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第一报:财长急刹车令谁很受伤

1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06年11月11日 06:24 来源:多伦多第一报

11月2日傍晚,也就是万圣节的南瓜灯点亮的时刻,联邦财政部长费海提(Jim Flahery)发表谈话,宣布联邦政府将修改“入息信托”(income trusts)的税法,具体做法是,新法例将向新成立的入息信托股东所获得的收入征收新税项,而对现有的信托基金将给予4年的过渡期,允许这些公司在 2011年之前完成调整,以适应新规则。

费海提在万圣节抛出的这项新税法来之突然,令相当一部分民众陷入焦虑与不安中,尤其是那些退休的老人、小本经营者。

11月3日(星期三),受费海提讲话的影响,多伦多S&P/TSX综合指数下跌294.20点,收市报12,050.39,成为两年半以来最严重的单日跌幅。多伦多市场的入息信托类别萎缩逾12%,在一日内这类股份大约有250亿元化为乌有。受影响最大的当属两大电讯集团BCE和Telus, BCE开市跌至27.4加元,跌幅13.56%;收报回升至28.1加元,但仍跌3.6加元,跌幅为11.36%;而Telus开市即跌入最低位53加元,跌幅为18.37%,收市报56.15加元,跌8.78加元,跌幅为13.52%。

而到了星期四,TSX虽有所回升,但“入息信托”所面临的打击仍未终止,BCE股价再跌47仙,报27.63,而从整体上看,多伦多能源股在星期三损失5.15%后,再跌1.1%。

“入息信托”正面遭受打击,根源当然在于政府。

现在,自由党人当然会鼓足劲抨击哈珀政府,因为哈珀违背了去年12月他所承诺的,将不改变“入息信托”的税务法例。

政治家违背竞选承诺,非只联邦保守党一家,民众对此也已见惯不惯。问题是,哈珀为什么要违诺?财长费海提为什么要逆风刹车?新税法将给我们带来哪些是正面?哪些是负面的影响呢?

新税法伤了谁?

国会议员、前联邦国税部长、现自由党财经评论员麦家廉(John McCallum)在接受“多伦多第一报”记者独家专访时猛烈抨击保守党政府的食诺行为,他认为财长费海提所抛出的“入息信托”新税法,不但违背了哈珀当初对选民所承诺的“不会修改现行所执行的入息信托税法规定”,而且还辜负了选民对他的信任。

麦家廉说:“很多人,包括小商业者,老年人,他们正是相信了哈珀的承诺,才将他们的钱放到入息信托里,结果,哈珀政府出尔反尔,一个不成熟的决定,就令整个市场损失了200多亿。”

据麦家廉介绍,从他掌握的资料看,在星期三早上损失的250亿资金中,有70亿是今年新增加的,换言之,即这70亿资金的拥有者,是在去年12月,听信了哈珀的承诺,才进入信托基金市场,在这些投资者中,不少人动用了自己的退休金,甚至是卖了房子,或者是借了钱,但损失已经形成,有人损失了10多万,还有人损失了20多万元。

麦家廉表示:“费海提这次扔下一个大炸弹。他不但违背了保守党的誓言,而且让影响了很多人的利益。虽然从长远角度考虑,改变入息信托的政策,可以过国家带来更多税收,保护所有加拿大人民的公平。然而,费海提选择这种突如其来的方式,对现有的入息信托进行改变,对已经在使用入息信托的人们而言非常不公平,这是他最失败之处。”

CIBC投资顾问姚勇先生在接受“第一报”记者专访时表示:财长费海提这次动作来得忽然,确实给市场一个措手不及。“入息信托开始于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因为入息信托的税赋轻于正常的公司税,最近几年发展很快。入息信托的经营方式与公司付给股票所有人红利或缴付公司税不同,转成信托的公司将他们的大部分获利以月付款的方式支付给投资者,所以,投资者活利的空间相当大。近年来,确实有相当多的人,将他们一生所得的积累,都放到入息信托里,这种投资,被看成是最稳妥有效的增值行为,星期三股市的急跌,确实令很多人,包括一些退休老人利益受损,这是很无奈的事情。”

前联邦税务官、特许会计师陈志光先生认为:保守党政府敢在少数政府状态下作出这个决策,是需要相当大的政治勇气,因为“入息信托”税法的改变,将令相当大一部分退休者蒙受损失,将有可能激恼退休阶层,最终令保守党损失一部分选票。

费海提的新税法究竟给那些退休者带来多大的损害呢?Acumen Capital Finance partners Ltd.信托分析员Jason Zandberg举了一个很生动的例子,他说:假设有一个人,他花了40年的时间,完成一个能让他安度晚年的漂亮安乐窝,现在忽然被别人抢去了四分之一,这意味着他必须重新再工作10年,才能完成这个安乐窝,这是不是件相当悲伤的事情呢?

费海提应不应该紧急刹车?

财长费海提认为:要作出这个决定相当不容易,但这么做对国家有益。“政府可能会因此跨台,但为了国家前途,义无反顾。”

究竟是什么原因迫使财长破釜沉舟,一铺下注呢?据报道:过去两个月来,作为加拿大电讯业的两大旗舰公司,BCE Inc.和研科公司(Telus Corp.)都先后宣布计划转为信托经营,而经营退休房屋的Extendicare Inc.亦开始作转变准备。费海提说,由于BCE的行政总裁Michael Sabia在三个星期前曾给他打电话,通知他BCE将会实施转变(信托)计划,此举是个转折点,令政府意识到,必须加快提出对“入息信托”税制改革,以杜绝这种行为泛滥。

这是费海提就他的“紧急刹车”行动的解释。事实上,“入息信托”给联邦政府带来愈来愈多的难题,这不仅是本届政府的事情。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保守党人表示:“其实这是自由党政府叫嚷了多年要做的,但他们没有胆量,也没有魄力去做,哈珀政府以国家利益为前提,明知道会得失一些人,可能会因此失去选票,甚至要下台,但都要做,这说明我们这个政府是以国家利益为重的政府。”

这位保守党人的话并非贴金之言。事实上,近年来一些具备稳定收入、集资能力强的公司,范围涉及房地产业、石油、天然气业、电信业、工业、食品加工业和制造业等,都有计划地向信托这个方向转变。近两年来,由于这种转变,令国家税收损失翻了一番。据报道,2004年漏税额达5.4亿元。假若BCE 和Telus顺利转变为信托经营,两级政府年度税收损失将达11亿元。

一切正如费海提在渥太华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言“如果企业不支付本应他们支付的那部分税款,这些税收的负担将会转嫁给努力工作的人们以及他们的家庭。这样显然很不公平。”

确实,联邦政府在施政上亦有他们的难处。假若为了信托基金内投资者的利益而放任大公司纷纷向信托经营方向转变,那么,国家的利益,还有大部分正在工作的民众的利益,同样亦会被伤害。所谓“手掌是肉,手背也是肉”,怎么办呢?

所以,尽管费海提的决策来得突然,但却获得了新民主党与魁人政团的支持,就是在自由党内部,亦有相当一部分人承认,新税法对国家来说,有着积极长远的意义。

隐患在哪里?

麦家廉对记者表示:虽然新政策在四年后才开始实施,但已经开始影响到许多人的利益,比如说使用现有入息信托的长者们。他们是最受打击的,新政策对他们来说也是最不公平的。至于其它的弊端,将会一一浮现,但可以肯定的是,此举对保守党在下次大选十分不利,相信他们会失去很多选票。

既然费海提已表示,不计较选票得失,甚至不计较下台,为了国家利益,亦要推行这个改变。那麦家廉所说的弊端,除了政治因素,还有哪些呢?

姚勇认为:政府现在所做的,是损人不利己的行为。尽管表明看,国家的税收得到保障,但由于信托企业优势不在,或者是政府的新法制阻止了那些拟向信托经营方向转变的公司,令这些公司的股价不能获得大幅的提升,很容易导致外国财团,比如说是美国财团乘虚而入,他们凭藉雄大的财力,在低价吸纳,最终实现垄断了这些企业的经营权,国家所蒙受的损失,将会更大。

资深投资顾问David Chen完全赞同姚勇的看法。他认为现在信托经营范围内,大多体现为能源、电讯、食品加工业等加国可以与美国叫板的民族产业,美国财团一直觊觎这些企业,现在因为国家政策的改变,造成这些企业股价急跌,将有可能令外国财团有机可乘,加入收购,假若收购成功,这无疑是在政府纵容下的一场“贱卖”抢劫,结果是违反加拿大的经济利益。

有评论家亦批评:“政府不应该为自己找任何借口,应该引导小投资者不被入息信托推销者所迷惑,许多有名望的投资专家,例如Standard & Poors,Phillips,Hager,North等,在很早之前已经就缺乏投资者保护条例发出过警报。但政府不但没有果断地改变状况,反而任由这场入息信托灾难越演越烈。”

对于《多伦多第一报》记者提出“除了抱怨,有何良方?”这个问题,麦家廉认为:“我相信有更多其它的好方法去解决入息信托存在的问题。比如,保留现有的入息信托系统,但不让更多的人参与进去,同时建立新的入息信托系统,提高税收。这样既可以保证让现在的入息信托使用者得到公平的对待,至于新的高税收入息信托,人们可以选择是否使用,这是他们的权利。”

有财经专家亦警告:费海提的办法只是一个短期效应,缺乏长远考虑。新税法只会令那些大企业及那些富裕的加拿大人寻求别径获利,他们不缺少资金,他们缺少的是为加拿大经济做出真正具有生产性投资的意愿。

确实,对于民众来说,我们对一个政府的要求是:既要维护国家利益,亦要保护民众利益,这个要求有时候似乎是相矛盾的,但却是我们对政府的基本考核。

(记者木然 郭莚莚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