厂有大的加热罐和蒸汽来完成, 自己就靠煮了, 然后他告诉我你知道多少litre sap才能做出一个litre的maple syrup吗?40 litre!!我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难怪天天看见他在忙呢,把这么多sap煮成syrup, 用家里的炉子那电费可招不住,还有最重要的就是用木头烧煮的味道极其好, 就如同我们中国人用木头熏的腊肉, 炭火烤的肉才好吃一个道理。

Mike就用一个废弃的汽油桶, 自己改装做了一个炉子, 然后平时自己家里的树枝, 邻里砍了的树都被他收集起来, 然后完全用木头烧火, 每天他下午开始收集sap, 然后就开始点火, 熬啊熬啊, 我马上想起小时候看的阿香婆香辣酱的广告了, 熬啊熬啊,熬成了Mike的枫叶糖浆了。等sap熬成了咖啡色, 变得粘稠起来, 这时候就可以拿回家里再浓缩煮一煮就好了,这时候有很多技巧, 不能浓缩过度结晶出糖来,最后就是装瓶了, 操作手法我非常熟悉,和小时候我妈做西红柿酱的方法一模一样。前前后后, Mike连着做了十几天, 最后做出了有20瓶的样子。

我问Mike那我和你做邻居也有好多年了, 为什么才第一次见你做呢?Mike告诉我, 做枫叶糖浆最重要是时机, 就是我们说的乍暖还寒时节最好, 白天温度开始快到零上10°了, 晚上温度降到零下了, 就是提取sap的最好时节, 因为sap在刚刚回暖的时候产生的最多, 如果晚上温度降到零下, sap就会回到树的根部, 白天又跑上去, 这样就可以从树上那个洞里收集到很多sap, 等温度稳定到零上了,树上的bad开始冒出来了, sap就不上下流动, 就收集不到了, 枫树季节就结束了, 所以经验和天气是关键,今年的气候特别适合收集sap, 又因为今年的疫情, 在家有时间, 他就才想起做枫叶糖浆了。

我不由得崇拜地问, 你从哪里得到这么多知识的?他说这些都是他小时候在童子军和他自己父亲学的, 他父亲在scout做了几十 多年的volunteer,因为几十年坚持不懈的volunteer的奉献, 还得过政府颁发的奖章, 他自己很多野外的生存技能, 点篝火, 支帐篷, 用绳子打结, 包括制作maple syrup都是在scout和父亲学的, 说起童年和父亲, Mike的声音变得低沉深情起来,似乎回到了快乐童年和父亲一起的时光......

Mike慷慨的给每个邻居家都送了maple syrup, 我当然不例外。

早上我给孩子做了pancake, 拧开瓶盖, 听到“塔”的一声, 也让我想起小时候打开西红柿酱瓶子的感觉,我也学着广告上那样,放了一摞pancake在盘子上, 倒上多多的syrup, syrup沿着pancake流下, 颜色比超市买的浅一些,甜味也比买的淡一些, 那种甜不是糖也不是蜜的甜,是一种回味无穷的淡淡的香甜, 最不同的是带着一股浓浓的木头烟熏的味道, 简直是沁入心脾的感觉, 拿起刀叉切下一块pancake放在嘴里, 细细的体味那种不同的....甜....如同我的日子一般。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