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移民需时刻警惕:种族歧视阴魂不散

25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4月12日 06:55 来源:来稿 作者:林达敏

---- 3月21日“世界消除种族歧视日“的联想

这件事发生在曼尼吐巴省的温尼伯。几年前,有香港人获批移民,到埠前叫朋友先去替他找房子。朋友到一大厦,管理人把他推出去,不停地说,“我们不租给菲律宾人,我们不租给菲律宾人!”那人说:“我不是菲律宾人,是香港人!”管理人员还是继续推他。那人大怒,告上法庭。管理人被罚了一百大元。

时光倒流50年。那年夏天,我从曼尼吐巴大学毕业。有高班同学,刚拿到工程硕士的学历,在找工作。我对他说,加拿大的职场对华人有相当大的歧视。他说,“他们要如此对待我们,那又如何?”意思就是说,这是无可奈何的事。当时华人受到歧视和歧视所产生的排挤,都是逆来顺受,忍气吞声,只能向隅而泣。

现在的态度,有了很大的改变。加拿大电视台1980年的校园大平卖节目(CTV Campus Give Away), 认为加拿大的大学教育给中国人占了便宜,镜头向着的中国人,实际上都是加拿大公民。华人游行抗议,加拿大电视台公开道歉。现在的少数族裔,遇到不平待遇,胆敢反抗,是受了美国1964年民权法案(Civil Rights Act)的影响。

那年,美国国会通过了“民权法案”,规定不得以种族、宗教、来源地、性别而歧视,而且不得歧视与他们有交往的人。我在大学的一个女同学,是千里达(Trinidad)的华侨。她在黑人国家长大,当然不觉得黑人“青面獠牙”,她的男朋友就是黑人。有些中国同学说她的坏话,言者津津,听者诺诺。这就是歧视与不同种族有交往的人。

1964年以前,美国有过一系列的民权法案,以后也有,但没有这次的广泛。这法案的理念,于几十年间传遍全球,举世的种族歧视因而大幅减少,人道主义,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民权就是人民的政治权益。美国的民权运动有长远的起因。事缘美国南部的经济,以种棉花为基础,需要大量劳工,以补充当地劳动力的短缺。奴隶贩子和非洲的土王协议,由土王定期提供男女壮丁,驱赶他们上船。在船上,他们挤作一团被密密地锁在层叠的“大铺”上,故意使孱弱的在途中死去。

到埠后,在奴隶市场拍卖,还有不同的品牌,好像货品一样。奴隶主以饥饿和鞭打使他们屈服,还用盐擦伤口,使痛楚加重。奴隶不准读书识字。主人可随时叫女黑奴上床,叫做床女 (bed wench),生的孩子跟主人姓,但仍是奴隶。 故此,美国的黑人,其实85%有白人血统,并非全黑。有非洲人移民到美国,住在黑人区,邻居好奇的跑来看,说道:“这些人这么黑,是哪里来的?”原来黑人有深浅色。

林肯总统的解放宣言,让黑奴得到了自由,然而黑人因为穷困及教育程度低,必须靠白人生活,作为农场的劳工及佃户,他们的生活和工作环境,和奴隶没有大的分别。而暴力、镇压、及各州种族隔离的法律,造成了维持现状的制度。美国独立宣言讲人人生而平等,有同样生存、发展的权利,是伟大的原则,但在黑人中并没有实现。 因此美国的黑人的民权运动,一百年来从没有停止过。

罗斯福总统于美国经济大衰退时期当选,英国经济学家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 对他说,应该增加政府开支以挽救经济。 罗斯福不大明白他在讲什么。后来美国参战,扩大军事工业,政府被迫大量增加开支,经济就恢复了。战后冷战已经发生,因此军事工业没有缩小。

很多国民购买了公债,现在都拿出来兑现,手上就有了钱。卸甲归来的士兵,可以拿助学金升学。政府继续扩大开支,造成经济蓬勃发展,美国人的生活水准直线上升,但黑人的情况仍未改善,黑白之间距离更大。黑人对此切齿痛恨。到了50年代,和风细雨的民权运动变成暴风骤雨,地动山摇。

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Montgomery, Alabama)曾是美国内战时南方的首都。50年代,州长华莱士(George Wallace) 是极端的种族主义者,坚决执行黑白壁垒分明。1955年12月1日,民运份子车衣工人帕克斯(Rosa Parks)坐上了公车上白人专属的座位,当司机叫她坐到后面黑人的座位时,她说她很累,不肯挪动,因此被捕。蒙哥马利五万黑人开始抵制公车,以步行或坐朋友的车代替。抵制行动维持了一年。黑人是公车主要的顾客,公车损失惨重,终于废除车内种族隔离的规定。

该次抵制公车行动,推举了浸信会牧师马丁路德金为领袖。金为第三代牧师,波士顿大学神学博士。美国黑人以前不准读书识字,但有些白人希望黑人信他们的宗教,因此,年轻人如果愿意当牧师,白人则愿意培养他,使他在黑人中传教,故有机会受教育。也因此直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黑人的领袖几乎清一色是牧师。

金认为白人享有的权利,黑人也应该享有,目前的情况,可以改变也将会改变。他研究印度甘地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战术,认为适用于民权运动。他结婚时,对太太说,他将来会当教堂的主任牧师,兼在大学教书。没有想到时势使他成为民权运动的领袖。当他接受成为领袖时,自知必死,他抱着必死的决心。后来果然于1968年被刺身亡。但全世界的民权运动,自他以来,总是浩浩荡荡地向前迈进。

1960年1月,肯尼迪就任美国总统。他是美国自由派的代表,黑人当然选他。他只胜出尼克松十一万的选票。如果没有黑人的支持,他不会当选。但他上任后,并没有推行任何有利于黑人的政策。

美国的百货公司和药房,很多都附设有午餐柜台,但黑白分明。1960年2月1日,北 卡罗兰纳州的格林斯堡(Greensboro, North Carolina)的乌尔沃(Woolworth)百货公司来了四位黑人大学生,坐在白人专用的午餐柜台,结果被捕。事件上了电视,引起公愤,全国的大学生都静坐抗议,并扩展到公园、博物馆、体育馆等。黑人及其支持者有一万三千人,以进入禁区或扰乱治安被捕。

基督教、天主教、东正教、犹太教都支持民权运动,并有教士以私人名义参与。犹人支持最给力,有很多年轻人参与民权运动做义工。华人的团体,却没有表态,也没有华人参与。黑人说“我们在前线争平等,你们华人不作声,坐享其成。”这句话明显说明对华人社会不了解。

当时百年排华才结束了约20年,华人对政治还有恐惧,唯恐参与政治会受到主流社会的报复,而且冷战已经开始,华人不敢批评时弊,怕被认为亲共。如果民权运动发生在今天,华人必定支持参与。不过,也有华人说:“美国再过五十年就给黑鬼弄到没了。” 如今,五十年过去了,种族隔离,早已销声匿迹,黑人中层阶级扩大,经济和社会地位也大幅度提高,而白人并没有受到损害,美国的种族关系比以前和谐,美国人也更加团结,国力更强。

对这样浩瀚澎湃,前仆后继的民权运动,肯尼迪总统也不能无动于衷。他于1963年5月在国会递交了民权法案草案,但不幸于1963年11月遇刺身亡。副总统詹森(Lyndon Johnson)继位。詹森一开始,即以通过民权法案为天职。他认为只有一个南方的总统,才能使南方人了解北方人的思维,也才能使北方人了解南方人。

章森在众议院12年,参议院12年,最后6年是参议员大多数党领袖,是美国除总统以外最有权力的人。他对两院的运作,了如指掌。所以能使“民权法案”通过。当时南方,即南北战争时南方的11州,全部反对,称之为“那黑鬼法案”。认为破坏他们的生活方式,并迫使与他们不喜欢的人共处。当这法案在国会通过后,詹森必须签署才能成为法律。南方的议员警告他不要签,否则他必定在下一次的总统选举中落选,他说:“我宁可不做总统。”

现时美国南部有不少白人,都说“我们一向都有好好的照顾黑人,现在没有种族歧视了!一个人没有被好好地对待,是因为他自己没有做好!”加拿大人也唱这老调子,不但在国内唱,也还在国际上唱。当然,有些白种人对黄种人和黑人没有歧视,甚至比对自己人还更好。有些则口里扬言他主张种族平等,心里却仍存着种族主义的偏见,歧视的阴魂不散,更不时蠢蠢欲动。

白种人对黑人和黄种人的歧视和排挤,在整体上永远不会消失,是周期性的现象。受经济的影响,不断升降,周而复始。我们别无选择,只能永远保持警惕,持久抗争。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