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被没收1400万从豪宅搬进7平米地下室

1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1月15日 09:35 来源:加西周末
加拿大的华人都知道,作为移民国家,加拿大不光是人才精英向往之地,也是很多外逃贪官的理想落脚点。温哥华的华人,或许哪天去菜市场买菜,或是路经某个豪宅区,都可能会和通缉名单上“赫赫有名”的贪官擦肩而过。


然而,我们不知道的是,这些贪官逃脱了中国的法网,成功藏匿加拿大后,过的究竟是什么样的生活。在风光秀丽的加拿大,他们的内心是否获得过一刻宁静?在大门紧闭的豪宅中,他们是否能将自己的恶行抛诸脑后,与寻常人一般,和妻儿共享天伦?


近日,中国中央电视台播出的《红色通缉》栏目,带人们走近外逃红通犯的真实生活,引发巨大反响。

1月13日播出的最新一集节目中,一名外逃加拿大的贪官成为了主角。

蒋谦,“百名红通人员”第65号,武汉市城市排水发展有限公司拆迁协调部原部长,涉嫌贪污和滥用职权罪,2011年11月逃往加拿大。

他在武汉城市排水公司任职期间,负责武汉市一个污水处理厂拆迁项目,和人合谋虚构拆迁内容,骗取国家拆迁补偿款,获利1400多万元。

2008年,双手已经不干净的蒋谦,为给自己多留条后路,就办理了加拿大的投资移民,获得了加拿大永久居留身份。

“这个钱挣得心里有点慌吧,为了给自己留点退路吧。有很多人就是说在国内出了事之后,到了国外就没事了。”当时的蒋谦认为,自己有加拿大身份,成功落地后,就再也有没有人能奈何得了他。

带着妻子逃到加拿大后,蒋谦选择了加拿大爱德华王子岛夏洛特敦市作为栖居之地。

这座小城面积不大,人口不多,但有着悠久的历史古迹,风光迷人,非常宜居。

蒋谦向往着,能在这座城市,在自己漂亮的大房子里,用那贪来的数不尽的钱财,快活恣意地度过下半生。


但是,蒋谦虽然人逃到了国外,但还有很大一部分钱没来得及转移。

中国的追逃工作组眼疾手快,迅速冻结了蒋谦还未来得及转移的1200万元财产。

这打了蒋谦一个措手不及。不过他还留有后手——他有一个500多万的股票账户。

在加拿大的日子里,蒋谦不分白天黑夜都在炒股。他希望能通过这种方式,再次暴富,弥补那被冻结的1200万。

然而,没过多久,这个股票账户也被中国追逃小组发现并冻结了。

蒋谦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经济来源,已经彻底断了。

没有了钱,夫妻俩坐吃山空,妻子的埋怨,蒋谦的心慌,让这个刚刚在海外立住的家风雨飘摇。

最终,做惯了官的蒋谦,不得不出来干活谋生。

然而,他一不会英语,二没有本地工作经验,想找到工作难于登天。唯一能做的,就是给华人做短期的现金工。即使是这样的工作,也是可遇不可求。

经济上的压力,加上被通缉的惶恐,使得原本相依为命的夫妻二人日生嫌隙。

夫妇两人就这样混沌着,在加拿大度日如年。

蒋谦的妻子,因为跟了蒋谦来到加拿大,自己的父母已是多年未见,心中生着悲和怨。

“她为我的事,她自己父母几年没见,这也是事实。我没见父母,那是我自己做事做错了,应该受这个惩罚,但她不存在啊。时间一长,也确实有些问题吧。”

蒋谦在回忆时这样说道。

蒋谦当时希望,时间一长,他的案子或许会被淡忘。然而事实和他所希望的正好相反。

十八大后,中国高度重视追逃追赃工作,情况对他越来越不利。

首先是他国内的资产被正式没收。2012年,中国《刑事诉讼法》修正案中写入了违法所得没收程序。2015年,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对蒋谦违法所得的1400余万元款物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需要注意的是,现在在中国,违法所得没收程序,可以进行缺席审判。如果当事人缺席,就是自愿逃避,视为放弃权利。在这个制度下,作出判决以后,法院就可以执行,也可以拿着这个判决,请外国来承认和执行。

紧随其后,2015年,蒋谦被中国列入“百名红通”。

这对蒋谦来说是致命一击。

妻子得知他被列为红通后,对两人未来的前途彻底绝望,提出了分居。

“红通名单出来以后,就知道彻底没希望,彻底没前途了,这个是引起家庭矛盾很大的一方面,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分居了。”

蒋谦从和妻子的家中搬了出去,在当地一户人家租了一间地下室,独自躲藏起来,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尽可能少和人接触。

“我那个房间只有七个平方吧。觉得自己就是在坐牢吧。在国内坐牢有武警,我在那儿坐牢就自己坐自己的牢。”蒋谦苦笑着说。

然而,将蒋谦列入百名红通,只是中国方面的第一步,中国的第二步,是要通过中加两国合作,吊销蒋谦的加拿大PR身份。

不难理解,腐败分子外逃时,难免涉及移民欺诈和洗钱等行为,这在许多国家都是重罪。只要能提供扎实的证据,所在国就可以对其拘捕并起诉,一旦罪名成立,其合法身份就会被吊销,进而被遣返。

按照这一方法,中国工作组向加拿大边境服务署、加拿大皇家骑警提交了蒋谦涉嫌移民欺诈和洗钱的证据,成功使得加拿大吊销了蒋谦的PR身份。

同时,加拿大方面也对蒋谦发出了拘捕令。

这对蒋谦无疑又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蒋谦还清楚地记得,得知被加拿大通缉的消息后,在住处的厕所里看到一辆警车时的心情。

“从厕所里面看警车过来了,停在对面,还不是停在我这里,我就在里面正好看到了,几十分钟,快一个小时。就是要看着那个警车,看到它走,我才安心。”

那时候,蒋谦几乎已经花完了所有的积蓄,他要生活要吃饭,就算再担惊受怕也得出去找工作。

但是没有枫叶卡也无法合法工作,他只能去打黑工,做一些不需要合同的短期体力活儿。

夏洛特敦市的一个特点是,一年有六个月漫长的冬季,经常下大雪。因此,很多家庭需要雇人铲雪。蒋谦赖以生存主要就靠到人家家里,帮人家铲雪。

蒋谦也不算强壮,这份工作,差点让他吃不消。

“半米高的雪,人家八点半上班,你六点多钟你就要把雪铲出来。你又没有铲雪设备,就是凭一些原始的设备的话,两三点就要开始铲。我是没吃过苦的人,结果一下吃了这么多苦,也有点受不了。”

纵然辛苦,铲雪的收入一季度也就只有300加元(约合人民币1500元),蒋谦只能数着有限的钞票维持着生活。

超市里,价格最便宜的就是面条,两块多钱能买两公斤。于是,蒋谦就每天吃面条度日。“我吃面条吃一年多,没有油,就一点水,下点面,肚子怎么说填得饱呢,当时是饱了,只能这样说。”

蒋谦坦诚,自己在那几年,已经完全成了行尸走肉。“看不到希望了,我自己绝望了,我这一辈子就这样了,反正就是活着呗,像猫一样,狗一样,猪一样,你就是活着呗。”

在这种绝望的生活当中,蒋谦产生了回国自首的念头。他通过中间人联系了追逃工作组,表示愿意回国自首,希望能获得从宽处理。工作组把相关政策详细作了解释,劝他早日作出正确选择。

收到工作组的反馈后,蒋谦反复比较,也觉得在加拿大过这种苦日子,不如回国去面对该承担的责任。

“他们的话是对的,你无非是晚几年回来,这么大的力度下,晚几年回,我这几年在国外也不是享福啊,也像活死人一样,我干吗不回去解决问题呢。”

2016年9月22日,蒋谦终于从加拿大回国自首。

在加拿大漂泊的这5年,蒋谦没有过上自己想象当中的风光生活,反而最后妻离子散,自己过得“如同猪狗”。这样的结局让人唏嘘。踏上归途,也许是最好的选择了吧... ...

在中国和加拿大两国合作夹击之下,那些身在温哥华的贪官,又能撑到几时呢?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