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支暴力事件多发:多伦多枪患怎么治?

5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1月18日 10:41 来源:来稿 作者:Lydia Sun

2018,多伦多,枪击案

过去的2018年,被很多人称为多伦多的暴力年:96起谋杀案创了二十年来的新高,而其中的51起枪杀案也破了十五年来的记录。

6月,世嘉堡社区儿童游乐场,一名9岁和一名5岁的女童被枪射伤。

7月,多伦多东区希腊城,枪击案夺走了18岁女孩和10岁女童的生命。

9月,多伦多市中心,一名15岁的男孩中枪身亡。

12月,北约克一小学门外,放学之前发生了枪击案。……

这个单子可以足足列满20页!从多伦多警局的官方数据来分析:2018年全年共发生424起枪击案,相当于平均一天一起,每周都有一个人死于枪杀!

我们不禁要问:枪击案已经快成为多伦多的常态了吗?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枪支暴力?这引起更多的关注了吗?怎样才能解决这些问题呢?

上帝保佑你,今天没有被枪杀!

“枪支暴力问题自从上个世纪90年代就一直存在,根本就没有得到解决!”Francis Atta 在北约克“著名的”Jane-Finch社区长大, 18岁的时候,他失去了最好的朋友。“他也是18岁,被人打了4枪。他就是单纯的去找朋友玩,有人以为他去抢地盘,就开枪打死了他。” Francis Atta 说,在黑人聚集的这个社区,随随便便一个人,都有类似的故事。

“在这里,枪击案已经渐渐变成了常态,如果今天你活着,就上帝保佑了!” 同在Jane-Finch社区长大的Dwayne Wright,他的一个好朋友也死于枪杀,身中10枪。他说,这个 社区枪支暴力问题非常严重,有很多年青人都活不到30岁,甚至25岁。

“以前枪支暴力问题仅仅影响多伦多的边缘社区,像北约克的Jane-Finch,Rexdale 社区,东边的Malvern社区, ” Francis Atta说,“现在枪击案频发,多伦多市中心,购物商场,富人住宅区,大家都开始关注了。如果枪支暴力问题在上个世纪90年代就得到重视,给予解决,多伦多就没有今天这个枪患猛于虎的局面了!”

枪支暴力,谁该关注?

媒体当然最关注。各大媒体头条,电视网络现场直播,受害者目击者采访,反复播放嫌疑犯开枪杀人的录像,看客们有如欣赏大片一样激动。

政府官员们要关注,他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情况,征求意见,寻求解决方法。

伤心愤怒的受害者的亲人,朋友,同学,邻居,同事们关注,没有人希望悲剧再次发生在别人身上。

枪案频发的边缘社区的居民们关注,他们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哪天被枪杀,或者用枪夺去他人的性命。

还有谁该关注?白人?黑人?华人?穆斯林?希腊人?印度人?。。。这些来自世界各地而聚居多伦多的所有人,都应该关注!因为我们受够了街头巷尾随时有可能听到的枪声!因为我们受够了餐馆,商场,学校门口,甚至孩童玩耍的公园里出现持枪暴徒!因为我们受够了听到令人心碎的受害者的故事!

“我有一些很优秀的黑人朋友,甚至中国朋友都成为了枪支暴力的受害者,非常令人痛心!” Francis Atta 指出,如果大部分犯罪预防措施有效的话,也许持枪杀人者就不会酿下惨剧。

“多伦多是世界各民族大拼盘的城市,枪支暴力影响着我们这里每一个人的生活。”Dwayne Wright 相信每一个人都想要改变这个状况,大家必须都要一起努力,合作才会带来改变。

为什么会有枪支暴力?

“多伦多是北美的第四大城市,随着人口的增加,大城市都会面对很多的社会问题需要解决,枪支暴力问题也是其中之一。”封赖桂霞(Cynthia Lai)是2018年多伦多市新晋的议员,她负责23区世嘉堡北区,促进社区安全是她在竞选时提出的核心提案之一。对于2018年多伦多高发的枪击案,她也非常关注。 “我们发现这些枪击案的大部分嫌疑人都是年青人,这成为一个青少年的问题。”

Francis Atta 是一名社工,他在Jane-Finch社区里做青少年辅导员。他认为目前社区里面没有足够的资源和项目提供给青少年,而且本地的企业也不愿意雇佣当地的年青人。不被理解,被歧视,没有工作,没有积极有意义的事情做,年青人想要挣钱,那就用最简单粗暴的方法:抢劫,贩毒,加入帮派!黑帮有枪,还会因为抢地盘,发生枪战。

一直个人创业的Dwayne Wright也认为,很多年轻人没有好的学习榜样,导致了他们错误的认为加入帮派是很酷的一件事。还有一些孩子从小有创伤,或者抑郁等精神类的问题,但是没有得到重视或者正确的治疗。如果碰巧拿到了枪,这会导致他们作出一些极端的错事。

禁枪能否解决问题?

“禁枪是不能彻底解决这个问题的。比如说,你开车会有很多意外,那你不能说就不开车了?” 市议员封赖桂霞说,去年11月,多伦多市长庄德利呼吁市民参与联邦政府的禁枪网上调查。当她听到庄德利市长提出禁枪的时候,也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但是作为议员,总要接触到很多不同的声音,“我个人觉得,禁枪对真正合法持枪的人就有一点不公平。”

“大部分枪击案的枪都是非法的黑枪。很多不法分子利用芳邻卡(NEXUS)到美国买枪,走私到加拿大,然后卖给黑帮牟取暴力。” 市议员封赖桂霞说,最近市长庄德利还发表言论希望严惩往加拿大走私黑枪的不法分子。

“我觉得多伦多禁枪是治标不治本。我们要从草根来解决问题。” 市议员封赖桂霞强调,根本问题就是青少年预防犯罪和防止他们加入帮派。

“枪没有杀人,是人杀人!” Francis Atta 希望政府找到更好的方法去有效预防和教育年青人,甚至小孩子。

治枪患从草根开始。

在议员封赖桂霞负责的23区世嘉堡北区里,有一个“出名”的社区Marvel ,“相当于北约克的Jane-Finch社区。曾经青少年犯罪问题和枪支暴力问题都很严重。但是在去年2018年枪击案频法的时候,这个地区却显得很安静。为什么呢?因为最近我们在社区里面了投资很多资源,给不同的机构,去办很多活动,去教育青少年,令他们离开帮派活动。”让市议员封赖桂霞印象深刻的是,她最近去参加一个叫RISE(Reaching Intelligent Souls Everywhere) 组织的活动,年青人们用摇滚音乐和律动来表达他们的情感。“如果青少年们的时间,都用来去做振奋鼓舞他们,并快乐有意义的事情,他们就不会有兴趣参加帮派活动了。那么社区一定会变得越来越安静,没有枪声。”

“还有,我们要提供更多的免费培训,让年青人建立自己的优质的生活方式。” 议员封赖桂霞补充到,家庭教育也非常重要,如果父母可以对孩子从小就灌输好的理念,并作出好榜样,孩子长大以后也会对周围的朋友作出好的影响。

Francis Atta 也非常赞同家庭教育的重要性,“一些家长如果不知道怎么培养孩子,就要多参加亲子教育方面的讲座,来学习技巧。”他认为,学校教育体系也需要改善,提高老师,社工等一线工作人员的素质,让他们热爱教育工作,这会对学生的未来有很积极的影响。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Dwayne Wright 希望政府能够投入更多的资金给社区,建立更多的项目和活动给青少年和家庭,“打开国门,帮助外人,还不如好好投入社区建设,解决我们自己的问题。这样我们才能有一个更好国家和未来。”Francis Atta 认为除了投入资金建立青少年防止预防犯罪等项目以外,还需要一套健全的评估系统,来评定哪些项目更有效。

好消息。

联邦政府在2018年12月20日宣布,拨款700多万元,来帮助多伦多打击枪击暴力事件。其中$670万元用于未来五年的多伦多社区防止犯罪和介入计划,旨在解决年轻人参与帮派的根源问题。另外$40万元用于未来两年多伦多警队在8个重点社区建立社区警员项目。该项目将为高风险的年轻人提供生活技能培训和防止参与帮派的培训。

“多伦多市政府马上就要进行2019年的财政预算,市长也承诺投入更多的资金进行社区安全建设。” 议员封赖桂霞认为预防胜于治疗,如果有好的经验,还有经费,需要有好的牵头人去实施,并且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够见到效果,不过我们要有这个远见。

截至2019年1月14日,多伦多的枪击案已达17起,平均一天1.21起,比起去年的平均一天1.16起,略有提高。希望今年不要再破记录。更希望大家一起努力,建设一个繁荣安全的多伦多。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