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万灵事件发酵:杜鲁多赢得遍体鳞伤

7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4月15日 14:38 来源:袁晓辉博客

加拿大总理终于将两名与他唱反调的女部长踢出党团,这两位女部长都是当他当选时任命的、非常让他骄傲的“女性部长”,一个是前司法部长王洲迪Jody Wilson-Raybould,一个是前任卫生部长、国库局长费普真Jean Philpott,他说的理由包括,她们两人的行为不当,包括王洲迪曾经偷录她与枢密院秘书Michael Wernick的电话录音,事后并公开,造成自由党声誉的严重受损。


THE CANADIAN PRESS/Adrian Wyld

SNC-Lavalin事件闹到今天,这两位部长不走也不行,因为她们明显是要杜鲁多知道自己做错,(认错),否则不会罢休。王洲迪拿出自己偷录的电话录音,也因为杜鲁多禁止她到司法委员会作证,她只有公开录音带及其他证物,证明自己确实受到压逼,受到政治干预。

但在杜鲁多不肯认错的前提下,她们只有被迫退让。而且这决定也不是杜鲁多一个人的,事实是,极大多数的自由党国会党团,都明的暗的呼吁杜鲁多让她们离去。到最后更公开喊话,叫她们自动离去。

而这两位天真的自由党员,坚持要留在党内。继续做一名自由党国会议员,继续以自由党身分竞选。她们明显没有看出,今天杜鲁多就是自由党,自由党就是杜鲁多,

由这几天国会自由党团的表现可以看出,一百七十多位自由党国会议员全部都以杜鲁多为马首是胆。很多人可能奇怪,或者会以为这是单纯地对领袖的忠心。事实当然不如此单纯。这些自由党人只有一个目标,就是赢得大选。SNC事件导致自由党声望下跌,再闹下去,他们有可能落选,卷舖盖回家。而自从2015年他们能够当选,大家都以杜鲁多为救星。那一年他们原来都以为最多只能获选为最大反对党,没有人预料到会当选执政,而且是多数执政,当时那些人就视杜鲁多为奇迹制造者。我见到国会辩论时,那些资历、学历都高出杜鲁多一大截的议员诸公,个个仰望着杜鲁多,一副仰慕的模样。他们没有杜鲁多就什么都不是。

所以指责王洲迪录音只是借口,民调及选票才是重点。团结他们的唯一原因就是要当选连任。这两天一些议员指责王洲迪时,说的就是:You are going to cost my job.!所以今天在场的自由党议员们,对杜鲁多显示了热诚的支持。当杜鲁多宣布赶出这两人时,他们全部起立欢呼。而杜鲁多也十分兴奋地发表了一大篇竞选式的演说。

但是王洲迪和费普真的背景不同,她们原来都有非凡事业,被自由党征招入党,她们都不是由自由党基层爬起,没有那些人的坚强党性。所以当原则遇见党性,她们选择了原则,这就触怒了“党性高于人性”的MP们。

我见到一些选边站的媒体在为杜鲁多解释,比如说,王洲迪太天真,她不应当不一早对“上层”说明白,不应当压逼自己,干预司法。这些人才是天真,王洲迪拿出录音带就是要证明这一点。她在电话中一再说:“这样做是不对的,难道没有人告诉(总理)这是不对的吗?”后来电话那一边的Michael Wernick事后说,因为接着放假,他就没跟杜鲁多提起。现在你们怪她不一早说?(还好有这录音带,否则谁知道真相?)

还有人责怪我们的体制不对,说司法部长与检查部长不应当是同一个人。说如果王洲迪不是身兼司法部长,及总检察长,就不会形成今天的后果。他们的意思是,杜鲁多照样可以干预司法,但是对象是司法部长,而非检查部长,(难道说司法部长天生的比较党性强,就不会拒绝被干预的意思?)这是什么歪理?

这就如同是一个人犯了法,怪法律不够清晰一样。这制度存在了几十年,为什么别人都没有问题,现在出问题呢?怎么不检讨自己呢?

杜鲁多及其办公室企图干预司法是事实,但是现在变成两位部长被逐出党团。不管怎样,杜鲁多赢了表面一仗,团结了自由党,但是他损失了两名女将,他当初很骄傲说自己是feminist Prime Minister女权总理的话,也被打了折扣。加拿大原住民也不会忘记这次事件,而他损伤最厉害的是,当初他宣称自己是不一样的总理,阳光总理,这次事件证明他有黑暗面,不诚实,这是最难以弥补的损伤。这一场仗的代价还是太大。

04/05/2019

加拿大媒体昨天很起劲的报导一条新闻,说是自由党内部匿名消息传出来的,他们说,前司法部长王洲迪曾经跟杜鲁多总理谈条件,说如果要解决有关SNC的纷争,她有五个条件,包括要杜鲁多道歉,要杜鲁多开除三位高层,同时要杜鲁多保证,新上任的司法部长(David Lametti)不可以改变检控官的立场,给予SNC延缓起诉协议DPA。这些条件听来都很辣,最后一项更不合理。很多评论员说:你当初就是不允许其他人操纵你的决定,才闹得这样大,现在你居然要操纵别人的定?

这新闻其实很有问题,首先是匿名消息来源,又是来自自由党的,又是不利王洲迪的,是否有问题呢?但是各大主媒都照单全收。甚至对王洲迪大张达伐说:这个王洲迪就是不肯默默地离开she just don’t want to leave quietly…。好像一切都是她的错。

直到今天,王洲迪终于在传媒追问下,说这消息不实。原来她因为杜鲁多的保密协议,凡是有关她与政府间谈话都不能置评,所以是在追问之下,才只针对问题做了一项两项的否决。

今天有那么几位评论员说了,自由党这样(泄露不利对方的消息),只会损害他们自己,更没有信用。反对党更一针见血的说:自由党每天释放不利王洲迪的消息,但是又禁止王洲迪发言,是“只有你说,不准我说”。但是多数媒体就轻描淡写,没有像昨天那样当大新闻报导,甚至不再报导。

对于另一位为了支持王洲迪而辞职的部长费普真Jean Philpott,传媒这两天也开始批斗了,听到他们说:“(费普真)的消息都是二手的(王洲迪给她的),她还以为自己做对了呢。”意思是,她受王洲迪的操控,没有自己的主张。又说:“王洲迪当初既然没有屈服(改变SNC的检控),她又何必为此辞职呢?”

这件事情在国民心中,王洲迪是正义的一边,杜鲁多则是不诚实的一方。而费普真则公认是杜鲁多内阁中最能干的一个,但是今天看多数传媒新闻,她们两个都成为有缺陷的角色。

记得以前传媒泡制保守党的“丑闻”时,每天都很兴奋的说:“这事件有脚的,还可以跑很远。”“反对党还可以做些什么呢?”但是现在自由党出现真正的丑闻,他们却迫不及待的要鸣金收兵,甚至指责反对党捉住不放,耽误了重要的预算案,地球暖化等问题。

04/08/2019

这次加拿大的SNC丑闻,什么角度看都是大新闻,但是媒体每天都在说:自由党千方百计要转换话题,反对党(保守党)就是不肯离开这话题;似乎是保守党的错。

而杜鲁多自己也在帮倒忙。他向保守党领袖希尔Andrew Scheer发了一封律师信,说要控告对方诽谤。说希尔一再说他干预司法,是没有证据的诽谤。结果希尔是求之不得,每天用此攻击杜鲁多:你要告我?我们什么时候上法庭呀?越快越好,你知道在法庭上你必须宣誓,到时候每一句话都必须是事实。

因为到现在,杜鲁多已经被揭发从开始就多次没有说实话,例如他一开始说,环球邮报的报导是不实的,后来证明完全属实。后来他说,政府没有干预,但是前司法部长的做证,加上她的录音,都证明是有的。他又说过是因为关切自由党在魁北克的选举,似乎也证明了是出于政治原因的干预。

杜鲁多的律师信是不公开送出的,而希尔就不仅将之公开,还高调招开记者会,似乎占了上风。根据法律界说,这一类控诉成功机会很低,不知道杜鲁多为什么要搞这个。而且一进入法庭程序,就会经年累月的拖延,直到十月大选都离不开新闻。

这举动也证明了杜鲁多看不开,听希尔的批评不顺耳,必须采取行动。证明了他thin skin。这对于政客来说不是优点。

今天好多评论员都在说:杜鲁多这是愚蠢,不知道是哪一个策士想出来的点子。不过我为媒体的反应意外,他们似乎非常担心这件事拖下去,似乎希望这件事快快离开新闻版面。周末时还听见有评论员居然说:大家应当想一想,除了自由党,其他的选择是否更好。

我从来没有听过媒体在评论一宗政治丑闻时,会问这样的问题。

只要拿其他的丑闻做比较,就可以看出来媒体的偏袒。记得在保守党哈珀总理时代,一个被媒体及反对党制造出来的丑闻(一位上议员Mike Duffy合法领取九万元房屋津贴的事),传媒从来没说过:反对党不愿意放过政府;他们甚至每天帮反对党提供弹药(新的资料),让反对党在国会质询时使用,每一次记者会都集中问这个问题,问了三年。

但是现在,媒体明显认为SNC应当过去了,保守党是新的“反面人物”,捉住一件无谓的事情不肯放手。

进入无忧资讯《兰万灵丑闻》专题,查看更多文章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