耗巨资打官司:加拿大华人社团起诉联邦政府案

14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2月19日 08:49 来源:华侨梦Overseas 作者:谢琰

这是一起注定要载入史册的海外华人诉讼要案。民告官,从诉讼主体的悬殊落差,已注定这是一条从起步就注定艰难的道路。但,让人关注地是,整个过程中,华人不屈不挠的尊严诉求,以及政府对华人印象的颠覆……

“此战无关利益角逐,实为华人尊严而起! 拼舍个人荣辱,力挽全局之势……”

—— 埃德蒙顿华埠及地区商会会长 黄明越

2018年12月10日,加拿大阿尔伯塔省级法院,这起被称为”加拿大第一起华人社团诉讼联邦政府案“ 正在进行中。法庭内,全庭爆满;法庭外,万众聚焦:

本案申请人埃德蒙顿华埠及地区商业联合会代理律师向法庭诵读申请书:要求司法复核联邦政府在唐人街设立三个毒品注射屋的决议,并反对加拿大毒品政策联盟组织(Canadian Drug Policy Coalition 简称CDPC)参与诉讼。

庭审进行的几个小时里,本案申请人华埠及地区商会会长黄明越内心波澜起伏:回想从2017年至今,一路走来的风风雨雨,从谈判博弈到最终走向司法维权,所有的艰辛与积压在心底的忿懑,似乎在这一刻都找到了出口……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

历史的小人物,往往在某一瞬间爆发出惊人的力量,让人久久铭记。埃德蒙顿唐人街, 有着一百多年温和民生的华裔,从来也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们会拿起法律的武器,走向舆论的风口浪尖!

2019年新年前夕,【华侨梦】对本案的申请人代表黄明越先生进行了独家专访 ——

从恬淡无争 到愤然觉醒

今年55岁的黄明越祖籍中国广东。自小随父母移民加拿大,经过多年的辛苦打拼他在埃德蒙顿开办了中医针灸诊所,服务各族裔的朋友。2016年,黄明越被推举为华埠及地区商业联合会(以下简称华埠及地区商会)主席,备受商户拥戴。因为他脾气好,人宽厚,够义气,所以人们亲切地叫他“明哥”。明哥喜欢美食,喜欢交朋友,也是出于这样朴素的目的,2017年他和同乡一起成立了广州联谊会(后更名为阿尔伯塔省广东联谊会)担任会长。 “无争淡泊”,是黄明越的座右铭,而谁曾想他的平静生活在2017年被彻底打破……

2017年3月的一天,埃德蒙顿某英文报纸上登出一则消息,报道称联邦政府已经批准在唐人街及环绕地区建立四家毒品注射屋(以下简称注射屋),其中一家设在华埠地区附近的医院内(只为住院病人提供服务,不在诉讼焦点中)。黄明越登时惊呆了:“没有通知!没有商量!联邦政府的合议过程分明违法!而且,选址考量也令人生疑,为什么要选中唐人街,而且一扎就是三个? 这分明是划了一个圈包围着唐人街啊!”

毒品注射屋

毒品注射屋,就是让吸毒者在受过培训的医疗人员监督下,使用卫生注射器具给自己注射毒品(以免他们在注射过程中死亡)。毒品是注射者自费。 此方法系加拿大首创,并于 2003年由联邦政府出资,温哥华市政府主持开设,在温哥华东区设立了第一座毒品注射站。长期以来一直是加拿大激烈争议的话题。前任联邦保守党政府哈珀(Stephen Harper)总理认为这等于“鼓励犯罪”,一直试图中断联邦政府补贴,迫使其关门。由于“注射屋”被设置在温哥华唐人街隔壁,这座历史悠久、上世纪90年代还红极一时的华埠不到20年就彻底衰败。

四个注射屋在唐人街的位置,

备受争议的为:

the Boyle McCauley Health Centre,

George Spady Centre,

and Boyle Street Co-op.

黄明越的祖辈是加拿大铁路华工,因曾受到人头税等不公正盘剥,华人后裔由此曾把联邦政府告上法庭,这也是赫赫有名的海外华人诉讼第一案。最终,加拿大政府向华人道歉,并作出经济赔偿。所以黄明越对此案有着更深的理解。他认为,尊严无论是在历史还是在现代的今天,都是整个族裔的自我争取而不是别人的施舍。 这也促使他后来成为唐人街保卫战坚定的引航人。

随着对唐人街注射屋设置事件的调查,更多疑点浮出水面。 Mccauley 社区及当地居民志愿者调查发现,这是一场至少五年前政府就酝酿成熟的计划,并且有意识地封锁消息,直到2017年才以新闻报道的方式公之于众。

居民 Cris Basualdo手捧文件对CBC记者说,”注射屋选址在唐人街是联邦政府几年前的决定,但是没有任何人与当地社区居民进行过沟通。“

居民代表们说,他们找到的文件证明了埃德蒙顿市政府是如何紧密地参与整件事中,直到公布消息一刻,都没有人与社区居民沟通过此事。受居民代表们所托,这些证据被华埠及地区商会保存,他们据此向国家卫生部、省政府、市议会写信提出质疑。 2017年4月27日,Access to Medically Supervised Injection Services Edmonton (AMSISE组织) 派遣了代表, 也是社工(Social Worker)与华埠及地区商会代表,进行了第一次沟通。

Access to Medically Supervised Injection Services Edmonton (AMSISE)

译名,注射服务公司。为联邦政府在各城市推行毒品注射屋排除障碍的服务公司。其理事会成员,由护士、社工等各领域人士组成。现任主席为Shelley Williams 女士。

AMSISE组织也被涉入本案。

AMSISE 组织主席 Shelley Williams

在初次会晤中,AMSISE组织代表说,注射屋在建立之前曾经征徇了600人的意见,这引起居民代表及华埠及地区商会代表的质疑,他们奇怪如此巨大的数字里为何没有一间唐人街商户被询问。对此,该组织未置可否。

华方代表指出,拯救生命,无可厚非。但是,在对注射屋存在的意义还有争议的当下,就要如此大规模地盘踞唐人街,有“侵入性”之嫌,令人难以接受。他们以温哥华唐人街举例,该地区在建立一个注射屋后,经济就被破坏贻尽。而埃德蒙顿唐人街要建三个注射屋,其破坏性及影响力之大,不堪设想!

在会谈中,华人恳切希望政府体谅一方民情,给予妥善的处理方案。 会谈次日、4月28日,黄明越按正常安排飞往温哥华度周末,刚刚飞机落地,做为主要联系人的他就收到了市政府的一个通告,通知其将于5月1日早上7:30市议会将就此事举办听证会,华方可派遣代表参加。

这顿让黄明越措手不及!“时间紧,又是周末,很多人还要上班,华埠及地区商会费尽辛苦才通知到华人社团,我们准备得太匆促了!” 有很多华人不知情,还埋怨黄明越通知晚了,黄只有把委屈吞入肚里。

2017年5月1日听证会现场

5月1日,几十名华人代表匆匆赶到现场。他们中有社团领袖,有普通市民。当11位市议员最终的投票结果 10:1公布后,再次全场晔然 —— 10人赞成,1人反对。而,更让很多华人大跌眼镜地是,市议员Scott McKeen 竟身着运动装出席听证会。这种轻视的态度,令出席现场的很多华人印象深刻。

Scott McKeen在呼召选票

Scott McKeen(左)在听证会当天身穿运动装被人拍下

据本地媒体报道,市议员 Scott McKeen. (WARD 6)正是最早提出在唐人街建立毒品注射屋的提议者。 在2017年10月CBC新闻记者对其的采访中,Scott对记者说,此决议的通过,使自己成为力推注射屋的冠军。他强调,“选址在网站公布后,令人奇怪地是,没有任何人发邮件或打电话给我。” 而,Cris Basualdo等居民代表及华人志愿者的说法是,根本没有得到通知。

说法的大相径庭,令人无法接受,迅速整个华人社区团结行动起来,拉开了保卫唐人街的维权序幕! 这也是第一次华人前所未有的集中起来,中华会馆、华埠及地区商会、洪门民治党、广东联谊会、停不住俱乐部、福建同乡会、天津同乡会等各社团组织,通过各自的媒体渠道发出呼召,并大规模开始组织和准备这场游行请愿活动。

各社团领袖在中华会馆集会

2017年5月6日中午在City Hall 门前,大约近700民众参加这场游行。 有的社团全体会员统一着装白T恤,上印“我爱唐人街”的标语,手举标牌。 无论是上班族、在校学生、还是老人,都涌到现场声援。

黄明越会长在队伍中讲话

2017年5月

第一次游行现场

不久后, 华人社区再次举行第二次游行请愿活动,这次的地点主要在 legislature 门前,近300人参加。

第二次大规模游行请愿

各社团领袖表达诉求,力陈注射站建立后对唐人街的永久伤害

这场游行的意义,已经远远超过了一条唐人街的维权诉求:当白发苍苍的老者、行动不便的残障人士、正当学龄的孩子、以及各行各业的华人共同为整个族裔的权利而高呼平等时,唐人街维权保卫战已唤起了整个民族的尊严觉醒。这场行动震惊了市议会,他们立即派代表传声表示愿意进一步协商和谈,并请华人社区静心等待一段时间。那一时刻,很多人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2

从反复权衡 到背水一战

值得一提地是,这一行动也得到了很多其他族裔的支持。同时,市议员Tony Caterina (ward 7),也是这次惟一投反对票的人,赶到游行现场声援华人。 这些都极大地鼓舞了唐人街的游行华人。

市议员Tony Caterina 投票反对建注射屋在唐人街。

华人的呼声也引起了加拿大联邦议员的关注。国会议员Kelly Diotte 举办了市民大会听取双方意见,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很多市民找到我表示对注射屋建立的不满和对程序合法性的怀疑,他们的声音应该被听到。“

Kelly Diotte 说在他的选区里很多人把注射屋称为“ shooting galleries”。这一言论引起支持注射屋为首的市议员Scott McKeen等人的强烈不满。

国会议员Kelly Diotte 到现场声援游行

市议会迟迟没有结果,华人在焦急地期盼中,直到4月份市议员大选结束的翌日,市政府才公布最后结果—— 原计划不变:注射屋将如期开放!这一纸消息,在唐人街如重磅炸弹!有的人丧气,有的人退缩,而有的人却在挫折与困难面前,更加坚定……

黄明越带领华埠及地区商会主办唐人街庆新春活动

黄明越是其中的一个代表,他没有放弃。 在对市议会彻底失去指望后,他带领大家寻求法律的支持。在咨询法律人士后,经过审慎考虑,最终决定以华埠及地区商会的名义申请法庭要求联邦政府进行司法复核,重新对注射屋选址程序合法性进行评估。

2017年11月15日,黄明越清晰地记得这一天,他郑重在申请司法复核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注射屋开放的时间临近,他满脑子想的就是——尽快筹措五万元的高昂律师费。 但他不担心,因为他知道他的身后还有数万的华夏手足!他请求律师立即着手准备官司,宽限其几日交款。 现在回想起来,黄先生说,“当时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一心想着就是快点争取诉讼时间!”

带着悲愤的心情,黄明越连夜起草了那封在华人间红极一时的告召书——【背水一战】。信里他这样写道,“唇亡则齿寒,在抗争的路上,我们不要做一支沉默的蝴蝶,当千千万万的蝴蝶振翅高飞的时候,方能震撼居高位之人聆听我们的诉求!”

这封信迅速从唐人街射出,在无数的手机微信群内传播,在整个华人圈里持续发酵……

唐人街众业主商家率先响应,黄明越等首笔筹得善款3.5万元,紧接着其所执领的广东联谊会众会员也积极捐赠4000多元,在会员不足200的组织里,捐出这样大一笔数目,非常惊人。会员吴秀华女士在采访中说,”黄会长的精神感染了我们,他们承受了所有华人的重担在身上,身为华人一份子我们必须支持!“

就在筹款的时候,市政府代表再次与商会理事们接洽,在这次沟通会里,代表们表示,已经收到了法庭通知书,警告黄等人不可以用商会的经费打官司。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整个唐人街正在拼尽全力准备这场尊严之战。

一场声势浩大的唐人街保卫战筹款晚宴正在悄然酝酿中。2018年1月20日,中华会馆和华埠及地区商会联合主办,洪门民治党等数十家等华人社团参与支持,在金汉龙庭大酒楼共同举办的首场捍卫唐人街社区安宁坚决寻求司法复核筹款晚宴。

中华会馆主席李世昌先生

在发表致辞

献唱岁数最长者梅广寿先生

活动当天,主办方筹得3万余元善款。所有善款由黄明越与林竟新先生共同保管。在筹款晚宴结束后,他们又陆续收到了善款。累积金额,共计七万余元。在这一次的活动中,充满展示了华人团结积极的精神力量。这笔钱用于交付了律师费,Parlee Mclaws LLP 律师事务所经过数月的准备和交流后,一纸诉讼将联邦政府司法部告上法庭请求司法复核唐人街注射屋选址。

3

从谈判求和 到艰难维权

在呈交申请书后, Canadian Drug Policy Coalition (简称CDPC) 加拿大毒品政策联盟组织要求加入本案成为第三方, 并呈交了协议备忘录。提出如下要点:

1.依据国会于2017年5月修正的 Controlled Drugs and Substances Act 加拿大受管制药物和物品法(简称 CDSA) 法案56.1,其第一目标是保护加拿大的公共安全;第二目标是适当地保护使用管制药物的人们不要被剥夺在注射屋得到健康服务的权利。

2. 根据56.1内容,CDSA专注于提升立法机关的政策执行者在执行过程中减少阻力,而没有义务去支持在推行政策的过程中,其实施的程序对第三方是否公平。

3,如果把程序对第三方的公平性纳入法庭考虑范围,将影响立法机关决策者的公共目标,以及削弱国会对宪法权利的立法保护。

CDPC 提出事实陈述: 第一,他们将以公平中立的位置进入本案;第二,提醒法庭如果纠结于对第三方的程序是否公正问题,会对未来注射屋在加拿大的推行带来阻力和影响。并对国会意图带来偏离。

CDPC提出此案的焦点在于,第三方的程序公正性是否与2017年5月修正的管制药物和物品法律法案56.1及国会今年5月修改此立法的目的相一致。

随即,该组织用二十多条例据,其中包含一些国会议员的发言,来例证相关法律对第三方不存在程序公正的义务,相关法规也并不要求法定决策者在决策过程中咨询社区代表。并强调,使用毒品的人通常由于耻辱和歧视而不能享有健康服务,而此案如果依据申请人所提的程序合法性纠结,将会破坏国会立法的初衷与意图。

Canadian Drug Policy Coalition

加拿大毒品政策联盟

根据其网站的解释为,加拿大毒品政策联盟是一个独立的社会组织,其致力于改善和提高加拿大管制药物的相关法律法规。而在一些媒体的说法是,其存在是为了注射屋在各地的推行,扫清障碍。

突然加入的第三方CDPC,为申请人华埠及地区商会的律师团增加了新的工作负荷,他们开始着手整理抗辩证据。黄明越方一次次与其沟通,进行咨询及提供信息。2018年10月31日,律师团经过30天的紧张准备,如期呈交答复书。而诉讼费在这个过程也加速消耗,很快再次告罄。

在突然延长的诉讼准备工作中,所有的第一笔善款全部支付了律师费。但是依然不够,在这种情况下,黄明越方决定再次筹款。他们呼召商铺再次捐款时,有的华人态度开始转变。有的人质疑律师费的去向,有的人对诉讼周期延长表示不解。还有一些人,随着时间的流逝,眼看着三个注射屋如期开放了,逐渐丧失了信心。

一些谣言也开始在访间流传:“谁签字反对唐人街开办注射屋,注射屋就要被开到他家的小区里去! ” 还有的商户因误拾唐人街路边废弃的针头而扎伤,所以心有惊悚,担心如果注射屋不能开放了,会有更多的针头出现街头。这些错误的想法,令志愿者在收集签名过程中遇到阻力,但是大家从没有动摇过决心,并一直坚信司法诉讼是唐人街生存的惟一出路。在黄明越等社团领袖的带领下,更多的华人选择支持和坚信。

在注射屋开放后,唐人街废弃的针头越来越多

2018年11月23日,捍卫唐人街筹款晚宴再次举办,华埠及地区商会主办,亚省广东联谊会、粤之韵、翩翩舞团共同协办。埃德蒙顿的知名歌星范芬芬鼎力献唱,当晚这位娇小的女士唱足三个多小时,站足全场,令人钦佩!她说,“ 我也是华人一份子,有黄会长这样的领袖在前面为大家领路,我们是在为自己争取权益!”

有多少人会来现场?有多少会继续选择支持?他们没有时间细想。海报发出后,黄明越与他的手足们一直忙于筹备晚宴。这一天雪势浩大,站在Howard Johnson Hotel 门前迎宾的黄明越看到了一辆辆雪地中疾驰而来的车辆,各社团代表、还有素不相识的民众冒雪前来时,他的眼角湿润了。这一夜,歌声欢跃,舞姿翩翩,社会各界四百余人参加晚宴,共筹得一万余元,此晚之后,又陆续有人捐赠。此后,善款再次用于交付律师费及官司进展中所产生的费用,华人的努力在积极推动着案件的进展。

4

从晦暗懵懂 到柳暗花明

终于,案件迎来了庭审的那一天。2018年12月10日,华埠及地区商会的律师团在法庭上的精彩反击,至今都令人印象深刻。当庭,代理律师针对CDPC组织向法庭提交的备忘录,指出 CDPC不应被纳入本案第三方,依据如下:

首先,此案没有证据支持第三方CDPC组织可以加入案件审理程序。CDPC在提交的依据中,选择性地摘取 Hansard (汉萨德)议会纪事资料,以证明推行注射屋的进程中,社区不应被纳入此过程的考虑对象。但是,如果完整读过汉萨德资料则会发现, 立法体制所适用的判例证明,事实并非如此。 2017年CDSA修正案规定了平衡的决策方法,要求决策者考虑社区的立场。这完全符合、也适用于本案申请人华埠及地区商会这样的社区群体的公平义务。

此外,CDPC组织的论点对本案的事实的适用范围有限。由于所有这些原因,应拒绝纳入CDPC,法院应承认在本案的独特情况下,被告有程序公正的义务。

本案双方可以认定的事实为:


1. AMSISE根据CDSA法律中的第56.1条向卫生部长申请允许他们在埃德蒙顿市唐人街附近经营三个受监督的注射站;

2. 申请人华埠及地区商会是位于注射站内和周围的商业协会。在申请过程中,申请人被邀请向部长提交有关网站的意见。申请人还被邀请与部长会面以表达其意见;

3. 部长批准了这些注射站的安置。申请人寻求在程序公正和次级审查的基础上,对批准站点的决定进行司法审查。申请人声称此决定将直接影响公共利益;

4. 根据案件管理,法官于2018年9月13日授予的命令,第三人CDPC被授予在司法审查申请中的“第三人参与诉讼者”。该命令明确规定,CDPC有权进行干预,但“条件非常有限”("very limited terms")。

5. 与内部司法审查申请相关的其他事实在申请人的申请备忘录中列出。

第三方CDPC将本案的焦点定为,根据 CDSA法规第56.1条以及议会2017年5月修改此法的目的,当事人是否对申请人(华埠商会)负有程序公正的义务。

申请方律师提出论点:

1. 联邦政府应承担程序公正的义务;

2. 2017年对CDSA法的修订,未曾取消咨询社区的要求。

其依据主要如下:

1.无明确的立法语言表述 “取消程序公平“的责任;相反,CDSA法还有具体规定允许申请人在申请过程中的意见要被考虑进来。具体讲,在CDSA第56.1(2)和(4)节,明确提出要考虑申请人等社区团体及公众的参与。同时,卫生部长特别邀请申请人提交材料,并表示将考虑申请人对AMSISE提案的评论或关注。部长办公室还明确要求与申请人代表会面,讨论对此案的担忧。很明显,部长办公室也认为申请人是有权参与程序的一方。因此在本案的独特情况下,申请人在决策者面前具有一定程序的参与权,在没有明确的立法语言的情况下,参与必须注入公平的义务,因此申请人认为公平的责任必须提起。

2.与CDPC组织所提的说法相悖地是,2017年CDSA法的修订中并没有取消社区咨询的要求。CDPC依靠Hansard (汉萨德)议会纪事选择性摘录来支持其论点。如果通读汉萨德全文则发现,议会在第56.1条款下规定评估豁免申请时必须考虑社区协商

56.1(2)条款

相关法规

根据第(1)款提出的豁免申请,应由部长决定,以公共健康利益为前提,考虑并参考如下因素:

(A)注射站对犯罪率的影响

(B)周围环境对注射站的需要

(C)支持注射站的行政结构

(D)可用于支持注射维护的资源

(E)社区支持或反对的表达

这五个因素,包括社区支持或反对的表达,已被纳入立法。同时,律师团用收集到的大量证据,指出多位政府要员也特别对征询社区意见给予重视。其分别引用了卫生部长 Jane Philpot于 2017年3月29日,2017年5月17日发表的声明,表明“政府绝对支持社区协商”,“社区必须有机会提供意见。” 同时,还引用另一名下议院议员的讲话,其中特别提到,“我们的政府正在建立一个尊重加拿大最高法院的决定和标准的授权程序,包括卫生部长在审查注射屋申请时,必须考虑社区支持或反对的意见及要求。”

最后,律师团指出CDPC错误地认为,承认申请人公平的程序义务会 “拖延法定程序,从而造成复杂性的延迟”,并指出公平的责任是创造“程序障碍”, 这个论点必须被驳回。 公平义务的基本原理之一,是遵守适当的程序,使将决策在运用中更加准确,信息使用和考虑方面更周到。律师指出,事实上,在这种情况下承认公平的责任,将加速决策的制定过程。建议公平的过程是延迟创造的复杂性从根本上误解了程序公平的整个目的。申请人提出,这会增强而不是影响部长的决定推行的执行力。

综上所述,第三方在没有充分了解案件的情况下提交材料应属无效,法庭不应接受。而且本案的本身并非如第三方所理解的,这不是要求任何过度繁琐的程序,而是一个社区请求公平参与决策机会的正当诉求。

黄明越与他的手足:广东联谊会的兄弟姐妹

整个过程,申请人律师准备证据充分,条理清晰。第三方没有举出任何新证据。法庭在认真听取答辩后,宣布择日开庭宣判。走下庭审,很多华人走上前来与律师团一一握手,感谢他们为案件所付出的巨大努力! 有的人还激动地抱拥着黄明越的肩说,“明哥,这个律师团真是一流!请的太好了,他们的表现太精彩了,说出了我们的心声!”

走出法庭,黄明越不停收到短信,有询问案件进展,有交流振奋心情的。黄明越长长吁了一口气,在600多天的日日夜夜里,当他在一边微笑着给同仁打气和加油时,一边在面对同胞的种种误解,有谁知道他又是顶着怎样巨大的压力而走过时间的考验呢?

在案件接近尾声时,黄明越请求通过 【华侨梦】媒体第一次把所有的账簿往来公开:“这是我与林竟新先生共同保管善款的明细往来,大家可以看到,我们的每一分钱都花在了什么地方。律师费是最庞大的一笔支出,因为第三方的介入,导致律师又花费了大量时间在准备对抗,所以律师费有所增加,希望大家能够理解。”

这是账簿往来明细:在2018年10月31日交完又一笔律师费后,

账面所剩余额只有567元。

律师费的往来单据

时至今日,从唐人街,乃至整个华人社区都在等待着最后的一纸判决。 原定的2019年1月下达判决,姗姗来迟。黄明越们依然在执着地等待,他们相信无论结果怎样,正义必将胜利。 “我们希望有更多的法律志愿者给我们提供司法解答,这样可以减少一些律师费的开销。也希望有更多的华人来关注这起案件,签名或捐款支持这场行动。兹事体大,系关全体华裔的尊严。我们在争取一个平等的诉求,而这个是有法可依的,也原本就应该得到保护的。”

说这句话时,黄明越目光炯炯,清亮的眼睛望着前方充满驽定……

采访手札

印象:君子黄明越

这是一篇特殊的报道,因涉及诉讼情节复杂,报道必须严谨及准确。【华侨梦】不辱使命,经过近30天的收集与陆陆续续地撰写,终于成文公布。在此,非常感谢朋友们对媒体人的信任。这里,有一位人物的贡献不可绕开,这就是黄明越先生。此前,我与黄会长席交集不深,但听闻他是一位低调有为的侨团领袖。随着本案采访的步步深入,我渐渐被黄会长所展现的领袖气魄和君子气节而深深折服。几件小事,以飨读者。

何为领袖?心怀大局,信念坚定,面对前途无私无畏。有例为证—— 一个无惧的签名。在律师楼完成申请书后,黄明越在签上自己的名字时没有一丝犹豫。正如广东联谊会的会员们说的,“会长签下字的瞬间,就替我们所有华人扛起了这个担子!” 黄会长事后回忆说,当时不知勇气何来,但落笔无悔。法律不是儿戏,如交不上款,后果不堪设想!那一时刻,是责任的趋使,让他根本没想这些,萦绕脑间的就只有一个念头“ 在注射屋开放前,抓紧争取更多的诉讼时间。”

何为君子?这里有两件小事分享。第一,面对同胞的误解,黄会长和声细雨、恳恳开导;面对来自强势的威胁利诱,黄会长还以声色。这个温文尔雅的君子甚至怒而拍桌,众前疾呼,“践我同族尊严,可忍孰不可忍!” 君子者,权重者不媚之,强盛者不附之,弱者不欺之。

第二件小事。在第二次筹款晚宴上,因节目安排环节出了问题,大家捐的款没有及时送到台前。第一曲歌毕,没有分文捐赠。黄会长听说后,立即从自己腰包里掏出200元交上,那一时刻他满脑子想得是图个头彩大吉。此后,竞拍国画他又拍出900元。整个案件,他自己花费了多少却从来没有算过。在采访中面对我的提问,他算了几次也没有算清。君子不苟求,有求必有义。君子不虚行,行必有正。

而,君子之怒一旦燎燃,又岂能轻易而熄? 战,则赴之全力! 两年来,黄明越动用自己所有人脉资源努力筹款,一次次与涉案人和律师交涉,倾尽无数心血。爱憎分明的他,还摘下了诊所里所有与市议员的合影,于他心中,华人所求是正当防卫,这些所谓“洋大人”的态度已经通过投票表明心意,不必故作姿态。 穷不失义达不离道,此君子行事之准。

广东联谊会的兄弟姐妹,是黄会长最有力的支持。他感谢这些忠实的会员一路跟随风雨与共,无论捐赠还是出工,都奉献了自己和家人的最大值。会员吴秀华说,“广东联谊会是在准备2019春节联欢会和与广东两地联谊的方案时遇到唐人街诉讼案,我们放下了所有的社团建设,全身心投入到这场诉讼中,因为我们理解这起案件的重要意义——它关系到全体华裔的地位与尊严。 只有我们华人团结起来,不做一只孤芳自赏的蝴蝶,而是群舞的蝶群,才可以发声到更高的位置!”

2002年,当华人为铁路华裔遭受人头税不公平待遇第一次诉讼加拿大政府时,也不是一帆风顺。但是总有在风雨中砥砺前行的引航人,因为他们的领导力,华人才坚持到了最后的胜利。17年后的埃德蒙顿唐人街保卫案,异曲同工,同为尊严而战。在尊严的天平上,从来没有可以交换的砝码。 正如黄会长所说,此案无论胜败,我们已经赢了尊严。现在无论华埠商会有任何大小事宜,政府都是马上安排,他们会想到征询社区意见,这是在诉讼之前所不曾有过的景象。这一战,华人无憾矣!

当在电脑上敲完最后一个字时,指尖依然火热,我知道这是热血涌过的温度。此时电脑的彼岸是我们千里外的祖国正在举国欢庆中国年,烟花升腾,国富民强,一片繁荣之景。在这特殊的日子里,留下此文,别有意义……

文字丨谢琰

图片丨华埠及地区商会提供 部分来自网络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