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杜鲁多连任会是加拿大的灾难吗?

26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9月25日 08:43 来源:高度见闻 作者:丁果

按语:如果不惩罚执政劣迹斑斑的领袖,那是选民“姑息养奸”,要承担恶政后果。

选举进入最后时刻,决定选谁的选民已经坚定他们的投票意志,任何事情已经无法改变他们的投票意愿,而这种已经决定的选票通过民调显示出来的结果是:最有希望执政的两个政党,即联邦自由党和联邦保守党依然是打得难分难解,不分轩轾,支持度差距都在误差范围内。

换句话说,按照民调结果,如果现在投票,可能是联邦自由党少数政府,也有可能是联邦保守党少数政府。当然,民意如流水,还有三个星期,民意的突然变化不是没有可能。上次联邦大选,杜鲁多(Justin Trudeau)就是在最后两个星期后来居上,形成破竹之势,最终赢得绝对多数大胜。这次选举,会否出现这样的现象,很难说。

因此,在没有戏剧性变化的情况之下,决定此次联邦大选的关键,在于尚没有做出决定的中间选民,或者游离在政党支持范畴之外的选民,而这当中会有很多是华人移民。对此,我们可以提出一些论据,给中间选民一些投票参考。对我而言,在这里列举三个我不选杜鲁多的主要理由。第一,我信奉政党轮替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好,而不是更坏。

对于少数族裔来说,这种政党轮替带来的好处更为明显。我举一两个例子,联邦自由党执政十三年(1993-2006),对伤害华人最深的历史问题即排华法和人头税,采取了不道歉不赔偿的政策,而政党轮替发生后不到半年,哈珀政府就在国会作出正式道歉,并作出象征性赔偿,让延续近一个世纪的历史冤案能够圆满落幕。渥太华的道歉,带动了歧视最深的卑诗省和温哥华市也不得不跟进道歉。到卑诗省政党轮替发生后,华人历史博物馆也应运而生。

同样,在哈珀(Stephen Harper)政府时期,因为重视投资和经济技术移民,而忽略了父母家庭团聚,政党轮替发生后,杜鲁多政府至少在父母祖父母家庭团聚上特别开放了许多名额,让不少华裔家庭受益。第二,我信奉政党轮替是常态,没有万年执政党。某些政党在地方,尤其是华人社区,采取的是威胁竞选策略,给主要对手贴上“反移民党”、“反华党”等标签,这让我常常啼笑皆非。

这些宣传与事实相去甚远,也是侮辱华人选民智慧之嫌。这种威胁策略是对政党政治的误导,宣扬的是你死我活的政治文化,而这种文化恰恰是亚洲移民最容易“接受”的政治形式。亚洲移民来到加拿大,就是要这些妥协包容的民主政治智慧,但有些政党不把这些智慧传递给华人,而是利用华人的旧习惯旧意识,让我们去践行西方民主政治中最黑暗的部分。

事实上,在过去选举中,黑函误导、人身攻击比比皆是。但是把一个主流政党打入“另类”,正是有些人想要“万年执政党”,想要皇帝,这是非常错误的。华人中间选民就是要打破这种误导和迷思,通过政党轮替的实现,来学习和体会政党竞争带动社会活跃发展的优势好处。

第三,政党轮替的最基本原则就是惩罚不良执政者,杜鲁多已经符合不良政客的所有条件。首先他干预司法独立,接受政治利益相关者的私人岛屿休假,两次受到道德专员谴责,创下现任总理违规且有两次之多记录;其次他强调人权和多元文化,但他的涂棕脸或者黑脸旧照曝光,表明他早就有种族歧视前科;他强调女性权力,却对自己内阁的女性部长和议员另外一副脸孔;他以环保领袖自居,但在有关政策上进退失据,两个标准。

这种例子还可以继续举下去,他的虚伪已经取代他刚上台时的“巨星”风采,成为全球舆论笑柄。再次,即使以政府治理最基本的要素经济来说,经济数据有的不错,但基本不是杜鲁多政策所导致,而是国际大环境使然。反观杜鲁多政策推动,他提到的第四年平衡预算,非但没有达成,反而再度造成180亿加元赤字,这样的管理水平,如何再做?

此外在外交上,杜鲁多创下了与全球主要国家都闹翻的”奇葩”情景,与美国、中国、印度等关系均恶化。最后已经传出来杜鲁多连任后,将对自家住宅销售后的获利部分征收50%税,这种讨好极左翼选民的政策,就是剥夺中产阶级的政策,与他为中产阶级家庭发声的竞选立场背道而驰,甚至扼杀许多人退休计划。除非杜鲁多出面否认这个传闻,这个政策本身也是华人选民投票需要认真思考的。

如果只说没有执政记录的反对党领袖如何如何,而不惩罚执政中劣迹斑斑的领袖,那是选民“姑息养奸”,权力者仍然可以肆意玩弄权力,选民则要买单,承担恶政后果。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交流。

进入无忧资讯《2019联邦大选》专题,查看更多文章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