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权象征 犯人宫殿 多伦多Don监狱关闭

6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09年9月5日 08:44 来源:加拿大都市报 作者:李海涛

多伦多Don监狱位于东区唐人街附近,分为新旧两个区,旧监狱建于1859年,新部分建于1958年。由于设备功能老化,旧监狱在1977年就停止使用,整个监狱在今年底也将彻底关闭。为了满足市民的猎奇需求,Don监狱曾经在五月份的“门户开放日”开门纳客,不料平均排队等候时间长达3、4个小时,不少人未能如愿。今年夏季该监狱以收费的形式对外开放三个周末,本周末(9月5日和9月6日)是最后一个周末。今年11月监狱将开始改建为健康管理中心。


这所Don监狱分为新旧两座建筑,旧监狱楼在西侧,两楼相连但是现在已经不相通了。对外开放的是旧监狱楼,因为它是古董级了。

父亲设计子建成

旧监狱在当时是多伦多的第四所监狱,它替换了原来位于Front 和Parliament附近的老监狱。设计师William Thomas是当时最伟大的古典和哥特式建筑设计师,生于英国,1843年带着2个孩子来到加拿大,William Thomas在1852年设计完成了这所监狱。多伦多市政府1856年在此处购买了119英亩的土地,用于修建市政公园和监狱设施。这座具有典型的意大利风格的监狱1859年10月开始兴建,1862年快要建成时却毁于一场大火。到了1864年1月终于建成投入使用。可惜设计师William Thomas已在1860年去世,未能亲眼看到监狱的落成,是他的2个孩子率领公司员工完成了这一工程。

 
由于监狱建筑雄伟豪华,建成之后被称作“犯人宫殿”,之所以如此兴师动众,据说是因为英国女皇认为政府建筑代表着女皇的尊严,因此一定要雄伟大气。监狱外面的石头都是手工雕琢,精心切割和堆砌而成,具有很高的建筑水准。监狱两翼的浅黄色砖结构建筑,有很好的对称平衡效果,当时的年代在全球都算得上最好的监狱建筑。

Don监狱是多伦多古建筑群中的一个代表,也是多伦多不多见的早于联邦建立前(1867年)的建筑,比多伦多旧市政厅还早30年。它也是加拿大公众对犯人态度转变的一个象征,那就是犯人也需要人道对待。修建它的目的就是为了给犯人们一个相对好的环境和待遇,比如建筑内有良好的通风系统,设计让自然光线可以照射进来等,犯人监舍走廊里有大窗户,可以直接看到外面的风光。这种设计也为越狱造成可能,这是后话了。

监狱换新颜

Don监狱同时也是加拿大在1962年执行最后一个死刑的所在地,从那以后加拿大就废除了死刑。1977年由于监狱过于老化和拥挤而被弃用,旧监区关闭后被原来就在监狱北侧的Bridgepoint健康基金会所有,即将在今年底开始改建成卫生健康研究管理中心,工程将在2013年竣工。

负责这项工程的建筑师Mitchell Hall表示,Don监狱在当时是一个很先进的建筑,很有文物保存价值,因此在新建的医疗中心里将会有效地利用其原有建筑,可以让它们有新的生命。如何把一个19世纪的建筑变成现代化的研究中心,这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他表示,这极具挑战性,比如说监狱的两翼建筑需要拆除一些墙体,因为原来监狱的小监舍是由无数个3乘8英尺的小房间组成,这些墙都要打开。但是墙体都是四层砖结构,很多结构还是是交错在一起很难分割,拆墙就是一项不小的工作。

此外,建筑内部的供热系统和排水系统都要升级,现存的地板还是1958年改造时候铺的,目前也要升级才行。监狱核心的中央大庭部分不但要保留,还要再建重现其辉煌的一面。还有犯人放风的地方、狱警喝茶的地方和监狱图书馆等,将变成会议室和公共场所。因此保留外在形象,改造内部结构是这项工程的主要目的。即便如此,错过了本周最后一次开放机会的人们,2013年以后看到的就是另一番景象了。

“我回来了”

进入监狱首先看到的就是建筑师最为称道的中央大厅,穹顶有5层楼那么高,阳光可透过上面的窗户直射进来,这里原来是监狱中心办公大厅,由于回响效果很好,狱警站在大厅喊一嗓子,两翼的监房都可以听得到。著名影星汤姆克鲁斯1988年曾经这个大厅拍摄过电影《Cocktail》,不少专门组织活动的公司在此举办酒会,监狱酒会是个不错的卖点。

用于关押犯人的小监房是1X3米见方,里面三面是墙一面是铁栅栏门,绝无出路。铁门外面的走廊有一排朝北的窗户,坐在小监房就可以看到外面的风光,也算是一种消遣和优待。但是监房积太小,只能勉强躺一个人。据介绍在人满为患的时候,这个小小的监房可以关押3名犯人。

记者在参观时遇到一名老者,他拿着一个小照相机到处很细致地拍摄,在参观到监房的时候他甚至站在铁门之后,让记者帮助拍摄一张入狱照。好奇一问才知道,这位老人1961年曾经在此蹲过监狱,虽然只有短短的31天,却给他留下终身难忘的记忆和犯罪记录。在多伦多“门户开放日”那天,他也前去排队等候,但是最终未能进去。所以他早早就在网上预定,在参观的前一天晚上他激动得难以入睡。

他表示,48年过去了,一直没有机会再进来看看,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再进来就不是这个样子了。他还记得当初被释放的时候,一名狱警对他恶狠狠地说:你小子还会再回来的。

“是的,我回来了,48年之后回来了,我是来参观的”在调侃中可以听出他的无奈。

时光倒流50年

对于科洛克(Cliff Crocker)来说,监狱的31天就像31年那么漫长。他回忆说,1961年的时候里面和100多年以前一样,还没有电力和盥洗设备,外面走廊点有汽灯,每个监舍有便桶,只能在里面小便,大便是禁止的,要到楼下一个专门的“厕所”去大便。每天早上就紧要的任务就是倒便桶。

食堂有三排桌子,中间一排放食物,犯人坐在其它两排吃饭。在食堂的一个角落有一个坐便器,赤裸裸的一个坐便器,四周没有任何遮拦。如果想大便的话就要在吃饭时间,在大庭广众之下方便,怕的是一旦在封闭的环境下,犯人会做一些小动作。科洛克很不习惯这种方便的形式,他表示当年才17岁,感到非常害羞,他进监狱前三天都忍住没有解大便,算是进监狱需要熬过的第一关。

更让他难过的是寂寞,独自一个人坐在小监房里,铺下铺盖之后,走路都要横着走。年轻的时候他喜欢笑,经常无缘无故地笑,监狱很空旷回音特别好,一个人一笑大家都听得到。这种笑声有传染性,很快整个大楼都在笑。狱警听到这些就会跑过来训斥大家,笑声就嘎然而止。

犯人之间不让说话,每个月有一次亲人探访的机会,他呆的时间短就没有享受探监的待遇。如果谁违反监规惩罚就是鞭刑。每天只有1个小时的放风时间,放风时要不停地走,不允许坐下来晒太阳和聊天,放风地点在现在的停车场。犯人们大部分的劳动就是维护监狱设施,比如油漆、木工和其它修理工作,户外劳动就是在监狱农场种地,地点在现在的Riverdale公园,那里现在变成了集会和滑雪的好场所。每个周六的晚上会有美味营养的汤喝,很久以前Don河里盛产陆封三文鱼(landlocked Salmon),犯人们还抱怨吃三文鱼的次数太多。

他经常看到附近院子里有包裹好的尸体摆放在那里,一头还插着姓名牌子,那种感觉很不好。据管理人员介绍,这所监狱自建成以来,自然或者意外死亡的犯人多达上千人,2007年考古人员还在监狱的地下发掘出人的尸骨,据说是百年前犯人的尸骨。

因此这里也是多伦多著名闹鬼的地方,最流行的是一名金发女鬼。以前监狱西翼有一个小号,专门关押女犯。一名女犯人在1890年代曾经在小号内上吊自杀,据狱警报告说,在午夜值班的时候,他看见女犯的鬼魂在监狱大厅内游荡,而且发出凄厉的哭声。

科洛克表示,当时他走进监狱就问到一股古老房子特有的臭味儿,阴暗的环境,压抑的气氛,令人不想再回来。当年他被关在二楼的8号监房,邻居是一个被判了5年的抢银行的人。除了食堂之外,他也没有到监狱四处转转,这次总算可以随意到处走走,看看这个改变了他一生的监狱,实际上还是自己的无知行为改变了一生。

加拿大最后的绞刑

在死刑废除之前,Don监狱是其中一个实施绞刑的地点。总共在此被绞死的有34人(26人在室内被绞死),30人是谋杀犯,4名强奸犯。最后一批被绞刑处死的犯人是54岁的Arthur Lucas(709号)和29岁的Ronald Turpin(710号),在1962年12月11日被处死。Turpin的罪名是开枪打死了一名警察,他当时抢劫了一家餐馆逃离现场,躲避追捕的时候打死了警察;Lucas是一名美国人,他到加拿大来追杀一宗毒品案中向FBI告密的线人。他们在监狱中已经被关押了14个多月,2人最终同一天被绞死,这是该监狱史上第三次同日绞死2名犯人。也是在那一天,该监狱史上最雷人的一句话从死刑犯Turpin口中说出来。当他被告知自己是加拿大史上其中最后一名被绞死的犯人时,他表示:“也算是一种安慰吧。”

第一个在室内被绞死的犯人是在1908年1月被绞死的John Boyd,绞刑室位于监狱内东翼二楼的北侧,总共有26名男子被绞死在室内行刑室。1905年的Fred Lee Rice则没那么幸运,他是在室外的绞刑架上被绞死的,围观者人山人海,连附近的屋顶上都站满了人,丝毫没有隐私可言。

绞刑室是个贯穿1、2楼的房间,类似现在的电梯通道,犯人从2楼走进绞刑室,被绞死之后尸体直接被吊放到1楼的停尸台上,然后从1楼的边门运走。科洛克的监房就在绞刑室对面,但他住的时间太短,没有机会目睹死囚临死的瞬间。

一切将成为历史

据管理员介绍,1929年是Don监狱最为混乱的时候。每天几乎都有犯人因互相殴斗被打死,很多人并不是很重的罪,在等待法院审理期间就被犯人打死,装尸袋上仅仅写着“意外死亡”。据科洛克介绍,他在狱中的那段时间觉得很和平,没有人虐待他,犯人之间顶多吵几句,有人骂他不要经常笑,也有人说笑是他的自由。

1958年,新的监狱区在旧建筑的东侧建成,两座监狱是相通的。由于犯人越来越多,原来设计关押一名犯人的小号(8乘2.5英尺见方),有时需要关押3名犯人。原来监狱最高关押数量为275人,最高峰时曾经关押过691人。这对犯人和狱警来说都是一个很糟糕的现实,也充满了危险。

1977年以后老监狱里就不再关押犯人,部分房间用作狱警办公室,1993年1月则由于老建筑不够安全而被完全弃用。严格意义上说,现在的监区只能称之为拘留所,因为主要是关押正在接受法庭审理期间的嫌犯,平均关押时间在30到90天。在设计时就没有设计足够的探访室,犯人运动场所、洗浴室、电话室和会见律师的场所也严重不足。人权组织和一些政客,早就想把它关闭,甚至狱警也不愿意在那里工作。2008年1月16日狱警们走上街头罢工抗议,这一走导致监狱彻底关闭的命运。由于内部条件恶劣,新监区不符合联合国关于对待犯人的标准,计划也将在今年彻底关闭,新监狱将挪到Mimico(Islington Ave和Lakeshore Blvd West附近)。

从此,Don监狱将成为一段历史,只能在文字里读到。


比《越狱》更精彩的越狱故事

Don监狱最为传奇的故事是由名为Boye Gang的一个犯罪团伙所造就。Boyd帮在多伦多可谓名噪一时,虽然这个4人帮的命运只有短短的十个月,但因为他们做了一系列的银行抢劫案,还枪击追捕的警察,并杀害其中一名,被捕后还2次成功从Don监狱中逃出,成为家喻户晓的犯罪团伙。

这个4人帮的成员是Edwin Boyd、Willie Jackson、 Lennie Jackson和Steve Suchan。其中Edwin Boyd是他们的头目,他在1949年9月首次化妆抢劫银行,他把嘴里塞满了棉花,让脸看起来鼓鼓的。在抢劫结束后银行经理奋力追赶他,他打光了左轮手枪全部的子弹才得以逃脱。更离奇的是,为了检验他的化妆术是否有效,他在抢劫后的第三天,拿了一张20元的钞票,走进银行还找到那名他曾经用枪指过的柜员,顺利地换了一把零钱居然没被认出来,惊喜若狂的他从此决定以抢银行为生。

靠一把锯条越狱

Boyd有时候和以前的狱友Howard Gault一起抢银行,有时自己独自抢。他一个人抢的时候,并不是每次都得手。有一次一家银行的经理在面对他抢劫的时候,突然从抽屉里拿出一把枪,并对他连发数枪,他也举枪还击才仓皇逃走。有一次他抢完开车逃走的时候,被银行职员开车狂追,最后虽然侥幸逃脱,但对他震动很大。

当然,运气不会永远如此。Boyd后来和狱友Howard Gault最后一次合作时出了差错。Gault在抢劫银行时被警察抓了个正着,Boyd虽然逃脱了,但是警察还是知道了他是谁,Gault被关进了Don监狱后他也很快被抓了进去。

与此同时,多伦多还有另一伙人也专门抢银行,他们携带重武器且更加暴力,经常使用重机枪出马,站在银行职员的头上,往墙上狂扫。他们只有两名成员Lennie Jackson和Steve Suchan。

Steve Suchan实际上是一个天才的音乐家,最终被人所知的却是一个抢银行的惯犯。当他知道不能靠演奏小提琴而谋生的时候,他在典当行用小提琴换了一把手枪。Lennie则是因为跳火车摔断了腿,用一个木头假肢行走的残疾人,曾经在酒吧做过工,他喜欢大把大把的钞票,而抢银行是最直接的方法。他在Boyd被抓进监狱后因为案发不久也进了监狱,Suchan那次侥幸逃脱。

他们相逢在监狱之后很快臭味相投,没多久另一名来自多伦多贫民区的恶棍Willie Jackson也被关了进来,他当时很快就要被转到Kingston的重刑监狱。他很爱开玩笑也能说会道,很快就和他们混熟了,这几个犯罪天才凑在一起之后,就开始密谋更险恶的计划。

Lennie的木头假肢不但可以帮助他走路,而且也能帮他藏东西,其中最有用的就是一把锯条。他们三人用锯条把窗户上的钢筋锯断,在1951年11月4日从窗户里钻出去,并顺着床单做成的绳子到了地面,再翻过监狱的围墙成功逃脱。

唯一没有被捕的Steve Suchan早在贫民区为他们安排好了住所,然后4个人纠集在一起组成新的团伙。为了生存他们开始做了几宗小的银行抢劫案,又干了一宗震惊多伦多的大劫案,分赃之后Lennie 和Suchan逃到蒙特利尔暂时藏身,Boyd和Willie则依然在多伦多,住在Suchan父亲的家中。

Suchan父亲也非等闲之辈,他偷偷地把Boyd和Willie藏在他家的钱一卷而走,逃得无影无踪,实际上他才是那宗抢劫案最大的受益者。不得已,Boyd和Willie也只好到蒙特利尔和另外2人会合。Willie在蒙特利尔没呆多久就忍不住回到多伦多,不料他很快就被警方抓住。

情景像电影一样

1952年3月6日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多伦多警队2名探员Edmund Tong和 Roy Perry在路上截住了一辆黑色汽车,里面坐着的两人正是要返回多伦多的悍匪Suchan和Lennie。当探员Edmund Tong靠近汽车的时候,突然身中数枪轰然倒地,几天后身亡。悍匪还不甘心,用左轮枪对准警车内的Roy Perry狂射,导致他臂部中弹受伤,但逃过一死。

2名悍匪毫发未损逃回蒙特利尔,这一次他们出大名了。警方认定此案是Boyd一伙干的,Boyd的照片在多伦多各大报纸上都可以看到,在此之前他还能和太太一起出去看电影,从那以后就不行了。警察也摸到了Suchan的寓所守候,他刚一回到家就被抓了个正着。几天以后,警察得到线报也潜伏到Lennie家附近等候,但是这次没那么顺手。悍匪Lennie经常是枪不离身,遇到警察他举枪奋力抵抗,双方发生激烈枪战,最后警方发射十几枚催泪弹才把他压制住,Lennie走出来的时候身上已是弹痕累累。但是他命大没死,2人双双被带回多伦多Don监狱。

唯一没有落网的只有Boyd,警方开始严密监视他弟弟家,并发现他在Heath Stree租了一间房子。警方为了避免再次发生枪战,在一个凌晨趁他睡觉时冲进去活捉了他,Boyd再次成为Don监狱的一名犯人,令他高兴的是他的几名弟兄又聚在一起。

逃生的希望让他们再次动了歪心眼儿,没多久他们就找到了一条金属,他们的律师在见面的时候又带进去一把锯条。能言善辩的Willie Jackson边开玩笑边把看守手中的钥匙偷到手,笑着说希望把另一名犯人Steve Suchan也关押到他的监房内,并趁机把钥匙模印在左手,后来利用锯条和铁片做了一把牢房钥匙,并用这把钥匙打开了所有Boyd帮犯人的四个监房。

他们走出监房后仅仅能到走廊,还是不能逃出去。于是他们每天利用狱警几乎全部出动押送犯人到法庭的空隙,趁着狱警管不过来,他们就走出监房到走廊里锯窗户上的钢筋条,每次大概有半个多小时的时间,等狱警快回来时再回到监房,这项工作花费了他们几天的功夫,从未失手。

在1952年9月8日的黄昏降临时,他们终于锯开了窗户上的钢筋条,再次从窗户逃出。但是窗户下面就是警察的值班室,他们就在值班室上头静静趴下观察了几分钟,其间一名警察还走出值班室,走进了监狱北侧的医院里。他们看准时机,迅速跳到地面上,逃进了监狱西侧的Don河密林中。

他们的这次出逃极大地震惊了警方和当局,警方开始大范围全力搜捕,线索悬赏高达6000元,警察由此接到了几百个线报,但是大部分都没有用。Don监狱也因此首次被加拿大广播公司报道。

这伙人当时隐居在Yonge和Sheppard附近的一个谷仓里,还时不时出来偷些衣服和食物,不少人曾经见到过他们,大部分人以为他们就是普通的乞丐而已,但也有明眼人觉得他们不是善辈,于是就打电话报警。

1952年9月16日,警方闻讯迅速重兵包围了那个谷仓,这次没有费什么力气就把他们抓住了。4个人再次回到Don监狱,监狱方面专门为他们4人新开了4个小监房,比一般监房大三倍还有坐便器,和现代的监房很相似,只是没有床而以。走廊的窗户也安装了3道钢筋网,防止他们故伎重演。当然,他们再也没有从那里逃出去。

主犯Edwin Boyd在1966年被假释,更改了身份之后,搬迁到加拿大卑诗省生活,最终在2002年5月17日去世,时年88岁。Willie Jackson被判了31年徒刑,也在1966年假释。Lennie Jackson和Steve Suchan则因杀死警察,而在1952年12月16日被执行绞刑。

原文出自:

http://www.ccue.com/ccp_east/2009-09-03/1252032736d2007033.html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