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多伦多抗议后,8岁孩子问了这样的问题

28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8月18日 13:03 来源:吕糯米饭 作者:原创:

8月17日。天气预报说有雷暴,我们一家和大外甥还是坚持去了多伦多市的Downtown。

临出门前给徐医生(我家8岁娃,盼望她当个doctor,博士医生都好可怜天下父母心)换了一件红色的T恤,她还动笔准备自己画一面五星红旗带去,但时间来不及。

于是她问了一路:“现场会有人发红旗吗?”

多伦多的游行示威,我见得多了。

以前在市中心的Dundas广场就经常看到示威活动,规模大小不一。上周,印度和巴基斯坦在克什米尔干仗后,多伦多的巴基斯坦族裔就在这里集会,抗议印度侵略克什米尔。那天现场人数不多,警察管控有力,没什么冲突。实际上,现场只有巴基斯坦裔一方的人,想要冲突都难。

但今天却不同。

图片/吕糯米 摄


今天,多伦多关于香港的集会活动,是全加拿大七个城市同时举行的撑GangD活动中的一个。多伦多是加拿大的经济中心,华人最多,因此双方的阵容也最庞大。

有多大?

大到几乎会失控。

出门前,我是有些担心暴力冲突的。

徐医生年纪小不说,大外甥正是16岁的青少年,血气方刚,他上周参加夏令营就因为被两个香港男孩挑衅,差点打起来。于是我们约法三章,一切以安全为第一,绝不可骂人,不能打架。

到市中心之前,先去北约克公墓参加了一位马来西亚华裔教授的葬礼。教授一生献身医学研究,还推动内地、香港和加拿大的医学交流。不曾想突然去世,令人扼腕。

之后两点多就到了市政广场,一派祥和,风平浪静。

不过,暴风雨说来就来。下午3点,一场大暴雨浇透了街上刚刚过去的素食主义者大游行。

我们以为,原定的香港集会活动要被大雨搅和了,毕竟倾盆的雨水没人能扛得住。不曾想20分钟后,雨住风停,阳光明媚。老天爷真是变脸比翻书还快。

3:30,一帮黑衣人已经在多伦多老市政厅门前列阵完毕,集会准时开始。

不过,抗议这边也不含糊。市政厅的廊桥下,大批红衣少年,以留学生居多,集体向现场开拔。

我们跟在后面,一位阿姨看见了徐医生,送给了她一面小红旗,“到时候不可以退缩哦!”

徐医生懵懵懂懂点点头。

图片/吕糯米 摄

其实我们在多伦多遇到的香港同胞不少,总体来说,都很友好。我家隔壁邻居就是香港人,经常和家先生徐老师交流,有时候碰上需要帮个小忙,也都愿意搭把手。

而此次示威由多伦多一个叫香港和加拿大连线的组织发起,他们向警方申请了permit。活动招来了内地留学生的抗议。

示威地点在旧市政厅门口。

支持GangD的一方先占据了有利地形,他们可以在市政厅门口的台阶上聚集,这样有两个好处:

第一,居高临下;

第二,显得人很集中。

不过,这种布局的弊端很快就会出现,并很快会被自发集结的抗议留学生抓住机会。

图片/吕糯米 摄

两方对垒,阵势不小,严重的时候,参加的人从门口小广场上溢到了对面马路上。但这种情况实际上在多伦多不多见。

总体来说,抗议和反抗议持续了两个小时,虽然开始时有小幅度的推搡,但警察及时维持了秩序,整个过程还算和平。

不过,期间有黑衣人向内地留学生吐口水,被吐口水的内地留学生要求对方道歉:

“让那个刚刚吐口水的出来道歉!”

对方始终也没有再敢过线。

图片/吕糯米 摄

整整两个小时的对垒,主要是打嘴仗。

黑衣人一派呼唤口号,“香港要自由、要民主”,另外就是“香港加油”。

红军一方的口号就多了,“One nation,one China!”“中国加油!”

当然,双方都有骂人的话。徐医生有时候问我是什么意思,我都顾左右而言他。

两边对垒最激烈的时候往往是在斗歌。

内地学生高唱《义勇军进行曲》;挺港一派没歌唱,就用加拿大国歌唱回去。徐医生在石景山的小学里学会了义勇军进行曲,也跟着一起唱。

不得不说,内地留学生还是很有创意的,他们从义勇军进行曲唱到了“团结就是力量”,又唱到了熟悉的“歌唱祖国”,比如唱“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这句子就很应现场的景,因为市政厅前确实到处都是五星旗。

最逗的是,有人领唱了“世上只有妈妈好”,一遍又一遍,听得老外一脸蒙圈。

图片/吕糯米 摄

图片/吕糯米 摄

抗议活动中,有两段插曲。

第一是内地学生一方,有场外外援,据说是某个豪车俱乐部的人,他们开着车、挥舞着五星红旗,在市中心绕圈。等红灯的时候,踩着空油门助威,算是对场内的声援。

形式上有所创新,胜了一筹。

图片/吕糯米 制作

第二段插曲是,始终有支持香港一方的蒙面黑衣人在现场游荡,不管被怎么要求show face,都不愿摘下面罩。要知当时是暴雨后烈日高照,体感温度逼近40度。

有个妹子在现场大声喊:

“有胆做,没有胆认,戴乜嘢口罩?”

也是有够激将。

还有很机灵的妹子向对方喊话,“都是中国人,天气太热,先喝口水!”顺势上前递上三瓶水。不过,对方“戴着口罩咋喝水?”

图片/吕糯米 制作

还有人喊出了“乔碧萝”的口号,意指他们不敢摘口罩以真面目示人,“摘口罩啊,摘口罩喝水,你们在怕什么呢?”

前面说道内地留学生抓住了现场的机会,是因为虽然他们是被动应战,但人数越来越多,最后竟然将支持GangD的一帮人围在了台阶之上,使得GangD一派不得不外溢到路边,却又被内地留学生把队形拦腰夹断,首尾不能相顾。

图片/吕糯米 摄

现场出现的英联邦旗帜,是撑港一方败笔中的败笔。

已在多伦多定居多年的邹先生和吴先生,和两名香港留学生探讨起了问题。

“你们为什么来啊?”两位先生问。

两个香港学生说,他们其实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让他们参加他们就来了。

邹先生:你看上面那个举着港英旗帜的人,其实我们一起要反对的是他,是分裂中国的人,而不是你们。你们追求民主、追求自由,都ok,这是在哪个时代都有的诉求。而在那个时代(港英时代),你们连现在的自由都没有。

吴先生:你们都不赞成独立是不是?可你们就来了!以这种方式把你们骗过来!所以你们要自己去想,不要别人说什么就相信是什么,要想,要自己去思考。

“我们爱香港,希望香港能快点平静下来,希望香港变得更好!”邹先生说。

这两名香港学生还是很绅士的,最后主动和两位先生握了手。

图片/吕糯米 摄

图片/吕糯米 摄

活动在5点半准时结束,双方撤离。

我们去市政厅地下停车场时,电梯里遇到一对黑衣中年夫妇。他们看到徐医生手里的小红旗,用英语说:“如果他们不要自由,为什么不回中国去?”

这当然是说给我们听的。

不过,徐老师说,他在现场的感受是很复杂的:“怎么说,这香港和中国也不应该对立上啊?”

实际上,双方在现场看起来气势汹汹,但争论的议题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

撑港一方要自由要民主,内地学生并不反对,而内地学生呼喊口号“反暴力”“反港独”,说的是另一个层面的事。

换句话说,两方剑拔弩张,却是鸡同鸭讲,各说各话。

图片/吕糯米 摄

回来路上,谈到现场有人举标语,写的是“一个香港市民 李嘉诚”刚刚登的广告——

“黄台之瓜,何堪再摘”。

这广告词语出唐代章怀太子李贤的名作《黄台瓜辞》。全文是:

种瓜黄台下,瓜熟子离离。

一摘使瓜少,再摘使瓜稀。

三摘犹自可,摘绝抱蔓归。

李贤是武则天的二儿子,曾在兄长李忠、李宏相继被废后担任太子,但被武后废为庶人,最终被逼自杀。

李嘉诚以黄台之瓜比喻今日香港,真是煞费苦心。

说与谁听?

给港人听?给内地听?还是给英美听?

我想,最不可能是给英美听的。

但这位长和大佬也应该反思,黄台之瓜,他自己是否也曾三摘四摘,摘得太多?

图片/吕糯米摄

晚上回来我问徐医生,今天在那么嘈杂的场面中害怕吗?

她说不怕。

但8岁的徐医生又问了两个问题:

一是“既然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那北京怎么可能会害香港呢?”

二是“有什么办法能让香港快点好起来呢?”

我答不上来。

吕糯米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