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籍”辫子治癞头疮:华裔卡是个进步

36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5年12月24日 09:20 来源:来稿 作者:矫海涛

又一个圣诞新年悄然而至。蓦然回首,过去一年多来,阿Q族有了些新的长进。中美、中加有了十年签,北京也宣布试行华裔卡。上千万海外大陆移民同胞回国难的冰山开始化解。回祖国自由、报效祖国自由的目标,越来越近,前景越来越光明了。

试行华裔卡,是全面改革开放的又一进步探索,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想说的是,给海外大陆移民同胞多些回祖国的自由,与国家的籍没关系,用不着扯什么双重国家的“籍”。

一百年前,辛亥革命推翻了满清封建王朝,割去了国人头上的辫子,却没有剪掉脑子里的辫子。鲁迅先生笔下的阿Q,舍不得割辫子,把辫子盘在头顶上想革命,看上去滑稽,其实颇有些可怜,有些悲剧色彩。

如今,国人所说的“籍”,恰如阿Q盘起来的辫子。是不是中国人,百年前,看的是头顶上有没有辫子,现在则看脑子里有没有中国国家的“籍”观念。脑子里有没有国家的“籍”观念,与有没有辫子一样,对于区分阿Q族还是外国人,具有一试就灵的鉴别功能。

“籍”观念,说到底就是人身地域相互依附的封建意识。与现代文明国家的人们不同,户籍、祖籍、国籍,三团乱麻编成的辫子,始终盘在当代中国人脑子里。所谓户籍、国籍、祖籍,等等,无不渗透着封建人身地域依附色彩。

一些国人谈“籍”为荣,把“籍”挂在嘴上,有的已近似于“籍”狂。比如,中东人不说中东人,说中东国籍,似乎中东是个国家;法国人不说法国人,说法国籍,让人搞不清说的是洋人,还是有外国公民身份的回国同胞;四川人不说四川人,说四川籍,让人闹不懂说的是四川出生的,还是有四川户籍的东北人;北京人不说北京人,说北京籍,让人整不明白到底是北京人,还是有北京户口的天南地北人;新疆人不说新疆人,说疆籍,让人糊涂说的是有新疆户口的汉人,还是新疆维吾尔族人。

盛行于官场、商场的祖籍观念,是特别典型的封建意识。山西帮、江浙帮、上海帮和各种同乡会等等,相互依附攀缘,一损俱损,一荣皆荣。尤其可恶的是,祖籍观念居然堂而皇之地与祖国这一神圣理念混合,把祖籍放大到国家层面,楞把祖国说成祖籍国,让海外大陆移民产生被祖国遗弃,没祖国了的错觉。不知祖籍国论的始作俑者,连祖国都与海外大陆移民一刀两断,到底想怎么着。

没有吃过梨子,很难想象梨子的滋味。没有在现代文明国家生活过,也很难理解没有户籍和各种籍管治着的自由。出国移民二十多年了,越来越悟出美国、加拿大等现代文明国家,并就不存在中文所说的这个那个“籍”。把国别、国家归属的nationality当成国家的“籍”的,实际上只有中国人。除了中国人,现代文明社会的人们脑子里并没有“籍”的辫子。看国家归属关系,就看是不是本国出生的国民National;看行政社会管理隶属关系和纳税权利义务,就看是不是本国公民Citizen,有没有居民身份Resident,一年中过半时间居住在哪里。国民就是国民,公民就是公民,居民就是居民,哪个身份都没有籍,也不是籍。中文传媒乱扯的什么国籍、祖籍国等等,与现代居民身份、公民身份、国民身份根本不是一回事,都是些坐井观天之人按照特色思维,以为外国人脑子里也有“籍”辫子,生搬硬套译出来的。

封建特色的各种“籍”观念和籍管理体制,一方面,对管理对象来说,就是各种剥夺国民人身权利和自由的枷锁。户籍剥夺的是居住迁徙权利和自由,国籍剥夺的是国际移民及其回祖国的权利和自由,等等。另一方面,对管理者和拥有者来说,就是闻起来很臭,吃起来很香的“臭豆腐”,就是排斥管理对象和折磨被剥夺者的某种特权。有国籍的排斥被剥夺国籍的,有户口的排斥无户口的,有本地户口的排斥外地户口的,同一祖籍的排斥其他祖籍的,等等。种种人间不平等的悲剧和利益冲突,由籍产生,由籍酿造,由籍相煎。鲁迅先生笔下的狂人,翻开没有年代的中国历史,看出满本写着两个字:“吃人”。从封建社会“吃人”这个角度看,各种“籍”无异于捆人的枷锁,煮人的锅,“吃人”的餐具。

如果说,“户籍、祖籍、国籍”是国人脑子里的辫子,那么,“海外华人”则就是“籍”辫子滋生的癞头疮。有家有国不能回,被断了祖根的数千万东南亚中国移民,成了一代又一代新中国的弃民,被国人称之为不是中国人的“海外华人”。于是,印尼等国际反华浪潮才肆无忌惮,大开杀戒,“海外华人”尸骨成山,成为全人类触目惊心的中华民族癞头疮。这个国家的“籍”观念、“籍”政策把海外移民害惨了。脑子里的“籍”辫子不剪,癞头疮不治,再过几十年,上千万改革开放后第一代海外大陆移民,又将成为几千万弃民,烂得覆水难收,不再是中国人了。

作为地地道道土生土长的中国人,移民海外,不过就是换个地方打工,换个地方生活居住而已。外国政府尊重你,允许你有权利和当地人一样,参与住在国的社会管理,给个公民身份,本来是好事,怎么就不是中国人了呢?把公民身份与居民身份等行政隶属关系与国民身份国家归属关系混为一谈,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哪个国家的国民,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本身就是白活在现代,就是没出息。

按照现代国际社会和现代文明的国家归属理念,出生在哪个国家,父母是哪国国民,就是哪国国民,就是哪国人。国民身份与生俱来,至死不变。回祖国自由,与回家自由一样,是最基本的人权,天经地义,根本不需要政府批准。政府要做的,就是保护这种权利和自由不受侵犯,绝对不可以靠剥夺这种权利和自由来搜刮民脂民膏。把上千万优秀的海外国民自动放弃给外国,非割断祖国根不可,愧对列祖列宗。回祖国不自由,把海外大陆移民当成外国人办签证、办绿卡,不但是对自家海外移民人格尊严的侮辱,也是国家国格的耻辱。

时代不同了。再讲什么人地依附关系,扯什么国家的籍、居住的籍,人走籍废,与剪了辫子就大逆不道、不再是中国人的荒唐逻辑一样,显然是愚昧可笑的。美国、加拿大、以色列、印度,甚至连印度尼西亚、菲律宾、越南等国出生的海外移民回祖国,都不用办外国人签证或者绿卡,为什么中国的海外移民就不是中国人了,非得办外国人赴华签证或者绿卡呢?是整个世界错了,还是阿Q族太落后太不开化呢?封建王朝没有国民理念,只有臣民意识。现代不可以了。天朝大国说弃民就弃民的历史,不能再重演了。

走遍世界,任何国家、政府和外国人都认定海外大陆移民是中国人,凭什么单单自己的祖国政府不承认海外陆胞是中国人,不能发个海外大陆移民同胞身份卡呢?美国加拿大的现代文明国家,不在乎国际移民是哪国人,只要符合条件,能够多创造价值多纳税,不管你放弃不放弃祖国国民、公民身份,每年都引进接受几十万。偏偏中国政府自己计较海外移民拿没拿外国公民身份,堵住回祖国自由的大门,比起阿Q来尚有不如。阿Q至少还知道洋鬼子与假洋鬼子的区别,政府高官却萧规曹随画地为牢,专门弄了个Q签证,把骨肉同胞当外国不是洋人的阿Q折腾,搞得在外打拼的自家兄弟姐妹怨声载道,若不是贪腐之心既得利益作祟,图的是什么呢?

阿Q虽愚,舍不得割辫子,但内心还是想革命的,知道把辫子盘起来,知道癞头疮不是什么好东西,讳言“癞”、“光”、“亮”,甚至连“灯”、“烛”都成了犯讳,因为那不是“高尚的光容的”,不是别人不配有的东西。现代中国人若继承阿Q思维,也应与时俱进,知道各种“籍”和“海外华人”就是脑子里的辫子和头顶上的癞头疮,不合潮流,是耻辱,应当讳言,万不可把“籍”和“海外华人”观念当荣耀,因为那是普通国人的苦难之源、肉食者的腐败之源,是自断臂膀造就的恶果,必须加快改革开放,加以根除。

华裔卡好就好在跳出了沿袭六十年的封建特色国籍思维,摆脱了海外华人不是中国人,自家人排斥自家人的自残意识束缚。不管叫什么卡,发个海外大陆移民同胞身份证明,简单易行。回祖国自由,回家自由,享有生为中国人在自己祖国应当享有的所有国民权益和自由,不单单是个回国免签,也不仅仅是个永久居住权问题。与其他现代文明国家海外移民回祖国享有国民权益一样,中国作为文明大国,海外大陆移民应该不比其他国家的国际移民差什么。

再过一年,华裔卡的试行和十年签回国潮将证明,对自己的海外陆胞好一点儿,发放华裔卡,开放回祖国自由,给海外游子报效祖国、回家尽孝提供方便,对国家统一,民族复兴,人民幸福,有百利而无一害。

大陆、台湾、海外的炎黄子孙被所谓国籍三分的悲剧,是狭隘的封建意识和窝里斗恶习造成的。宋代陆游有《示儿》诗云:“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现代文明时代,实现民族团圆复兴,回祖国自由,用不着再指望王师北定中原了,完全是祖国的内政。功德无量的善政并不难付诸实施,仅仅取决于阿Q族的改革开放文明进步和高层顺应潮流民意的果断决策。

每逢佳节倍思亲。祖国,对海外游子来说,不是一个普通的词,而是实实在在的江东父老,实实在在的骨肉亲情,实实在在的故土乡音,实实在在的万里江山。爱祖国,是上千万海外陆胞的天性和发自内心的本能,不是舞文弄墨的浅薄后生所能理解的。回祖国自由不是梦。海外陆胞不做祖国的现代弃民,铁了心争回祖国自由,不达目的,是绝不会放弃的。做人当做现代文明自由人。不争回祖国自由,逆来顺受做祖国的现代弃民,今生枉为中国人,也有愧于生在改革开放的好时代。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