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留学生飞回中国,谈强制隔离感受

6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4月22日 13:10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马晨玥

我是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毅伟商学院(Ivey Business School)的学生,于4月12日学期结束后回到祖国,现在正在上海接受集中隔离观察。

相比美国,邻国加拿大疫情要好很多,但情况还是令人忧心。加拿大一开始对疫情的防控措施并不严格,民众也不太重视。加拿大总理夫人确诊算是一个转折点,确诊后第二天总理就宣布了中小学停课通知。

我所在的西安大略大学是加拿大第一批正式宣布停课的大学。停课前一天,有谣言说,我所在的毅伟商学院有学生的男友确诊,引发了大家的热议。老师花了一堂课讨论现在的情况,对不敢来上学的同学表示了理解,并鼓励大家积极应对。课上有学生对学校还不停课提出了质疑,当天下午学校就宣布了停课。虽然这让我们班级的同学在停课前来不及道别,但至少说明学校听到了学生的声音,而且应急机制和快速反应都令人满意。

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毅伟商学院

停课后的教学楼 照片来自Oliver Yang

停课后的教学楼 照片来自Oliver Yang

停课之后,我看到加拿大的超市内,酒精、洗手液和手纸全部售罄,口罩也被抢购一空。虽然超市里都贴起了保持距离的提示牌,并开始限制室内人流量,但当地人仍然没有佩戴口罩的习惯。在他们看来,只有已经生病的人才会戴口罩,而且戴口罩会引起社会恐慌。在多伦多,有戴口罩遭歧视的极少个例,让留学生们的心理多少受到了一些冲击。庆幸的是,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在第一时间为留学生们提供了帮助,送来了爱心防疫包,包括口罩、消毒纸巾、预防药等,让我们深切感受到祖国对我们的支持。

我所在的加拿大安大略省伦敦市,最近确诊病例大约有一百多例,多为社区感染。就在我回国前夕,听闻了公交车司机感染的消息,那条公交车线路经过众多中国学生居住的公寓。回国当天,离我所租住的公寓仅几百米的一位药店职工也确诊。好在在那里的中国留学生们都有很强的自我保护意识,没听说有人感染。

我们的课程考试是在4月8号通过网络完成的。非常幸运的是,我在3月14日购买的4月11日周六多伦多至上海的航班,恰好是东方航空公司保留的上海与加拿大之间每周的唯一一次航班。4月11日是我的航班起飞日期,虽然起飞时间是当地时间下午四点半,但我和室友凌晨五点就出发了。

大约七点我们就抵达了多伦多皮尔逊机场。本以为我们可能是到得最早的,没想到东方航空的值机柜台前已经有十多人在排队。所有乘客都戴着口罩,大部分人戴了手套,少数人还穿了防护服。九点左右,更多人到达机场,柜台前排起了长队。东航的一位工作人员挨个检查我们的防疫健康码,并核对改签乘客的机票是否有效,之后对我们进行了第一次体温测量。十点半左右,开始办理值机手续,几乎所有乘客都拿到了登机牌。

当时,皮尔逊机场T3航站楼人非常少,几乎全是中国回国的旅客。安检处控制人数十分严格,排队的地面上贴了站立点,提示大家排队要保持距离。机场广播一直在播放保持距离是防疫最有效的手段,请大家保持两个手臂的距离,但机场的加拿大工作人员无人佩戴口罩。

登机前,需要乘客短暂地摘下口罩核对护照和登机牌,在飞机舱口进行了第二次体温测量。飞机内广播说建议大家全程佩戴口罩。不同于以往,这次航班不提供餐食,每个座位上放置了两只塑封袋,里面有矿泉水、面包和零食。我坐的位置离洗手间比较近,我看到机组人员隔段时间就会用消毒喷雾消毒洗手间。

每个座位上放置了两只塑封袋,里面有矿泉水、面包和零食

照片来自东航多伦多-上海家长互动群

乘客登机 照片来自东航多伦多-上海家长互动群

与我相隔两个座位的一位老爷爷在飞行后半程身体出现严重不适,又是咳嗽,又是腰疼,还出现了呕吐。机组人员非常着急,一直在询问老人情况,关注他是否按时吃药。好在,经过观察询问发现,这位老人只是因为未进食有些晕机,腰疼是因为在多伦多机场摔了一跤。

北京时间4月12日下午六点半左右,我乘坐的飞机顺利落地上海浦东机场。在落地之前,机舱内又进行了一次体温测量,机组人员检查了所有人是否完整填写健康申报表。

落地后半小时,机组人员通知经济舱前五排先下飞机,那位身体不适的老人被安排优先下飞机。一下飞机,我就看到有指示牌指导大家排队测体温并有工作人员帮忙复印护照。之后,大家被一对一询问来处和身体情况,如果一切没有问题,可以领取病毒检测试管和几张确认表。

之后,我们下电梯到达室外核酸检测区,检测区由机场摆渡车改造成的。在检测之前,每个人都经过了喷雾消毒。核酸检测是从鼻腔和喉咙取样,一开始我有些害怕,因为棉签要插入鼻腔和喉咙很深处,据说会很不舒适甚至出血。我问防疫小姐姐会不会很疼,她安慰我说一点都不会。之后,她全程都在和我说话,十分温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手法特别好,整个检测过程,我真的一点都不难受,只是有点酸酸的感觉。完成核酸检测后,就是入关。大约二十分钟后,我就可以去取行李了。

取好行李后,还有最后一步,就是根据户籍所在地,到最后一个检疫区上交护照并扫描二维码,登记信息。我在被安排在检疫一区,很快检疫一区的人被带上大巴去隔离酒店。算了一下,我从飞机降落到离开机场,大约只用了两个半小时,

到达酒店之后,我们又进行了最后一次体温检测,工作人员安排车上的老年人先下车登记入住。检疫人员为我们准备了体温计、浴巾、手纸、抽纸、消毒片、矿泉水、牙刷、牙膏、洗发水和护发素等。我们需要每天早上九点、下午三点主动汇报体温,三餐由工作人员送到门口,费用在隔离结束时支付。

经历整个回国历程,我感觉国内的防疫措施十分全面到位且有条不紊。虽然防疫人员工作十分辛苦,但他们都很和善,他们防护服上“欢迎回家”几个字让我感觉非常温暖。在这种非常时期,所有人都格外团结,彼此的理解也大大加深。

在祖国,虽然已春暖花开,复工复产,但不能懈怠,持续保持高度警惕。面对境外输入病例,我希望大家能够保持包容,对国外留学生和归国人士多一分理解,因为他们更需要祖国的温暖、鼓励和支持。

进入无忧资讯《加拿大新冠疫情地图|确诊病例|防护方法|加国无忧愿所有人平安》专题,查看更多文章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