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因为全民医保面临破产,加拿大还远吗

13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3月20日 10:55 来源:高度见闻

芬兰之前可谓是不少移民眼中的真正天堂国度,因为整个国家体制完全是由高福利来支撑,看病免费,教育免费,总之你所能想到的各种国计民生项目芬兰全都免费,让全民轻松享受大锅饭甜头。然而就在最近,芬兰政府却因全民医保支撑不下去而宣告破产,无疑给加拿大敲响了警钟,因为芬兰的今天很可能就是加拿大的明天。

因医保改革失败下台的芬兰总理Juha Sipila

就在三月初的时候,芬兰总理Juha Sipila领导的政府因为全民医保改革失败而下台,背后则是残酷的现实。按照Juha Sipila此前的设想,改革后的全民医保制度将撤销295个市镇对医保体系的监管权力,取而代之的是按照行政选举区合并成18个新的监管机构。同时还将开放更多的私营医疗机构供患者选择,预计能为政府节约34亿美元开支。但芬兰国会宪法委员会认为这项改革已经违宪,并且对于现有体制变动过大,Juha Sipila一看改革无法兑现,只有辞职下台了事。

芬兰医院高质量住院环境

Juha Sipila之所以要对现有全民医保体系大动手术,就是因为芬兰财政已经无法支撑下去,再不改革国家就会破产。首先关键的地方在于,芬兰所谓看病免费的基础实际上就是高额税收和开支,从芬兰统计部门数据可知,芬兰政府每年在医保的平均投入开销为200亿美元,占当年国民生产总值比重接近一成,为了能支撑住这一开销,政府只有每年不断加税,但加税的比重始终赶不上医保庞大开支增长的速度。因此Juha Sipila才提出改革计划,但却以失败告终,现在来看,芬兰距离正式破产的日子已经越来越近。

其次另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可知,芬兰人口危机也难以维系大锅饭为基础的全民医保制度。截止到2018年,芬兰65岁以上人口已占总人口的21.4%,人口老龄化危机紧随德国,葡萄牙,希腊和意大利之后,医疗花费巨大,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再好的全民医保制度也经不起这般折腾,不破产怎么可能呢?

芬兰人口老龄化到2050年会越来越严重

其实希腊已经是高福利国家破产的前车之鉴,只是极左都选择刻意回避不提。希腊福利究竟有多好,医疗免费,教育免费,40岁就可以拿养老金,公务员一年可以领14个月工资,私企员工每年也可带薪休假一个月,而且往往左派政府当政时,福利会加码更多,即使是右派政府执政,为了选票顶多不再加码,但不会减少原有福利。

希腊经济危机后前往银行排队兑现的民众

这样一来二去之下,希腊高福利的钱来自于何处呢,说白了就是羊毛出在羊身上,那就是广大纳税人所缴的税。而且富人税率要远高于穷人,富人纷纷避税,穷人还有退税优惠,当税收不能填补高福利支出时,剩余的选项就是发债权借钱度日。当有一天连利息都付不起,也无人愿意借钱的时候,政府只能宣告破产,而这就是希腊主权债务危机爆发的根本原因。

再看看古巴和委内瑞拉,古巴是拉美最早推行全民医保的国家,但古巴的经济一直却不好,如今古巴已经由新一代领导人迪亚斯——卡内尔(Dias Carnell)执政,上任后开始逐步推行市场化改革,其中就包括尝试放开国家对医疗的掌控,原因在于泡病号的人太多,不但影响国家生产力,政府财政也拿不出钱。

委内瑞拉则是在查韦斯执政期间效法古巴,引进福利大锅饭模式,在免费医疗部分看病还可以出国到古巴治疗,而往返各种费用都由政府报销。现在的委内瑞拉已经全面陷入危机,在首都加拉加斯,医院甚至都停水停电,病人只能活活等死。

委内瑞拉医院已断水断电,病人只能等死。

让我们把话题再回到医保领域,2020美国总统大选在即,已经有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桑德斯(Bernie Sanders)再次老调重弹搬来全民医保政纲,提出十年内投资32万亿美元来实施这一计划。而桑德斯的门徒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则走的更远,直接打出绿色新政旗号,表面上是在10年内扭转气候变化并消除所有美国碳排放,但实际上并不局限于环境议题,也包括医疗议题,还要对年收入超过1,000万美元的富人征收70%的税。

不过美国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根据非盈利组织Kaiser Family Foundation的民调显示,58 %的受访者表示,若以削减私人医保为代价实行全民医保,他们予以反对,更有六成受访者表示反对通过加税来实现全民医保。

桑德斯和门徒科尔特斯

至于美国加州,财政负债早已是全球第一,同时也是美国最左的州,对难民各项医疗是全包。结果有人就看准了商机,专门组织难民医疗旅游团,以难民的名义去加州免费做手术,但负担由本地纳税人买单。当财政负债到极点的时候,下一个希腊就会随时产生。

而加拿大究竟情况如何呢? 无可否认全民医保是加国的标识之一,但现在也面临拨款不足的窘境。以刚过去的2017至2018财年为例,联邦自由党政府坚持各省医疗拨款额度由每年增长6%减至3%,最后实际上拨出的2017医保款项为361亿加元,2018年是371.5亿加元。但各省政府均认为全国增加10.5亿加元不够,分摊后所剩无几,增幅远少于联邦自由党2015年大选承诺,是明显玩弄数字游戏。

愈演愈烈的加拿大边境难民危机

但令人感到讽刺的是,杜鲁多政府虽然对本国公民在医疗上极其苛刻,连拨款都要斤斤算计,不过对难民却是格外大方。2016年联邦移民部宣布恢复被哈珀保守党政府取消的难民医保,预计每年花费在1亿加元以上,但这份难民医保却包含牙医在内。等于说普通加拿大人看牙都要花钱,难民却是看牙免费。目前加拿大共接收叙利亚难民4.5万人,越境难民人数在3.5万人左右,里外里就8万人,加上他们的高生育率,我们的公立医保体系就真的能承受住吗?

在我们生活的卑诗省,同样也面临过度医疗的问题。从2020年开始,留学生也可以享受免费医保,而代价是每年拨款1亿加元予以落实。卑诗民众则从明年开始免医保费,但为了填补财政空缺,省府又另行开征雇主医疗税,假如为了填补留学生免费医保财政空缺,是不是又要开源新税呢?

西人网友对卑诗变性手术政策的不满

除此以外卑诗省变性手术也纳入免费范畴,就按市场均价阴道成型术开销在1万至3万加元,去掉男性生殖器注入雌性激素手术在6,000至3万加元,阴茎成型术2万至15万加元不等来计算,光做一个手术就够纳税人喝一壶了,假如变性人都跑去卑诗省,那卑诗财政岂不破产在望?

今年又是大选年,杜鲁多为了抢左翼选票,之前就成立了一个专项委员会,研究免费用药可行性,前不久还出台结论认为应该推广。但还是那句话,钱从哪里来? 已经有前国会预算官算过了,假如全民药物保险实现,每年开支至少增加120亿加元以上,到头来如果不靠加税就能实现,鬼才会相信。

由安省前卫生厅长贺施金领衔的联邦公立药物保险顾问委员会

当年安省自由党政府为了赢得省选,仓促推出25岁上下年轻人药物保险计划,但结果浪费现象严重,如今福特保守党上台予以废除,原因就是公共财政负担不起。由此可见,搞大锅饭那一套根本就是死路一条,如果杜鲁多们继续在极左道路狂奔,结果就是加拿大与芬兰一样距离破产的悬崖边也不过在眨眼之间。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