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加拿大的投资移民,过得怎么样?

3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07年3月29日 07:35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1996年是个分界线。在此之前,出国主要是文化人的事情,比如说留学;在此之后,中国的有钱人——部分先富起来的人,开始调整生活和事业的双重步伐,迈向海外。

在90年代中期的这股大陆移民热潮中,来自中国东南沿海的企业主是无可争议的先锋和生力军。他们首先享受到中国改革开放所带来的巨大利益。在赚到了第一桶金之后,财产、人身安全以及子女的教育问题开始成为他们潜意识中的忧虑。

这种忧虑被另外一批人敏感地捕捉到。1996年前后,中国大陆一下子冒出了许多移民中介机构。他们把一份份移民材料递交到外国的移民官手上,后者有时候甚至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审核,因为其中包括了相当一部分“来路不明”的有钱阶层。

十年之后,郭丹坐在北京一间豪华写字楼的办公室,随意点评十年移民大潮。郭丹是一家资深移民中介机构的市场总监,她进入这个行业将近八年。单她所在的这家移民机构,十年来,已办理几千名企业家拿到加拿大等国的永久居留签证(绿卡)。

加拿大MANIFOLD数据统计公司的资料显示,从1988年到2002年的十五年间,前往加拿大的大陆新移民总数为27万人,加上1988年之前的少量移民,全加拿大的大陆移民将近三十万人。不过,移民海外的企业家没有谁愿意提起他们的故事。对财富的紧张,以及来自公众的道德审判,使得他们将这一切封入个人隐私。

企业家移民群体的演变

梳理十年移民大潮,必须循着中国经济改革的步伐潜行。郭丹回忆第一批移民海外的企业家,用了三句话来形容。“学历低,年龄大,地域性强。”

这批人集中在中国的东南沿海,以福建人居多。在福建,穷人习惯于利用偷渡去海外淘金。但随着改革开放,一部分人利用沿海优势,在国内淘到了第一桶金。他们大多50岁左右,学历普遍偏低,但敢于冒险。

当时,国内办理移民加拿大的人并不多。人们刚开始富裕。当这批福建人的移民材料递交到加拿大移民局时,一些具有中国国情的企业经营模式,曾经让移民官很惊讶,他们第一次知道“挂靠”、“承包”的经营方式。当然,对于这批福建人的财富来源,他们也还没有形成一套完整的审核体系。

随着中国经济和政治的一系列变化,1998年开始,第二批具有典型特点的企业家加入到移民热潮中。

此时,企业家移民的风潮开始蔓延到上海、江浙甚至中西部地区。有一天,一个新疆人找到了郭丹的公司,之后陕西人、云南人也加入进来。中国的经济改革浪潮正在席卷全国,每个地区都有少数人先富了起来。与第一批福建人相比,这批人更年轻,有的已经具有大专学历。



(技术移民加拿大的热潮被投资移民取代)

而现在,移民群体变得更为复杂。多年以前的个体户和小企业主已不是移民主流,大企业的股东,以及新冒出的CEO群体,正在成为移民机构最大的客户。

他们大多非常年轻,拿着硕士学历,对国内的政策也更为敏感。一些拥有海外留学经历的人,开始回国赚大钱,然后选择定居国外。越来越多的企业家成为“空中飞人”。赚钱和家庭生活,分裂在大洋两端。

移民企业家的生活尴尬

杨东(化名)是北京一家文化传播公司总裁。他几年前就拿到了加拿大的绿卡,但杨东一年到头呆在加拿大的日子却为数不多。他大部分时间在北京应付国内的生意。按照加拿大的移民政策,他只需在五年之中累计在加拿大呆满两年,就可以维持永久居留签证的身份。

杨东在生意场上的朋友,有很多都移民海外。其中少部分人,在国内的生意并不大,到了海外就开始转型,大多选择做贸易。

企业家移民,一般把妻子和子女安排在海外。她们在那里买房,买车,受教育,过着和当地人一样的生活。他们有自己的律师,家庭医生。

郭丹的一个客户向她说,在加拿大呆得越久,越不想回国。那里阳光充足,环境可人,和老婆孩子呆在一起仿佛尽享天伦之乐。

——可是,这一切并不能长久。他们必须回国做生意,然后把赚到的钱拿到海外去消费,毕竟将自己的事业全部搬到国外而移民的老板并不多。所以更多的企业家只能飞行在两国之间,两边各住上十天半月,有时候他们也带上孩子和爱人一起回中国,比如说过春节,但更多的时候还是电话和E-mail。

企业家们意识到,移民之后的家庭生活和事业,开始分裂。就像杨东,常常必须在不同国度和不同身份之间不断转换。全家团聚的日子反而减少。

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杨东很无奈。但是,这依旧无法停止中国企业家前赴后继的携妻带子奔向海外。

他们为何移民海外?

自1996年开始的移民大军,他们唯一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富裕,而巨额资金的来源却不尽相同。事实上,就算移民中介机构不做广告,企业家也会想方设法去找他们。杨东说,他们有着深深的不安全感。

2004年,经济学家张维迎在中国民营企业发展论坛上发表演讲称,“中国对私有产权的保护还是非常弱的,为什么那么多有了一定资产的人都纷纷申办外国护照移民海外?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感到不安全。”

当然,更多的企业家会说,移民海外是希望给下一代子女提供更好的生活环境和教育。的确,当他们在国外的高尚住宅区购置了别墅,孩子们也就能进入公立学校读书,比如说,加拿大的儿童就是按居住地就近入学——如果他们买的住宅处于很有素质的地区,学校当然不会差。

也有一些企业家希望在海外发现新的商业机会。

自从拿到绿卡之后,杨东去大多数国家已经不需要签证,也不必担心“9.11”等政治事件导致的拒签。

但是,尽管有上述诸般好处,移民海外的企业家还面临着另外一个选择——他是否需要成为一个外国人。按照加拿大的移民政策,如果五年之内在加拿大住满三年,就可以拿到加拿大护照。当然,这同时也意味着放弃中国国籍。

郭丹说,大多数移民的企业家,都把老婆孩子办成了加拿大国籍,但他们本人却保持着中国国籍,只是持有加拿大的绿卡而已。

这和爱国心有关,也与他们在中国面临的现实有关。

一旦放弃中国国籍,企业家每次回国还得到中国大使馆办理签证,在国内的生意也瞬间变成了外商投资,而中国部分行业政策不允许外国人进入。而且,他们不能随便买房,住酒店等等,以前凭借一张身份证就可以解决的很多事情,现在因为其外国人身份,有可能变得更复杂。

企业家的去向选择

移民中介机构打出的企业家海外移民广告极具诱惑力。“无语言、年龄、学历要求;一人成功=全家绿卡+子女免费教育+全家免费医疗;无须放弃国内生意,国际化商务机会”。当然,最重要的一条是“只需80万加币”。

当然,560万人民币是对国内资产的要求,而实际投资在加拿大的钱大概100万人民币。

美国对企业家们的吸引力很大,但是条件高,过程复杂,成功率也比较低。郭丹说,现在,移民中介在向企业家推荐移民去向时,加拿大仍是首选。不管是国家规模、发达程度,还是教育、福利制度,加拿大在移民国中有着良好的口碑。加拿大是唯一一个可以通过“投资移民”方式直接拿到绿卡的移民国。相对而言,澳大利亚和德国,都必须先在当地投资两年以上,等条件成熟方可拿到绿卡。

最近几年,加拿大移民局对投资移民的资金审核越来越严格。那些有着模糊经营历史的企业家,不得不依托移民中介替他们打造一份完美的移民材料。

相比而言,民营企业家移民成功的案例更多。福布斯和胡润财富排行榜上的很多企业家,都是郭丹的客户。

中国社科院今年发布的《2007年全球政治与安全报告》称,当前中国移民人数达到3500万人,被认为是全球最大移民群体。浙江温州市有750万人口,其中有50万人移民海外。

来自加拿大移民部公布的数据说,中国内地移民已经连续7年稳居加拿大抵埠新移民人数排行榜之首。2005年,多达3.641万名内地移民报到,同时囊括经济移民及家庭团聚移民两大类别移民人数之首。

当然,国内的一切也正在变化。中国的《物权法》已经历经7次审议。评论家刘许川撰文指出,如果今年该法能够通过,“将会极大地改变中国人的生活态度、财富观和创业热情,将会使中国在成为真正的大国道路上获得持续的推动力。”

或者,这可能改变企业家移民群体的选择。

(原题为:移民海外的企业家,过得怎么样?)

(特约记者 谢丁)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