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加国连环杀人案:丧钟为妓女敲响

5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07年2月1日 07:33 来源:环球华报

眼下皮克顿案使加拿大媒体和司法界都忙活起来,这些其实都是表面现象,随之而来的将会是深层触动,由此引发一系列对社会问题的反思,这正是值得把握的关键之处。

由于历史、民族、种族与文化的诸多差异,从东方传统价值观看,加拿大乃至整个西方都有许多“悖论”的地方,似乎令人难以理喻。有那么多条人命,“嗜血魔王”皮克顿却能老死在狱中,这是法律社会的进步还是不公?但应看到,程序理性和结果理性是现代法治状态的两个基本特征,而西方国家更追求程序理性。

黄赌毒之于大温,赌博合法化,吸毒有“安全注射屋”,惟独“黄”似乎没有着落,借按摩之名行卖淫之实者有之,一楼一凤者有之,还有妓女流莺般打游击,都是“地下工作者”,从而也为皮克顿们犯案创造条件。所以不久前大温警方突袭按摩院、花大力气打击娼妓的做法,引起质疑。

妓女是个古老行业,中外亦同。在东南亚一些华裔经营的妓院里,都供奉着管仲的牌位,可见妓女也是有老祖宗的。加拿大这个灰色区域历来存在争议,只不过面对皮克顿案,增加了解决这个问题的紧迫性。

49个冤魂死不瞑目

1月22日上午,加拿大历史上最大的连环杀人案在位于新西敏市的卑诗高等法院开审。当时约3百名媒体记者云集审判现场,但只有16位可以进入法庭。


(被杀害的部分妓女)

当天陪审团听取对犯罪嫌疑人皮克顿(RobertPickton)涉嫌谋杀6名温哥华东区妓女的指控,警方则指控他杀死了26名女子,只是为了方便陪审团掌握案情,法官故将案件分成两次审理。如果26桩一级谋杀罪成立,皮克顿将被终身监禁,因为加拿大没有死刑。

使案情急转直下的是,但检察官在法庭上第一次陈词就语惊四座,皮克顿向检方安插在牢房内的卧底承认,遭他杀害的人竟多达49人;并试图再杀一名,凑够50人,然后“金盆洗手”。

检察官德里尔•普雷维特说,皮克顿告诉卧底:“我本来打算再杀一人,凑满50的整数,但我太大意了,结果自掘坟墓。”没有任何悔意的皮克顿感到懊恼,由于大意,所以“功败垂成”。

血腥猪场令人发指

皮克顿今年56岁,起初,他是一个被人称为“威利叔叔”的猪场农夫,靠出卖土地成了百万富翁,在高贵林管理一个叫“猪仔皇宫”的猪场,其面积占地约7公顷。


(杀人嫌犯皮克顿)

2002年2月,警方因怀疑皮克顿家中藏有非法枪支,在一个雨夜搜查了他的家。很快,枪支搜查演变为凶杀案调查,皮克顿同年2月被警方逮捕。包括考古学家在内的调查人员随后在近18个月的时间内仔细搜查了养猪场,并在那里检测到31名失踪女性的脱氧核糖核酸(DNA)。

皮克顿被控引诱女性前往他家所在的养猪场,并将她们一一杀害、碎尸。

法庭从2005年开始已进行庭审前证据听证会。由于证据血腥恐怖,一些做证据汇报的工作人员还寻求心理咨询帮助。

一名叫普雷维特的原告曾目击到皮克顿杀人肢解的过程,说“他谋杀了她们,把她们的遗体大卸八块,甚至卖掉。”

此外,原告方说,证据包括在猪场冰柜发现的两个大木桶,内藏手脚残肢,以及两个失踪女子的头颅,两个头都如猪头般斩开两边,此外还有一柄枪、以及一个性玩具,上面发现有至少一名受害者的DNA。所有的受害者看起来都是被枪击致死。

在警方出示大量骇人听闻的证据后,皮克顿终於向警方承认杀人,在猪场的流动旅行车(motorhome)上杀了两三个女子。他亦表明痛恨妓女,是因為她们传染了C型肝炎给他,还偷了他的钱物。

皇家骑警高级警长亚当(DonAdam)告诉皮克顿,他的一个朋友艾林森(LynnEllingsen)作证称,有一天到猪场,正巧撞见皮克顿正在给一具用掛肉铁钩吊起的女尸剥皮。艾林森曾因此事勒索他,皮克顿对此回应,“她確实勒索过我,一次又一次。”

亚当盘问说:“她还告诉我们,你曾经姦尸。”皮克顿大笑道:“哈,对( Yeah, right)。”

亚当还暗示,当一名受害人MonaWilson拒绝与他发生性行為时,皮克顿於是火冒三丈,杀了她。但皮克顿的回答是:“无可奉告。”

亚当然后暗示皮克顿事后未將现场清理乾净,皮克顿答道:“是啊!我当时有点散。我就是这样,比较懒......对我自己来说是太粗心了。”

皮克顿另一名朋友拜尔武(AndyBellwood)揭露他的杀人行径时说,皮克顿曾告诉他如何从背后杀人,如何给她们放血,怎样將她们喂猪。

皮克顿另一个朋友楚博(ScottChubb)说,皮克顿告诉他,杀害妓女的一种好方法就是给她们注射汽车挡风玻璃清洗液,因為这些人都是癮君子。他说,如果你想杀人,如吸毒者,你可以给她们注射这种清洗液。大多数人会认為她是死于吸毒过量。

警官福迪(BillFordy)还向皮克顿出示一张他房间裡的床垫照片,墙上有血跡,床垫上也有。
接替福迪盘问皮克顿的女警李丽丝(DanaLillies)对皮克顿说,警方在他住处起获一把枪管上套著假阴茎的左轮手枪,其上有他和维尔逊的DNA。

东温失踪女由来已久

温哥华东区许多妇女失踪是个老大难问题了,甚至受到不少社会工作者的高度关注。在阿富汗遇难的一个加军上士,原是研究社会问题的学者,生前就曾经写过一本专著,专门探讨东温妇女失踪问题。

1998年9月,温哥华警方成立专组,调查自1971年开始市中心东端妇女失踪的一系列事件。据了解,在东温失踪的妇女中,不少是第一民族(the First Nation)的女性。

去年情人节时,数以百计的民众聚集温市东区,举行的却是纪念失踪妇女的活动。这批另类示威人士包括社区民众、原住民和各族裔人士,他们先在靠近华埠商业区的加丽基社区中心(CarnegieCommunityCentre)集合,然后沿喜士定街、卡洛街一路浩浩荡荡游行,最后抵达奥本海默公园。

据筹办单位人员称,这已经是第15年连续举办这类游行和集会,宗旨是希望凝聚社区民意,呼吁社区各界正视妇女失踪的社会问题。

游行示威人群当中,有不少是温东地区失踪多年妇女的亲人或朋友,另外还有弱势权益倡议团体成员和族裔人士。主办单位对于温市府无人派代表参加,感到遗憾。

多年以来温东地区频传妇女失踪事件,其中多数为街头流莺或单身女子,部份受害女子已确知遇害,但仍有不少妇女失踪后有如人间蒸发。据信这些失踪女子可能遭暴徒劫持或杀害,但警方调查经年仍未结案,令失踪者的亲友深感失望。

高风险职业

卖淫嫖娼的存在有复杂社会背景,原因多种多样。很多女人充当妓女都是为生活所迫,不单单是贫穷那么简单,穷不可怕,怕就怕潦倒。有些女人走上吸毒、赌博的路,欠下巨额债务,结果充当妓女,或出于自愿,或受人挟制不得已而为之。

据观察,在加拿大现行法律框架下,妇女卖淫很容易受到暴力伤害。一些提供上门服务的妇女和伴游女郎经常会受到嫖客的攻击,因为她无法知道自己的服务对象是个什么样的人,一旦遇有暴力倾向者或色情狂、性虐狂,她们无法有效保护自己。有些受害者隱瞒真实姓名,且少与家人联络,往往案发多年后才发现失踪,因此警方追查格外困难。

据统计,从1991年到2004年,全国有171个妓女被杀,其中45%的凶杀案没有破案。2003年,一名39岁亚裔妓女在多伦多自己的公寓单元内被嫖客勒死,两个月后,另一名亚裔妓女在其住处接客时也被人勒死。多市亚裔妓女名叫Lien Pham,她曾向女友提过,担心会成为其陪客的袭击目标,因为她经常对接待一名陌生嫖客感到极为害怕。多伦多警方调查此案期间,曾建议提供性服务的妇女保护自己,避免接待陌生客人,并要求对接待过的客人保存一份详细纪录。多伦多警方记录表明,在过去几年中,多市共有7个妓女被人勒死,尸体都被扔进安大略湖。

多市警方2006年底实施过大规模打击卖淫嫖娼行动,4天内数名便衣女警假扮妓女在街头诱人上钩,而嫖客们不知是计便飞蛾扑火,结果纷纷落入警方设置的陷阱。警方在此次行动中抓获妓女24名,嫖客111名,寻欢客中年纪最大的75岁,最小的18岁。111名嫖客中,有12名为出租车司机。警方逮捕的嫖客九成非多伦多人,近三分之一来自宾顿和密西沙加。

与多伦多警方不同的是,大温警方在5个城市动员超过2百警力,兵分多路扫荡18间怀疑为色情按摩院的场所,共拘捕108名男女,包括78名女子及26名嫖客。

妓女问题刻不容缓

一系列惨案的发生,令业界不得不关注性从业者的生命、自由和安全权利等问题。更有人指出,妓女问题需要综合治理。

加拿大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保守国家,同时又是一个以多元化为自豪的民主自由的国家,脱衣舞、同性恋、群交换妻等被许多国家看作是洪水猛兽的丑恶现象在加拿大全是合法的。按加国现行法律,与陌生人发生性关系本身不算违法,但发生性关系同时附带金钱交易则属违法行为。

多名妓女遇害使加皇家骑警队和温市警察局饱受社会活动者猛烈抨击,他们指责说,当局轻视妓女,寻找失踪妓女时工作不力。

皇家骑警队联合警察特别工作组反驳说,由于线索、资源有限,失踪女性人数颇多,造成他们寻找失踪妓女时面临困难。

西门非沙大学刑事学家约翰•洛曼说,加拿大政府在保护妓女免遭暴力伤害上做得不够。他说:“妓女是加拿大社会上最被人看不起的女性。”

一些社会活动家最近写信告诉媒体:“她们(妓女)仍然生活在危险的条件下,这使得悲剧得以发生。”他们中有人认为,多伦多警方甚至派出便衣女警假扮妓女诱人上钩,实乃多此一举。而妓女们的生命安全最需要保护时,警方力量却显得苍白得多。

一些受害者家属则指责媒体戴有色眼镜看待妓女,忽视她们的生活,边缘化妓女。

更有法学界人士和倡权者认为,在有些国家,妓女行业已经产业化,性产业的出现实际上是社会上各个利益合力使然,非道德或法律所能轻易约束。应该使妓女职业合法化,这样做恰恰是为了维护更多妇女的利益,承认妓女也是女性的一种合理职业。女性有权支配自己的身体,使她们既不属于男性也不属于女性,仅仅属于她们自己,拥有自己的劳动权利。

一些国会议员也指妓女是案中受害者,政府应该立法保护妓女。特别是像新民主党国会议员戴慧思等,更是妓女职业合法化的鼓吹者,始终不渝地为此奔走呼号。

但是对于皮克顿案与娼妓合法,近日联邦总理哈珀(Stephen Harper)称不能相提并论。他说凶嫌的犯罪手法令人发指,但上述两事不能相提并论,政府没有意思承认娼妓合法。他说:“我认为全体加拿大人简直不能相信,有这样的罪行,人们都很震惊、反感,……相信国内没有一人不对审讯中的事件感到极端厌恶。”“谈到妓女职业合法化,我只能说,这个政府显然不认同,我认为这是不同的议题。”

话又说回来,妓女这个职业存在了几千年,人类的争论也就持续了几千年。无论是赞成、容忍,还是反对、抵制,至今人们仍对此争论不休。目前荷兰、德国等已从立法角度对该行业加以规范,还有一些国家对此睁一眼闭一眼,加拿大即在此列。然而现实屡屡表明,妇女卖淫尽管是有些“另类”的社会现象,但那些从事卖淫的妇女应得到更多帮助,她们需要社区组织的关心和拯救。无数的妓女正在面临着巨大的安全隐患,不管社会对妓女持何态度,她们作人的尊严和生命安全需要得到承认和保护。

(记者 萧元愷)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