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媒:可怜的加拿大!孟晚舟案本质是政治

23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5月3日 16:45 来源:本网编译 作者:思忆

随着华为高管孟晚舟引渡聆讯开庭日的临近,加拿大国家广播电视台(CBC)今日发表了作者Jason Proctor的评论文章,题为:《可怜的加拿大,孟晚舟引渡聆讯是否会危及国家利益?》

Darryl Dyck/The Canadian Press)

这篇报道发布不到12小时,已有1000多条评论。以下是文章中文翻译:

处理孟晚舟引渡聆讯的加拿大检控官所面对的压力有多大?恐怕只有一个人能体会,那就是Nick Vamos。

他是前英国皇家检控署 (British Crown Prosecution Service) 的引渡事务主管,在英国处理过多宗备受关注的国际白领案件。

Vamos表示,政治忧虑是一股暗流,例如中国明显对华为高管被捕感到不满。他听过政客发表的言论不经意间为引渡被告争取自由帮了大忙,如美国总统特朗普暗示过孟晚舟可以作为贸易战的谈判筹码。

Vamos目前是英国伦敦顶级律师行Peters and Peters的合伴人。

他说,从未见过像北京那样公然企图胁迫加拿大释放孟晚舟的举动:以涉嫌从事间谍活动拘捕和单独囚禁两名在中国的加拿大人,以贩毒罪名判处另外两名加拿人死刑,以及禁止加拿大草原省份的油菜籽进口。

"这是一个新现象。"

"或者起码不是引渡案件中如此公开和明显展示出来的现象。"

中国的压力极度令人沮丧

孟晚舟下一次在卑诗最高法院出庭是5月8日下周三,他的法律团队可能提供一幅路线图和应对引渡诉讼的初步策略。

现年47岁的孟晚舟如果被送到美国面对串谋及诈骗等刑事控罪,那么她会面临可能入狱数十年。这些控罪是华为涉嫌违反对伊朗制裁的计划中,她被指向纽约的银行撒谎。

加拿大受到来自中国要求释放孟晚舟的巨大压力。她的支持者挤满了进行聆讯的温哥华法庭。 (David Ryder/Reuters)

孟晚舟的律师团队已经提出此案具有"政治性质",暗示他们会声称去年12月加拿大边境服务局的探员和皇家骑警在温哥华机场扣留及拘捕她时滥用程序。

Vamos表示,检控官基本上是要求引渡国的律师,在孟晚舟案即是美国。他们通常不知道一些引渡案背后的压力。

"可怜的加拿大,正被夹在中间,中国正厚著脸皮利用政治手段来干预一个本应是公开、透明的司法程序。

"我认为这是极度令人沮丧的。"

拒绝引渡有例可循

温哥华律师Gary Botting撰写了多本引渡和宪法自由的书,包括一本侧重于引渡到美国的法律的书。他认为孟晚舟有充分的抗辩理据,部分原因是考虑到她的工作以及被逮捕的方式,她受到的对待可被视为 "不公"。

他说:"到处做生意的国际企业副总裁需要知道,他们不会因为敌对国家的要求而在机场被随意拘捕。"

"常理上,不应该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Botting表示,孟晚舟有多个可能的理由反驳引渡。特朗普的言论无疑是其中之一, 她在另一宗民事诉讼案中提出《权利与自由宪章》 遭到侵犯,也会是其中之一。

2001年,加拿大最高法院曾经维持一名法官的判决,对一宗2200万元电话促销诈骗案的四名美国男子不予引渡,理由是一名美国助理检察官曾暗示,他们其中一人可能会在狱中遭到强奸。

这四名男子辩称,他们受到恐吓,会在狱中被人强奸,这会侵犯个人生活、自由和安全的宪章权利,更不用说免受残酷和不寻常惩罚的权利。

本质上是政治案件

孟晚舟在她的民事诉讼中已经声称,皇家骑警安排加拿大边境服务局的人员拘留她3个小时之后,她才正式被捕,这使她无法接触律师,她的电子设备被没收。

她表示,她不知道被捕的原因,无法立即通知律师,遭到无理搜查和没收,这些都违反了宪章权利。

如果孟晚舟说她是因为政治理由遭迫害,美国总统特朗普有关她的言论普可能作为辩护因素。但Vamos表示,在聆讯阶段,特朗普的言论不一定会起到重大作用。

他称检控官可能要求法官查看美国司法部有关孟晚舟的诉讼记录,而不是美国总统的即兴言论。

法庭引渡聆讯本身就应该是与政治无关的。

不过,如果法官判定孟晚舟要被引渡,移交的最终决定权在加拿大司法部长手上。

而加拿大最高法院曾在一宗矿务诈骗的先例案件中,已将部长在引渡决定程序中的角色描述为 "是行政决策程序的司法尽头,是政治性质。"

会有那么一刻

外交部长方慧兰 (Chrystia Freeland) 在2月接受CBC采访时已经承认这一现实情况。方慧兰表示:"说自己是个法治国家,并不代表不会有政治决定。"

"会有一个时刻,正如所有引渡案子一样,司法部长必须视乎情况的发展,作出是否批准引渡的政治决定。"

加拿大外交部长方慧兰曾表示,孟晚舟案可能会有必须作出政治决定的一刻。 (Chris Wattie/Reuters)

《引渡法》阐明,如果考虑所有情况后,引渡会是不公或残酷的,部长应拒绝移交。部长必须考虑检控是否被用于以下原因惩罚某人:种族、宗教信仰、国籍、祖籍、语言、肤色、政见、性别、性取向、年龄、精神或生理残疾。


但是在孟晚舟和中国的问题上,法律并没有谈及加拿大政府面对的这类压力。在孟晚舟被捕后不久,中国政府拘捕了两名加拿大人:Michael Kovrig和Michael Spavor,他们被控从事间谍活动。加拿大官员表示,两人均已被单独囚禁了数月。

第三名加拿大人Robert Schellenberg在今年1月因贩毒罪名在中国被判死刑。他原本被判监15年,而他就此提出了上诉。本周,中国法庭对另一名加拿大人Fan Wei罪处死刑。他被指参与冰毒贩毒团伙。

中方已经否认Kovrig、 Spavor和Schellenberg的案子与孟晚舟有任何关系,但加拿大政府对事件发生的时间表示关注。

同时,中国已禁止加拿大的油菜籽,声称在这些进口谷物中发现了"危险害虫"。中加两国的油菜籽贸易额约为每年27亿加元。

没有人会哭泣

Vamos发现,孟晚舟案和英国一宗案件非常相似。英国严重欺诈调查署 (Serious Fraud Office) 因为受到沙特政府的极大压力,于2006年中止调查涉及向沙特销售数十亿元武器的贿赂指控。

当年,英国首相布莱尔 (Tony Blair) 为该决定辩护,称英国在中东反恐的"战略利益"优先。

该诉讼与引渡案不同的是,加拿大别无选择,只能依照国际条约的义务行事。不过 Vamos表示同类型的案例会有影响。

"他们正陷入糟糕的处境,既要继续处理此案,又知道可能对加拿大公民或加拿大经济带来可怕的后果。"

"那么他们能怎么做?假设他们通过各种渠道跟美国人说:'请你不要让我们处于这样的境地?' 但这会变得十分复杂,因为美国人会认为这是屈服于中国的压力。"

Vamos表示,他与加拿大的律师同行讨论过孟晚舟一案,并且一直在密切关注。别的不说,所有的引渡专家都十分感兴趣。

Vamos并不打算猜测案件的结果。他说:"我只是信口开河,假如她不知怎么地成功摆脱保安,持假护照、黏上假胡须离开加拿大,然后出现在中国某处,肯定没有人会哭泣太久。"

"我不是说这会发生,但谁知道呢?"

进入无忧资讯《华为事件》专题,查看更多文章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