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与新教宗擦肩而过 内有隐情?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3年3月21日 14:49 来源:环球华报 作者:萧元恺

冒了三次黑烟之后,当梵蒂冈西斯廷教堂顶端的烟囱13日傍晚终于冒出白烟时,广场上翘首以待的人群中发出一阵欢呼。而此时聚集在魁北克的一些信众,则低眉垂目,欲哭无泪。因为他们太想以新教宗的乡亲为荣了,加国所有像点儿样的媒体,也都不惜成本在这里蹲点追访,想挖掘出第一手爆炸性的消息。

在此之前,魁北克枢机韦莱(Cardinal Marc Ouellet)是新教宗人选的大热门,155位枢机主教团分成几大派别,展开一场势力与权益的角逐。韦莱本人对落选并不以为意,这不是故作谦虚,而是里面沉淀着一些不为人知的“隐情”......

肥水没流外人田

举世瞩目的罗马天主教教宗选举,13日在枢机主教团两天五轮投票后有了结果。雨中聚集在圣伯多禄广场的人群,在一片伞海下不分昼夜紧盯着西斯汀教堂烟囱。在美东时间下午2时7分冒出白烟,昭告世人新教宗选出,阿根廷籍76岁枢机主教伯格里奥(Jorge Mario Bergoglio)被同辈推选为天主教第266位教宗。他不仅是第一位来自南美洲的教宗、第一位耶稣会出身的教宗,也是1200余年来第一位非欧洲出身的教宗。

现年85岁的本笃十六世上个月突然因健康原因退位,是梵蒂冈近600年来首位非因逝世而退位的教皇。

成为全球12亿天主教徒领袖的方济,稍后现身中央阳台发表谈话,广场上欢声雷动,信徒高呼:“教宗万岁。”昨天(19日)举行方济正式就任弥撒,这一天也是天主教的重要日子:圣徒约瑟夫日(Feast of St. Joseph)。

有人说从北半球的罗马,一直找到南半球的阿根廷,象征天主教新的气象,真正面对第三世界。其实不然,伯格里奥就是意大利后裔,依然是欧洲人的地盘,只不过是生活在另一个地方的欧洲人罢了,而且是欧洲内部相争不下的平衡结果。

上百家电视台向全世界实况直播教皇选举过程,3000多个电视直播小组在圣彼得广场附近楼顶架起摄像机。

传韦莱主动“让贤”

有最新消息披露,魁北克枢机韦莱(Cardinal Marc Ouellet)的得票一直居高不下,但他后来说服支持他的枢机,投向阿根廷枢机伯格里奥的阵营,令对方得以后来居上,最终成為教宗方济(Pope Francis)。

据悉,在首轮投票中,韦莱与意大利米兰主教斯科拉(Angelo Scola)势均力敌,排在第1位,而伯格里奥当时的得票仅占第三。

到了上周三早上,形势突然逆转,斯科拉没有再取得更多票数,因為枢机团决定不从梵蒂冈內部挑选教宗,于是只剩下韦莱与伯格里奥的对决。

在教宗选举之前,伯格里奥並非媒体关注的人物,相反韦莱、斯科拉甚至巴西枢机谢勒(Odilo Scherer)都被视为大热门。

意大利报纸《Il Sole 24 Ore》日前曝光,头三轮投票一韦莱直与伯格里奥叮噹马头。韦莱在魁北克侍奉前,曾在南美哥伦比亚侍奉多年,故说他与伯格里奥都具拉丁美洲经历,呼吁支持他的枢机转投对方。

内部消息指出,韦莱的过票与伯格里奥八年前做法类近。当年伯格里奥亦是大热之一,其后要求支持者將票投给后来的教宗本篤十六世。韦莱关键时刻协助伯格里奥上位,將来有望获得提携,出任梵蒂冈內更重要职务。

而68岁的韦莱在梵蒂冈接受蒙特利尔《新闻报》(La Presse)访问则说:“在点票时,我每次听到自己的名字,心里就想,‘这些人怎麼想的?罗马人疯了 (The Romans are crazy)!’”“我已有心理准备,无论结果如何,我会接受。我看到枢机主教站到其他人一面,松了一口气,闭门会议已取得最好的结果。”

实际上在2011年,韦莱接受魁市报刊访问时就隐约披露过:“看到教宗责任重大,那或许並非一个令人羡慕的岗位。虽圣灵必会帮助,但因职责实在重大,相信无人愿爭夺此职。”
目前韦莱掌管梵蒂冈主教部,教廷拣选全球主教和大主教,他扮演重要角色。

韦莱在教廷位高权重,人们传言他不太热衷梵蒂冈最高神职。他说过,当教宗是一场恶梦。

韦莱家乡情绪复杂

有加人感到遗憾,认為第266任教宗不是加人,可说加拿大憾事。

魁北克省拉莫特(La Motte)是韦莱的家乡,曾名列第一的韦莱没能入选,有巿民和地方官员庆幸,不用再应付大批游客和记者,但小商户慨嘆韦莱落选,今后无法藉此多做生意,实现提早退休的大计,他们的梦想,就跟数日前还在当地采访的记者团一样,隨着梵蒂冈西斯廷教堂顶端烟囱徐徐冒出的白烟,消失无踪。

位于魁省西北部的拉莫特,人口只有439人,于过去一个月,由于韦莱是教宗热门人选,使其家乡也变得热闹非常,游客和记者络绎不绝,在当地唯一一家商户的老板丽萨(Lise Breault),也不禁想到,假如韦莱当选教宗,拉莫特村便变成旅游热点。上周有地產经纪向出价269,000元,买下商店,这比数年前她收到的报价,足足多了17,000元。

而当50多名记者陆续撤离拉莫特,这里重归平静,地方官员考赛特(Rachel Cossette)表示,消息公布后,办公室的电话不再响个不停,可以重过寧静生活。

韦莱的家人也舒一口气,庆幸他落选。那天兄弟姊妹周三围着90岁母亲,坐在电视机前,一起观看新教宗直播新闻。韦莱是酷爱冰球﹑户外活动的人,之前家人就说,如果他当选教宗,恐怕以后没机会跟他见面。

韦莱的哥哥路易(Louis)在拉莫特旧教堂说:“在过去几天,我们有很多感受,现在好像有个解脱。我的母亲微笑说,‘唔,我留住我的儿子。’”路易补充说:“我们很高兴,我们会在今夏欢迎兄弟回家,平平静静,与家人共度时光,远离媒体。”

而韦莱的弟弟罗克(Roch)则说:“我们觉得这有一天总会降临,但没想过,到了这种程度。会有一些失望,但那只是短暂的……要是……我们知道,我们会失去一个兄弟。”
拉莫特市长马迪诺(Rene Martineau)表示,韦莱未能当选新教宗后,心情同时感到骄傲、失望和宽慰。

当教宗还有一回博?

魁北克天主教性侵受害人联合会(Quebec's Association of Victims of Priests)发言人塔利尼(Carlo Tarini)表示,对于韦莱未能成為荣休教宗本篤十六世的继任人感到“失望”,如果韦莱当选,魁省现时处理中的神父性侵案件將受到全球关注。不过塔利尼亦指68岁的韦莱现时仍然年轻,將来或有机会当选教宗。

拉莫特市长马迪诺也表示韦莱还年轻,今后还有机会,并期望韦莱回乡时能够跟他见面。

天主教多伦多总教区为新教宗举行弥撒,方济在阿根庭家乡的友儕布兰卡(Suzana Blanco )已72岁,祖籍加拿大,她称一直想韦莱当选教宗,因為韦莱是68岁,比方济年轻8年。

多伦多辅理主教迈克格拉坦(William McGrattan)则表示,对于韦莱落选並不失望,因為虽然人的情感会对这种消息感到失望,但作為属天主的人,却会相信天主会选择及预备最好的教宗人选。迈克格拉坦又表示,他对韦莱的支持並没有任何改变。

有一种舆论就认为,方济以76岁高龄接任教宗,任期不会太长,过渡性浓。韦莱或斯科拉很可能获委任进入梵蒂冈国务院,直接执行改革教廷工作,以“补偿”失落教宗宝座。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