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加拿大人正穷于应付税务

11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9月18日 18:55 来源:来稿 作者:基石

杜鲁多政府任内4年肆意挥霍,平衡预算遥遥无期,赤字连年,债台高筑。加拿大国民唯有为杜鲁多买单,他已把加国中产家庭的税项提高81%,平均多付840元税金。若让杜鲁多政府连任4年,普罗大众的经济负担势将越来越大,生活质素每况愈下,下一代亦要付出代价。

UserswilliamPicturesConservative campaign 2019 translations70385341_10157503160079204_8818953415137689600_n.png

加拿大人目下正穷于应付沉重税务压力,一旦杜鲁多政府继续执政,税务压力料将有增无减。有消息漏出,杜鲁多政府内部密谋向加国屋主开刀,联邦自由党计划推行主要居所(primary residence)资本增值税政策。若果实施这项政策,屋主出售现住房屋,售价比买价高出的资本增值,需要缴纳资本增值税。现时,主要居所的屋主不用缴交资本增值税,除非所售房屋是投资物业。

据悉,这项新增税项建议者是多伦多国会议员沃恩(Adam Vaughan),他是杜鲁多政府特别委任的房屋及都市事务顾问。消息人士透露,根据这项新政策,资本增值税的税率随着屋主所持房屋年期递减。持屋1年后,税率为50%;两年后为25%;3年后为15%;4年后为10%;5年后为5%。

这项异乎寻常的恶税毫无疑问地伤害加拿大家庭。而且,无助控制仍然高企的房价,更令那些勉强能够入市的准买家望门兴叹,难圆业主梦。

屋主在5年内出售现住房屋,有无数可能的原因,当中有些是他们没法预料或不想见到的。可是,却被杜鲁多政府惩以重税。

想试试,人们因为工作调动,需要离开现住城市;家庭组合或生活适应有异,需要寻求较小或较大的居住空间;婚姻状况突然改变,例如离婚﹑结婚......凡此等等,必须出售现住房屋。杜鲁多政府不图节流,为求开源,正把手伸向普通百姓家庭口袋更深处。

对加国一般屋主来说,这项建议资本增值税应是最恶的恶税。回顾杜鲁多政府过去4年的政绩,此举可以预期。

加国智囊组织菲莎研究院(Fraser Institute)一份研究报告揭示,除了杜鲁多以外,没有任何一位加拿大总理在没有世界大战或经济衰退的情况下,花费更多金钱(以每人及通货膨胀调整后计算)或累积更多债务(每人计)。

自上届政府提出2015年最后一次财政预算以来,加拿大的债务总额将在今年增加差不多1,200亿元(据通胀调整)。自杜鲁多上任总理以来,每名加拿大人多负担1,725元联邦债务。

一项衡量1870年以来所有加国总理债务表现的研究发现,只有3名没有经历世界大战或经济衰退的总理增加了人均联邦债务,其中1人是杜鲁多,另外两人是麦肯齐鲍威尔(Mackenzie Bowell)和约翰雅培(John Abbott)。

UserswilliamPicturesConservative campaign 2019 translationscost-of-government-debt-in-canada-2016.jpg

据该报告,到杜鲁多完成4年总理任期时,人均联邦债务(经通胀调整后)预计将增加5.6%,增幅超过任何一位没经历过世界大战或经济衰退的总理。此外,鲍威尔和雅培在19世纪末担任总理,这意味着杜鲁多是本世纪唯一一位在没有全球冲突或经济衰退的情况下增加联邦人均债务的总理。

债务增加导致利息支出上升,本来可用于融资重要公共服务或提供税务减免的资源被消耗掉。杜鲁多政府一路把债务推高,将给后代带来沉重负担,他们明天必须缴纳更高税项,来支付今天所消费的福利。

这份报告的3名作者指出,在2015年秋季联邦选举后不久,加拿大债务突然累积,这因为项目支出迅速增加。杜鲁多政府在4年内持续增加项目支出25%,截至2019年3月的年度,达到3,235亿元。

若果联邦政府只是将人均项目支出(按实际价值计算)冻结在2016年的水平,去年的总项目支出或可减少63亿元。杜鲁多政府大手花费,使得人均联邦项目支出(经通胀调整后)达到历史最高水平,去年达到8,869元,超越了前总理哈珀于2009年经济大衰退期间录得的前一个高点(8,847元)。

更难理解的是,为什么杜鲁多政府选择在经济增长期间迅速累积债务,并增加项目支出至无与伦比的水平。一旦经济放缓,将会遇到麻烦。

进入无忧资讯《2019联邦大选》专题,查看更多文章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