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中国大圈帮导致加拿大芬太尼泛滥 扰乱房市

1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8年11月29日 18:39 来源:本网综合 作者:牧涛

“芬太尼危机”是这两年加拿大最关注的话题之一:大量的青年人由于摄入过量而丧生,那触目惊醒的死亡数字,令人震惊。加拿大警方经过调查发现,本国市面上的芬太尼多由华人黑帮“大圈帮”从中国走私而来。这条罪恶的黑色产业链,是如何运作的呢?近日,本地英文媒体Globe News就此发表了长篇报道。

引子故事:买豪宅如同买白菜的“神秘人”

2015年10月,BC省地区的皇家骑警(RCMP)重兵出动,突袭了位于烈治文(Richmond)两处地下钱庄和赌场。突袭行动算不上成功,所有嫌犯都提前逃之夭夭,警方扑了一个空。不过,他们还是找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例如,在位于烈治文市第四街(No. 4 Road)、一个周围遍布监控摄像头的地下赌场里,警方找到了一本挂历。上面的某个日子,被画上了一个圈圈,那是骑警搜查证的执行日。

这说明,开办这些地下钱庄和赌场的人,可是有些“神通广大”的。

“Sidaway 8880”的图片搜索结果

不到一个月后,也就是当年的10月底,一个来自大多伦多地区旺市(Vaughan)中国妇女在烈治文的农场区(farmland)Sidaway路8880号购买了一幢1.3万平方英尺的豪宅(上图)。这幢宅子很是大气,红墙灰瓦、玄铁大门、门前还有两座狮子,无不显示出主人的身价。可是,这名买家只是在名义上拥有这幢价值490万的宅子,她自己并不在那里住。

房屋成交后短短个几个星期,一个新的地下赌场在那幢豪宅中“诞生”了。

被警察抄掉一处豪宅,立刻就再买上一处。在寸土寸金的温哥华,买房子如买白菜,这是什么人呢?

芬太尼交易链后的黑手:“大圈帮”

警方没有放松追缉,很快Sidaway路上的这幢神秘地下赌场成为他们的目标。在掌握了证据之后,他们再次展开行动,并取得不少战果:起获了一个涉嫌85吨毒品交易的毒枭网络,而他们正是这几年温哥华“芬太尼危机”的始作俑者之一。这些人中的绝大部分都是华人且有黑帮背景,而他们共同的名字是:“大圈帮”。

“大圈帮”起源于大陆,原是文革时期中国南部省份的红卫兵。1960年代末,这些红卫兵冲击军队机关,旋即遭到镇压,很多人入狱,一小部分人逃至香港,组成黑社会讨生活。1990年代,“大圈帮”进军加拿大,一阵打打杀杀扎下脚跟,有了自己的地盘。

毒品是“大圈帮”主要“业务”和收入来源。在近几年,他们将目光从传统的毒品转向类鸦片药物,如最近加拿大人经常听到的芬太尼 (fentanyl)。

芬太尼本是一种强力麻醉镇痛药,其药效是吗啡的80倍,一般用来缓解癌症患者的剧烈疼痛。然而,不法分子将这种处方药渐渐变成毒品,在街头、夜店当摇头丸卖,令每年都有数百计的人因过量服用而丧命。自2016年以来,本国已有超过8000人死于芬太尼中毒。在BC省,这问题已经严重到使当地人的预期寿命在十年来首次下降。

警方经过调查已确定,本国市面上的芬太尼毒品主要来自中国。“大圈帮”是这个毒品链条上最重要的一环,负责制造、运输、分加工以及销售。他们钻中国法律的空子,大肆收买政府官员和海关,在中国设立大量的毒品厂,然后走私进入加拿大。

说大圈帮同腐败的中国政府官员勾结,大批量生产芬太尼并走私加拿大,并非本国警方和媒体的无端猜测。联邦移民部曾接到一份难民申请,申请者是一位来自中国广东省的工厂主。他表示,自己曾因向当地警方举报隔壁工厂生产狂喜丸(ecstasy),而遭到黑帮的袭击。随后他了解到,隔壁工厂是“大圈仔”办的,而且同中国政府、军方和警方的官员有联系。

一位国际刑警在接受采访时候坦言:“在BC省我们已经锁定很多‘背后玩家’,但这一切都跟中国内陆密切相关。在这系列犯罪的金字塔尖,真正的幕后支持是一些政府官员。”

地下钱庄和购买豪宅:“大圈帮”洗钱的招数

“大圈帮”的“生意”做得很大,已控制了温哥华75%的毒品市场,巨额的毒资该如何洗干净呢?他们将目光放到了温哥华火爆的房地产市场上。

来自骑警的资料显示,在2015年警方曾通过烈治文River Rock赌场提供的数据,锁定了一批来自中国的豪客。他们都跟一桩国际洗钱案相关。随着调查渐渐深入,一个叫做金保罗(Paul King Jin)的51岁华人男子渐渐浮出水面。他被警方认为是这宗国际洗钱案的主要人物。

金保罗会给来自国内的开发商“现金贷款”,这些人则在国内还款,几乎没有利率。用这种方式,金可以避开本地警方对现金流的检查,以及中国严格的货币出口管制,将钱转移到中国进行芬太尼的生产。例如,警方曾发现金指示其手下,在某停车场同来自澳门的豪客接头,并给了后者多个装满现金的运动包。金保罗自己也曾在法庭上承认,他曾给一个来自中国的开发商280万的现金贷款,其中一部分用于投资温哥华的房市。

除了贷款之外,金保罗团伙也会自己购买房产。法庭文件指,他的一个手下、当地某枪店的老板,在温哥华地产业上的投资高达3400万元,包括买下了烈治文的一个农场,以及高贵林市(Coquitlam)的大量独立屋。

本案的另一个关键人物庞某(Lap San Peter Pang),也被警方认为通过他人购置了大量房产——例如前文提到的、位于Sidaway路8880号的豪宅兼地下赌场,就是他的财产,但是庞某在法庭上坚决否认。

调查还显示,该地下赌场附近的商业和居民用地价值达一亿五千万,大多与来自中国的腐败官员,以及大帮圈背景的人士相关。

警方曾对2016年温哥华低陆平原地区的豪宅交易(300万至3500万元之间)做过筛查,借过发现在这1200宗交易中,超过10%的买家有犯罪记录。这些买家中的95%,或多或少同大圈帮有联系。

除了豪宅之外,100万至300万元的普通房产市场,以及公寓炒卖交易中,可能也存在大规模洗钱问题,但是这些交易数量太多了(超过两万宗),警方无力一一筛查。

冰山一角:85吨的制造芬太尼的原料

金保罗和庞某的犯罪网络很大。据警方的线报说,里面有黑帮大佬、暴力团伙(violent operatives)、金融业者(financial facilitators),以及一些本地的地下毒品制造商,被称为“超级服务商”( Super-facilitator)。这些“超级服务商”,往往有着一个公开、体面的职业,但是暗地里是大毒枭,不知有多少人因他们所制造的毒品丧命。

帕里(Douglas Pare,下图)就是金保罗和庞某犯罪网络里的“超级服务商”。在表面上,40岁的他是一位科技公司的老板,在三藩市和西雅图都有公司,而且还是一位慈善事业的热心人,但是真让警方感兴趣的,则是他在烈治文开设的、名为Quest Research Canada的化学公司。

根据警方指控,帕里和他的化学公司从2014年开始进口用来生产芬太尼、methamphetamine, LSD和致迷药物的化学试剂,到2016年已经多达85吨,其数量之多,创下了加拿大有史以来的记录。

警方怀疑,金保罗和庞某先是从中国走私制毒原料,然后通过一个叫王戈(Ge “Gary” Wang)的人,向帕里输送。帕里在实验室制成芬太尼毒品之后,再流入市场。

2016年11月25日,警方截查了王戈的汽车,发现车上有大量来自中国的、用于生产芬太尼所需的化学原料。这些重50公斤原料,可以生产1900万片芬太尼药片,黑市价值5.7亿!

50公斤原料就能生产这么多芬太尼,可以想象一下:85吨的原料可以生产多少,而“大圈帮”网络中其他的“超级服务商”,每年又能生产多少毒品。这些毒品上市后会毒害多少人?

尽管警方已掌握“大圈帮”犯罪网络的细节,但是苦于证据不足,一直未能提起有效的指控。例如王戈被捕之后,他全盘否认指控,声称自己只是一个被雇的运输员,是警察抓错了人。

本案的核心人物、在前文提到的庞某,他早在1991年就被多次逮捕,但是从未被定罪。在法院的记录里,他曾因与一批从广东运到加拿大的大量海洛因相关而被指控;还有一次则是涉嫌武器交易,但是庞某每次都能成功脱罪。

皇家骑警还曾试图和中国警方合作,从源头入手、铲除“大圈帮”在中国的制毒工厂。可是对方对此的反应不是很积极,这让骑警方面颇为不满。

一方面不能对“大圈帮”要员进行有效控罪,一方面又无法从毒品的源头上进行遏制,加拿大的“芬太尼危机”将持续多久,还会有多少年轻人因此丧命,我们不得而知。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