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化加国子女却无法继承国籍 荒唐规则无人修正

5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8年8月8日 14:01 来源:本网编译 作者:昌西

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在2015年竞选时有一句名言,“A Canadian is a Canadian is a Canadian.”这句语法并不通顺的语句表明了总理将对来到加拿大的公民一视同仁的决心,不论他们的国籍来源于归化,还是天生。

在国籍法上,杜鲁多的自由党政府的确做出了一些改变,例如将入籍时间由居住4年变成了居住3年,并且去除了“拥有居住意愿”的模糊条款。然而,直至今日,当下的自由党政府依旧没能修复国籍法当中对海外出生公民的区分对待。父母持有加拿大国籍,却无法将使自己在海外出生的孩子继承国籍,这样荒诞的悲剧到今天依旧在不停上演。

这个问题,使得钱德勒夫妇(Patrick Chandler & Fiona Chandler)这样与加拿大关系紧密的家庭,无法让自己的孩子继承加拿大国籍。帕特里克的父亲大约50年前由爱尔兰移民至加拿大生活。虽然帕特里克的母亲是美国人,但她在多伦多出生。帕特里克除了加拿大护照之外,没有任何国家的护照或任何身份。

(钱德勒夫妇一家)

帕特里克的妻子菲欧娜是中国人,两人在帕特里克在海外教书的时候相识并结婚。当自己的第一个孩子出生时,帕特里克以为,自己的女儿会想他从父亲那里一样,继承来自父辈的加拿大国籍。

然而,在2009年,当时的保守党政府切断了这一传统。在新法之下,出生于海外的加拿大公民无法将自己的加拿大国籍传递给在海外出生的子女。不论父母与加拿大有多么紧密的联系,也不论父母是否与其他国家没有任何联系。

这样的政策将加拿大公民分成了两等:在这一问题上,出生于加拿大的公民便无需担心。在杜鲁多组阁上台后,一直呼吁对所有国民一视同仁。

据估计,目前有近320万加拿大人生活在海外,在全体加拿大国民中,有20%的公民出生于海外。对于这些公民来说,如果他们的孩子出生在海外,将无法自动获得加拿大国籍。

“如果我的孩子早生三个月,那就没有这样的问题了。”钱德勒夫妇这样表示,然而,一切都已于事无补。由于帕特里克与菲欧娜当时没有结婚,中国不承认出生的孩子为中国人。这使得帕特里克的孩子成为了无国籍人士,无法享受加拿大或者中国的社会福利资源。最终,由于孩子的祖父是爱尔兰人,爱尔兰驻北京的使馆帮助了帕特里克,就这样,他的孩子成为了爱尔兰人。

然而,这个故事却远远没有结束,由于帕特里克得到了一份在BC省任教的工作,帕特里克返回了加拿大。然而,他的妻子和孩子却还在等待加拿大移民局审批他们的移民申请。虽然在近一年后,他们的移民申请得到了批准,但是帕特里克认为,杜鲁多总理仍旧没有做到他时常提到的全民平等。

遇到同样问题的,还有出生在英格兰的丹尼拉-布拉维尔(Daniella Bramwell)。1983年,布拉维尔出生于英格兰,布拉维尔的母亲的家族族谱,能回溯到1662年法国人建立法属加拿大的时候。布拉维尔在5岁时回到了加拿大,并在这里长大。

(图:布拉维尔一家)

随后布拉维尔获得了奖学金,在多伦多大学攻读博士项目。这个特殊的项目使得布拉维尔需要往返于加拿大与厄瓜多尔。在厄瓜多尔,布拉维尔遇到了自己的丈夫马克。马克是厄瓜多尔人,这名电气工程师也做好了移民加拿大的准备。

布拉维尔在厄瓜多尔怀孕,而她清楚地知道,出生于海外的她无法将自己的加拿大国籍传递给自己尚未出世的孩子。然而,丈夫马克的签证迟迟未能获批,同时,加拿大使馆的工作人员似乎误导了她。使馆认为布拉维尔的孩子可以继承国籍。这些因素使得布拉维尔最后将孩子生在了厄瓜多尔。

同钱德勒夫妇的遭遇一样,布拉维尔的孩子没能得到加拿大国籍。而复杂的程序让这名刚刚出生的孩子连访客签证都无法申请。发放护照的机构认为布拉维尔的孩子没有加拿大国籍,而厄瓜多尔大使馆却称,自己无法为加拿大公民发放访客签证。虽然最后布拉维尔的孩子获得了加拿大永久居留的资格,但和她的母亲一样,在现行制度下,她也无法将自己日后可能获得的国籍传递给自己海外出生的后代。

媒体认为,是目前国籍法内的不平等制度,造就了这些悲剧。然而,自由党政府中的移民部门却迟迟未见行动。部门坚称,将着力使用目前已有的渠道与方式去解决逐个案例。然而,对于上述的两个例子来说,解决困扰他们的方式,其实并不需要这样复杂。删除一条制造不平等的法律,就不会让如此多的家庭陷入苦难。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