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省长韦恩已成跛脚鸭:省选为期不远

27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3年3月11日 08:56 来源:51周报 作者:辛峰

半道出马,接过麦坚迪的指挥棒登上省长宝座的韦恩,已经就任约两个月了。与她的前任老麦相比,这位「女同志」省长身段更软、笑容更甜、嘴皮子也更灵,不过在省议会里,她还是没有一天不处在政治批评的风暴之中。中国新年期间,穿惯洋装的韦恩穿起大红唐装在一批华人支持者的簇拥下到访华人社区,省自由党的华人写手也极力为她抬轿,以新省长上任,与华人共度春节为题大做文章、打亲民牌,然而这些文宣动作依然没有改变她在不少选民心中:施政乏力、处处挨打、政治上被动的印象。

省自由党的麦坚迪当了九年省长拔脚开溜了,他留给接班人韦恩的是一大堆烂得不能再烂的烂摊子。韦恩现在所处的局面无疑是她从政以来最艰难的时期。如果她应对得法,那么当然可以继续自己的政坛生涯;如果她无能为力,那么也许要不了多久,就得下台走人。许多年前,联邦进步保守党的马尔罗尼总理因为失去民心支持而提前辞职下台,同属保守党的众议员金宝接过马尔罗尼之棒成为了加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理。但是金宝在走出困境方面并没有新的招数、始终无力回天,这位创造历史纪录的女政客只不过在总理位子上做了几个月的「暑期工」就被选民赶走了,她甚至连自己的议席都没能保住,从此永远退出了政坛。韦恩省长现在的处境和多年前的金宝极其相似,她如果再拿不出真功夫,将极有可能会成为安省的金宝。



尽管韦恩从上任一开始,就频频释放「善意」要与反对党合作,解决安省面临的一系列问题。但是两个月内,她对如何带领安省平衡赤字、减轻债务、振兴经济还是拿不出任何有力措施。不仅如此,她本人也似乎在反对党的连串攻势面前,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韦恩现在所面临的难题主要来自三方面:其一,经济方面。麦坚迪在第三度执掌省府之后,面对安省的严重债务,不得不制定了紧缩开支的政策,但这本是老麦的权宜之举,他的多项削支举措都很不彻底。如今韦恩上台,如果她能够举一反三,将麦坚迪的浅薄的削支改头换面、大力加强,那么她或许可以向选民展示自己治理经济的能力,从而赢得民心。

可惜这位左倾立场的新省长不仅没能在振兴经济和减轻债务上加大力度,反而往后倒退,刚一上台就将原来的24人的内阁扩充为27人的规模,单从韦恩这一扩充省府施政团队规模的做法来看,指望她加大削支力度、在经济上有所建树也就相当难了。韦恩应该明白:尽管现在的省自由党政府麻烦缠身,但只要她在经济上做出点事情,还是有可能被选民放过一马的,可惜麦坚迪的施政思路如今已成了韦恩的紧箍咒,她再怎么和蔼可亲,也没有办法利用经济成绩为省自由党打翻身仗了。

其二,除了经济之外,韦恩所面临的另一难题还是教师工会的「捣蛋」。曾担任过教育厅长思想左倾的韦恩应该是工会比较能接受的人物,所以她就任后,中学教师工会通过了决议,让教师自己决定在下课后是否带领学生开展课外活动。可是中学教师工会的这一新招,并不代表他们开始「变性」,他们长久以来牵着省府的鼻子走的习惯做法并没有丝毫改变,他们利用课外活动问题给韦恩一点甜头,目的在于以后可以得到更大的利益回报。

从常理上讲,在省府、教师工会和学生这三者的关系中,省府应该是占绝对的主导地位的一方,但是由于包括教育厅长韦恩在内的麦坚迪的前省府团队在教育政策上的失误,如今在安省,教师工会变成了让省府围着团团转的「太上皇」。省府的冻薪举措因为没有教师工会的同意,就举步为艰;工会不满意省府的削支政策,就以学生利益为要挟,搞大事情、逼走老麦;工会喜欢与左倾的韦恩打交道,就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令到稍右一些的热门党领候选人帕普露迪输在韦恩的手下;工会把学生和家长玩够了,想改善自己的公众形象了,就自行解除了不让教师开展课外活动的禁令。

根据加拿大三级政府的管辖划分,教育是由省级政府负责。可是在安省,省府的主导和决定地位早已被教师工会所替代。选举时,他们利用选票影响安省政治;平时,他们利用学生和家长为筹码跟省府交涉,争取更高的薪酬和更多的福利。面对工会,就算韦恩再向左靠拢,也很难真正奏效,工会只会在不影响自己贪婪心的前提下才给她一点小小的面子,指挥权还是在工会领袖手中。这也就是韦恩新任省长的又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了。

其三,韦恩除了经济政策上没有新举措、无能为力和对教师工会的百般无奈之外,她所面对的另外的重大难题就是如何拆除麦坚迪留下的电厂搬迁丑闻的炸弹了。应该讲,电厂搬迁丑闻是麦坚迪和省自由党的选举团队为了选举利益而所做的一桩极其恶劣的欺骗选民、浪费纳税人巨额金钱的黑箱政治操作。

虽然当时韦恩并非选举办的核心人物,但是这一丑闻的影响面涉及到整个省自由党。韦恩上台之后,面对反对党和社会舆论的抨击,一直吞吞吐吐、前后反覆、进退失据,而内幕材料却又不停地一路曝光,可以肯定随着形势的发展,揭发出来的黑内幕会越来越多,届时就算韦恩有三头六臂、也很难掩饰周全了。

安省自由党闹出的电厂搬迁丑闻,在政治上的负面影响,可以和早年的联邦自由党的赞助丑闻相提并论。曾经长期执政的克里靖、马田政府就曾经因为赞助丑闻而失去了政权,还导致了联邦自由党有史以来第一次沦落到国会「老三」 的地位。面对电厂搬迁丑闻,韦恩领导的省自由党的未来也很难乐观,极有可能会像「老大哥」联邦自由党一样,逐渐滑向衰落。

对于这点,不管是省保守党或者新民主党都看得相当清楚,所以他们现在的策略就是:利用丑闻穷追猛打,待真正玩够、玩臭自由党之后,找准时机就将韦恩赶下台。对于新民主党而言,就算再次省选,她也未必能够成为执政党,所以该党只要抓紧这一机会狠命敲诈韦恩政府,就能谋取新的政治利益,达到提高支持度的目的。最近的例子就是贺华丝向韦恩提出:在新预算案中,一定要降低15%的保险费,否则倒阁。
    
近十几年来,刚一上任就已成为跛脚鸭,日子过得如此艰难的省长要数现在的韦恩了。她所面对的难题既有经济方面,又有来自于工会势力,还有执政党自身的丑闻,所以如何解决难题、走出困境并非仅靠巧言令色、笑容可掬、放软身段就行了。如不出意外,今年春季的安省自由党政府的预算案,将是最有可能触发省选的时机。从韦恩的个人角度来看,这份预算案既是她任省长后的第一份,也极有可能是最后一份。从选民方面来看,由于现在的安省自由党政府不仅丑闻缠身,而且对振兴经济、削减债务也没有什么新招,更在教育方面一直被教师工会牵着鼻子走,因此即便两年不到又再省选,但也绝非令人讨厌的事了。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