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我当翻译:80岁印度老教授要找中国对象

8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4月20日 10:20 来源:加拿大全攻略 作者:亮灯

我到加拿大一落地就住在素里,因为国内认识的朋友住在这里,初来乍到两眼一抹黑,当然是投亲靠友心里最安稳了。后来在十几年中搬了几次家都没离开素里,因为习惯了这里既不喧闹又不偏僻的生活环境,习惯了商场、公园、公交车等处既不拥挤也不冷清的人流,习惯了在一马平川很少上下坡的路上开车,习惯了日常与各种肤色的人打交道。

在大家的印象中,列治文是华人的地盘,素里是印度人的地盘,的确,素里人口中有30%都是印巴裔(其中有20%左右是裹头巾的锡克教徒)。我刚到加拿大的第一份工作,公司就在印裔居住区内,偶尔周末加班乘车时,整车人都是包着头留长胡子的印度人,那是他们去教会参加活动的时间。但如果你从地图上看, 印度人集中居住的地区只占素里面积很小的一部分。

咱们华人热衷结伴出游的一般都是大妈,而印度人经常在公共场合相聚的却是清一色的大爷,商场里的休闲沙发是他们聚会的首选社交点。夏天有空调,冬天冻不着, 七八个裹头巾留长须的印度大爷每天到此聚会,像上班一样。疫情爆发后,社交点由商场转到了公园小区的凉亭长椅,即使在最严重的封城期间也从没间断。印度大爷聚会时也会稍微拉开距离,并无大声喧哗,从他们身边走过时基本听不到他们的讲话声。因缠头布连耳朵都一起包进去了,所以他们戴常规口罩非常不方便,解决方案是以三角巾取代之,蒙住口鼻,在脑后头系带,其造型独特雷人,就像化妆的蒙面大盗。

外人当然不知道他们平时都聊什么话题,但自从去年印度政府出台农改法新政策后,引发印度国内广大农民不满,继而掀起全国性的抵制浪潮,抗议活动持续到今日也没消停。作为生活在海外的印度侨民,他们聚会谈论的主题肯定与之相关,为了声援国内同胞,每周都举行示威活动,在路边街口举牌,组成拖拉机车队上街游行,甚至不顾疫情禁令在公园搭台举行集会,摄影摄像记者现场采访跟拍,通过媒体广而告之。根据省卫生官每日疫情报告的数据显示,素里一度是新冠病毒感染的重灾区,虽说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印度人持续的声援聚会应该脱不了干系。在抗疫方面华人绝对是模范,昔日各社团的活动统统转移到网上,在ZOOM和微信群里照常进行。如果大家都能像华人一样自觉管好自己,BC省也不至于抗疫一年多又迎来了第三波严重疫情,每日确诊数屡创新高。

西人喝咖啡,华人爱饮茶,印度人平时喝的是红茶加牛奶,听起来更有营养,最划算的是3、4刀一桶的牛奶比饮料的价钱还便宜。在COSTCO见到印度人买牛奶总是十桶八桶地把购物车摆满,原先商场牛奶都放在玻璃冷柜里,随缺随补,结果牛奶上架经常跟不上被取走的速度,聪明的商家马上改进,开放储存牛奶的冷库,顾客直接进去自取,结果是两相方便,皆大欢喜。

在一些僻静小街,如有住家房子外面晾一绳衣服的,十有八九是印度人家,(另一二是华人)。不用烘干机的理由可能不仅仅是为了省电,而是认为太阳晒晒可以杀菌。

印度人会盖房子,华人会卖房子。素里那些高屋顶、多屋脊、有铁栅栏围墙的崭新houses独立屋,都出自印度建筑商之手,看上去很豪很气派,都像地主刘文彩家的房产,而房屋销售挂牌上的房产经纪人往往都是华人。

出租车司机、保安的职业几乎被印度人包了,个别出租车司机超车抢行犯点小规,经常被人诟病,给大家留下的印象就是印度人开车不守规矩。(华人做IT、财会工作的比较多,韩国人开餐馆、小卖部、干洗店的比较多。这些都是给人留下的印象)。

印度人有很多都喜欢运动,公园运动场上踢球的、健身的、训练田径项目的、做减肥操的都有,他们会充分利用各种公共设施资源。其次是韩国人,华人到运动场锻炼的相对较少,很多人闲暇时间会留给陪孩子参加各种培训班。

我还注意到一个现象,我曾多次见到有些印度老年人(男女都有),看上去就是我们常说的“罗圈腿”,走路时左摇右晃像鸭子一样,问题可能出在腿上,不知这是否该民族基因特有的一种老年疾病。

我这里拿华人做比较,是因为两者同是数量众多的移民,我对其它族裔群体接触有限,了解很少。印裔人在咱们华人圈里口碑不佳,提起印度人,多数对其没什么好感,各种嫌弃,其理由有:自私,没礼貌,小肚鸡肠,身上有咖喱味等,都是难以接受的。因此,早些年华人基本不会选择在素里居住(虽然素里是新兴的、很有发展空间的城市),考虑因素之一就是不愿与印度人为邻,还有一个原因是担心孩子在学校跟印度学生交往学一口印度式英语就糟心了。后来是温哥华日渐高涨的房价把许多华人逼到素里来买房了,因为素里房价相对便宜很多,权衡再三,毕竟省钱才是硬道理。

其实在任何群体中的人都有素质高下之分,无论哪个民族。在我接触过的印度人当中,让人感到不舒服的也是极少数个别人。因为疫情,每年四月份的印度丰收节日瓦萨琪(Vaisakhi)今年也取消了,之前每年我都会去凑热闹,去现场感受这个民族的传统,分享他们的欢乐。

最后说一个我经历过的类似八卦的真事。

我刚到加拿大半年多,在大统华当清扫员时,遇到一个印度裔的的老教授,主动和我聊天,他说自己80岁了,出门自己开车,之前是在大学教社会科学专业的老师,有几个兄弟都在做什么,可惜当时大部分我都听不懂。根据他边说边写的几个单词,我总算能明白他找我说话的目的。不知道是谁给他介绍了一个异地女友,名为何平,家在中国四川。他写的“HE”(何),被他发音成“黑”,这个女朋友人在中国,他们还从没见过面,他想让她尽快来加拿大与他见面,但苦于不会讲中文,不能把自己的想法传达给她,于是想请我帮他打电话给“女朋友”。

我觉得这事太不靠谱了,不想插手,却又无法向他说明解释。老教授看上去挺慈祥的不像是坏人,我想人家只是想借我的中文给传个话,拒绝似乎有点不近人情,于是我就按他给的电话号码拨通了电话。

对方还真有其人,一个女声接了电话,我确认她就是女主“何平”后,向她简要说明了印度老教授的想法,“女朋友”很现实,她说“这种情况你知道的,他不给拿钱我怎么去加拿大?”这句话我没直接翻译给教授,只告诉他,“黑平”说她也希望来加拿大见他。让他保留着美好的向往和梦想,我也算做好人好事了。果然教授对这次成功的神“沟通”很满意,一再谢我,还留下20加币的国际长途话费。再以后的事我就不得而知了,各位放松脑补吧,或许可以减轻疫情没完没了带来的焦躁和忧郁。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