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赴美留学生人数已近天花板 去年增长最低

1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12月12日 11:29 来源:瞭望

不仅仅是美国,与美国比较接近的加拿大也出现了类似的现象。加拿大一直是中国留学生的主要目的国,中国也长期位居加拿大第一生源国,但在2017~2018学年,中国学生增长乏力,被印度超越,已经下降至第二位,增长仅有1.8%,净增长2000人。

2018年赴美中国留学生近37万,占美国国际留学生的33.7%,但同比增长仅有1.7%,创下10余年最低纪录

占据赴美留学主力位置的本科生在本年度增长仅有0.2%,增长基本停滞

中国赴美留学人数,一直占据中国留学人数1/3以上,赴美留学增长乏力,从一个侧面预示了出国留学市场即将到达山顶,天花板已近

赴美留学生人数增长后续乏力,原因有哪些?请看分析

文/陈志文 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

美国门户报告日前发布数据:2018年各国赴美留学人数109.5万人,创历史新高,但增速仅为0.5%,为近年新低。其中最核心影响因素,源于中国赴美留学人数增速放缓后续乏力。2018年赴美中国留学生近37万,占美国国际留学生的33.7%,虽仍在增长,但同比仅增1.7%,为十几年来最低增速。

中国赴美留学人数,一直占据中国留学人数1/3以上,赴美留学增长乏力,从一个侧面预示了出国留学市场即将到达山顶,天花板已近。

梳理近10年的发展,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出,赴美留学增长比例持续下降。已从2009~2010最高峰时的29.92%,下降至今年的1.70%。虽然说有基数大的因素,但持续的增长率显著下降,已经足以说明增长乏力。即便从绝对增长人数看,最近6年也呈现直线下降的趋势。2012~2013学年,赴美年净增长40000余人,此后连续下降,今年净增长人数仅有6207人,已经不足一万人,创下历史新低。

赴美留学生主要是两个群体,一个是本科生,一个是研究生。根据最新的门户开放报告,占据赴美留学主力位置的本科生在本年度增长仅有0.2%,增长基本停滞。研究生增长虽然是2%,但后劲乏力。根据美国研究生院相关组织去年披露的数字,2017~2018学年申请量增长是0%。最近6年,赴美研究生申请量全面下跌,除2015~2016学年出现一次正增长外,其余年份全部是负增长。显然,申请量的负增长显示研究生的增长也后继乏力。

不仅仅是美国,与美国比较接近的加拿大也出现了类似的现象。加拿大一直是中国留学生的主要目的国,中国也长期位居加拿大第一生源国,但在2017~2018学年,中国学生增长乏力,被印度超越,已经下降至第二位,增长仅有1.8%,净增长2000人。

赴美留学一直是中国留学市场的主力,常年占据出国留学市场的1/3以上,远远超过其他国家留学生市场。如果再加上加拿大这一主要市场,等于超过一半份额的市场均出现了这一现象,值得关注。

为什么会出现这一现象?

有分析认为留学生下降与特朗普收紧相关签证有关。但中国赴美留学生下降这一趋势至少已6~7年,也就是说,特朗普上台前就已经出现,所以很难将目前原因归结为特朗普。

有关特朗普政府签证政策的影响,今年上半年教育部相关负责人披露的数字显示:第一季度影响人数不足200人。弗吉尼亚大学相关负责人也披露,因为相关签证拿不到而受影响的人,不足学校录取人数的1%,几乎可以忽略。美国目前签证政策影响的主要对象是:1、博士生、访问学者;2、公派;3、敏感专业。从这个角度看,对于主力是因私留学,本科与硕士阶段的学生来说,其影响几乎可以忽略。

这一现象的真实原因,更多的是中国发展阶段使然。

对比日本出国留学,我们几乎可以发现类似现象。

上世纪80年代,伴随日本经济在全球的崛起,日本出国留学开始进入快速增长阶段,在大幅增长20年后,在本世纪初,上个世纪末,日本出国留学人数达到接近8万人水平后,开始出现瓶颈期,增长乏力,2003年开始出现缓慢下滑。从2003年至今,日本出国留学人数持续缓慢下滑,至今在5万人左右徘徊。

这一发展曲线平移20年,几乎就是中国出国留学的一条发展曲线。2000年前后,伴随中国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人均收入的提高,中国出国留学进入一个快速发展的20年内。但经过20年的高速发展,近年非常明显出现了增长放缓,甚至进入接近零增长的态势。赴美留学几乎就在重演这一发展曲线。

这一发展趋势显然有着必然因素,主要有以下原因。

一、中外社会发展差距显著缩小,留学意愿下降。

国际间学生流动,第一原因不是教育,而是社会发展水平的高低,这也是美国长期作为第一留学生输入国最根本的原因。但伴随中国的快速发展,大量00后为代表的留学生对出国留学意愿大幅下降。

对比30多年前,中国与美国等发达国家差距较大,对于很多留学生来讲,出国留学就是迈入现代化。无论学生还是家长,留学意愿强烈。但伴随中国的快速发展,社会发展水平快速提升,这种差距迅速缩小,甚至在一些地方,中国在一些硬件上的发达程度已经超越了发达国家。同时,作为独生子女的一代,在父母的呵护下,很多人养尊处优,一旦一个人在外留学,独自面临更多的压力与挑战,尤其是语言与文化、生活的便利性等方面,直接抑制了留学冲动。对于一部分孩子来说,出国不是享福,是受罪去了。

二、

赴美留学持续增长数年后,留学生含金量下降,甚至出现海待现象,直接影响了出国留学的吸引力。

早期出国留学者大多成绩优异,很多是拿着美国大学全奖出国的,学成归国后,多为各方争抢的人才,待遇往往非常优厚。国家为吸引留学生回国,也给了户籍等各种政策性优惠,那时的很多留学生,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落户并不难。但伴随大规模留学潮兴起,出国留学常态化后,这些优惠政策开始调整,只有部分优秀的留学生才能留在北京,上海。与此同时,大量留学生也不再物以稀为贵,回归常态,起薪低廉,甚至遇到就业困难,出现所谓“海待”现象,留学生含金量大幅下挫,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挫伤了部分人留学的积极性。

大约15年前,基本出国3人,回国1人,但在5/6年前,就变为出去1.2人,回国1人。

三、中国的少子化现象

,也直接影响到留学生生源基本供给。

生源是留学生增长的基础,但伴随计划生育政策的实施,近20年我们的新生儿大幅下降。20年前每年小学一年级入学新生大约在2500万人,但近10余年一直徘徊在1700人上下,近年才略有反弹。2015年二胎政策出台,对人口并没有起到拉动作用。2016年,积攒了多年的二胎红利让新生儿出现一次显著增长,但从2017年开始,新生儿再次下降,2018年竟然下降至1523万人,是进入21世纪以来最少的一年。根据人口学家的预测,未来10余年,我们的新生儿将进入新的快速下降周期,最低将降至1100万人。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从这一角度看,留学生增长下降几乎是一个必然现象。

四、中国高教质量的提升,部分减弱了出国留学动力。

近20余年以来,伴随中国的快速发展,中国高等教育质量显著提升,在世界各个领域的影响力大幅攀升,部分学科甚至达到世界先进水平,比如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在各种排名中一直处于领先地位,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出国留学生的动力。

五、中国高等教育进入化时代,提供了充分的高等教育机会。

在留学热兴起的初期,相当一部分是因为中国高等教育无法满足充分的就读条件,不得不选择出国。1998年,全国高校招生仅有108万。但是1999年大扩招彻底改变了中国高等教育发展的轨迹。2019年全国高校招生近900万,毛入学率肯定突破50%,其中仅本科生就招收450万左右,中国提前进入高等教育普及化时代。全国31个省市实际录取比例大多都超过了90%,考不上大学变成一件很困难的事情。2019年高职大扩招目前仍然在最最后的努力,以保证完成全年招生任务,足见其中的艰难。

六、媒体相关报道,也影响到一些家长的判断与积极性。

因为媒体的传播效应,导致很多家长觉得美国人民几乎生活在"枪林弹雨"中,对于孩子出国留学有诸多安全方面的顾虑与担忧。

上述诸多原因,使中国留学市场越来越呈现出即将抵达山顶的征兆,也就是说天花板已近,零增长甚至拐点不远。但是,这并不等于我国的国际化教育也将停滞,而是很可能其重点转入国内的国际化教育,比如越来越多的世界知名高校来华合资办学等,这既是一个必然,也从一个侧面也反映了中国的进步。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