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省学校“禁手机”,省府“放飞机”

5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07年2月2日 07:34 来源:多伦多第一报

“学校应否禁止学生在课堂上使用手提电话?”,提出这样一个问题的人,若不是幽默大师、便是天大白痴。

偏偏安省的教育厅长韦恩(Kathleen Wynne)就是迂回曲折地,提出了这样的一个问题。她说:“我想学校方面,要确保学生不得在课堂上接晌手提电话,或者收发文字短讯,这是合理的。但是否需要明规立例地禁止学生在课堂上使用手提电话呢?这就由得各教育局自行决定好了。”

我们的教育厅长,究竟是幽默大师,还是天大白痴呢?也由得听众阁下判断好了。

禁止学生在课堂上使用手提电话,不是一个毋容争议、理所当然的事吗?为甚么我们的教育厅长,对于“学校应否禁止学生在课堂上使用手提电话?”这个问题,显得那么的言辞闪烁,还推说要由得各教育局自行决定呢?

事实上,过去的一个星期,我们惊讶地看到教育界方面,竟然把“学校应否禁止学生在课堂上使用手提电话?”这个广东俗语所谓“阿妈是女人?”的问题,像猜皮球般相互交来交去。首先是教师和学校管理方面,面对着手提电话这个教学破坏王,在课堂上制造了越来越难以忍受的干扰,于是便提出要求教育局和政府出面,明规立例在学校内封杀手机。

安省中学教师联盟主席杨姬(Rhonda Kimberley-Young)说,手机堪称当代教室内最具破坏性的“邪恶轴心”。既有照相和摄像功能,给顽皮学子们闲来偷拍下老师或同学三两洋相,作传阅分享。而短信和上网功能,又为考试作弊大开方便之门。手机响起的旋律性铃声,简直令整个课堂秩序成大笑话。在她看来,课堂手机造成的,不仅仅是学习分心,而且是一系列的问题。杨姬认为,面对问题日增,政府当局完全有理由要设立指导性规则,而不应交由教师自行判断。不过省教育厅长韦恩很快便回应说,青少年的确不应该在课堂上使用手机,但这个问题应该由老师和学校方面来解决。

教师团体和政府教育当局两方面,忽然变得谦恭礼让起来,禁止学生在课堂上使用手机这么一个简单决定,都要互相推搪,这是赤裸裸的推卸责任。教师方面要求政府当局出手尚可以理解,因为他们是最前线的受害者,当课室内手机铃声此起彼落,学生在台底下偷偷传阅偷拍得来的图像或短片,在在都损害著老师的教学情绪,若要对这些课室使用手机的行为进行处罚的话,在缺乏原则性指引底下,则往往会受到家长的质疑。不少个案显示,每当教师阻止学生带电话进入课堂的时候,往往会受到学生和家长施加的压力,说把手机留在课堂外的储物柜里不安全。老师在没有法例规范指导的情况底下,阻止学生使用手提电话,的确容易成为磨心。因此,由政府教育当局出头,定出指导性的明文规范,是责无旁贷的,教育厅长的左回右避,就是赤裸裸的缺乏承担感。

无论到电影院看电影、演奏厅欣赏音乐、教堂参与聚会等等,我们都习惯了被要求关掉手提电话,以免影响了电影、音乐会、宗教聚会等等的进行。那为甚么我们不能要求学生在上课时关掉手提电话,以免影响了教学的进行呢?

有人说,电影院、音乐厅、教堂等等地方,对使用手提电话的限制,都只是采用一种“劝谕”的方式,也没有制订全省通行的法例规则来进行,为甚么在学校内反而需要法例的规管呢?对年轻纯善的学子采用立例规管,是否小题大做了一点呢?另外,不少家长让子女携带手机上学,都是出于安全考虑,像近年屡见不鲜的校园枪击事件,家长需要依赖手机以确保子女在学校的安全。明规立例在学校内封杀手机,是剥夺了学生及家长使用手提电话沟通讯息的权利。

面对著这种思维的人,我们只需轻问一句,学校的其中一个社会角色,不就是一处训练纯善学子服从纪律、服从法规的地方吗?为甚么明规立例去禁止学生在课堂上使用手提电话,以培养学生对课堂教学的尊重,需要那么大的犹疑呢?我们的学校,是否已经到了一种令家长们时刻都要担心著子女安全的景况呢?未有手机发明之前,家长是否就不让子女上学呢?

每当有新的法例条文推出,总难免会有反对的声音。作为政策官员,必须要表现出果敢的判断能力,以保障社会的最大理益。若稍遇上反对声音,便畏首畏尾,左回右避,卸膊推责,那么就索性放下乌纱,速速回家好了。

(卢博迪)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