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加拿大边境安全部长,解答华人最关心议题

17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9月25日 16:59 来源:本网采写 作者:Terence

我们在新闻中会经常看到某些华人社区又发生抢劫、盗窃和枪击案。加拿大政府官员和联邦议员都纷纷表示,加拿大人不应该生活在恐惧当中,这其中就包括加拿大边境安全与减少有组织犯罪部长比尔·布莱尔。

925日,比尔·布莱尔再一次做客加国无忧,针对枪支政策和社会治安问题,接受了加国无忧的独家专访,解答了很多华人读者提出的疑问。

如何看待自由党最新的禁枪承诺?

加拿大是一个安全的国家,但是我们对不断发生的枪击案很忧心,所以我们推出了更严格的控枪方案。其他党派的某些政客接受了枪支企业的游说,并不是真心关注社区的安全,但我们根本不关心枪支产业,只关心孩子的安全、社区的安全。

犯罪分子也很喜欢手枪,因为可以隐藏在衣服里面。所以自由党除了宣布全面禁止半自动步枪以外,也要求合法途径购买的手枪必须存储在安全的地方。

我们要做的当然还有很多,我们需要让犯罪分子更难获得武器,要确保犯罪行为会受到严厉惩罚,还要努力让年轻人一开始就不会误入歧途加入黑社会帮派,只有这样才能营造出一个安全的社会环境。

禁止半自动步枪剥是否夺了公民合法持枪的权利?

AR-15杀伤性很强的武器,制造出来就是用来杀人的。这种武器太危险了,如果有人说喜欢玩自动步枪,不好意思,这个理由还不够好,我觉得社区的安全比这个重要多了,不能因为有些人喜欢玩,就让其他人的生命受到严重的威胁。

但我要强调一点,在自由党的政纲里面,根本就没有不让加拿大人合法持枪的内容,自由党从来没有禁止使用枪支的娱乐或者打猎运动。我们明白大多数的猎人、农民和合法持枪者都会遵守法律。我们绝对不会限制人们使用枪支的活动,我们只是加强对一些枪支的储存要求。

某些政客说我们会拿走人们的合法枪支,这纯属谎言,这个谎言的目的就是吓唬加拿大人。

有一种说法:“枪不杀人,人才杀人”,你怎么看?

这么说吧,你知道安省城市温莎和美国底特律只隔着一条河,一架桥将两座城市连接。在几年前,底特律那边三年内发生了1200起涉枪谋杀案,而在同一时间,加拿大这边一起都没有。美国人也不是说就都是邪恶的人,但是河对岸有非常多的枪支。在加拿大,我们严格控枪,所以加拿大更加安全。美国人也很好,全世界的人也都去美国生活,但是他们有一种枪支文化,每个人都可以拥有一把枪来保护自己,而人均的枪击谋杀率非常高。像底特律、芝加哥、费城等地,谋杀率是加拿大城市的十几倍。

那些说不要限制枪支的政客,他们会让我们更不安全。我们一方面需要尊重合法的枪支拥有者,另一方面保护我们的公民。有人说拥有枪支是一个公民的权利,这是不对的。拥有枪支不是一个人的权利,而是一个人的特权。你需要通过遵守法律、对枪支负责任的态度来赢得持枪的特权。那些不希望政府控枪的人,不想遵守控枪规则的人,我认为他们不配拥有枪支。

政府有义务保证公民的安全,而有些政客只是耍嘴皮子,真正需要的是实际行动,比如控枪。


多伦多是否也会禁手枪?

我们不是要禁手枪,但是每一把手枪必须要确保储存在安全的地方不被偷走。我们会和多伦多市政府合作执行这个政策。多伦多政府可能会认为,枪支储存最安全的地方就是射击场。为什么不把枪直接储存在射击场呢?你可以去射击场取出自己的手枪,玩完之后再放回去,这对社会安全不会造成威胁。也许多伦多市会去这么做,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主意。

不过,这在其他农村地方可能不适用,比如育空地区的白马镇或阿尔伯塔的红鹿等等。但至少可以让多伦多、约克区、密西沙加、渥太华、哈密尔顿等这些地方更安全。

有人说犯罪分子用的都是非法枪支,禁枪并没有用,你怎么看?

关键是要看犯罪分子的枪支来源是哪里,合法的枪支也会变为非法的枪支。有时候枪支是合法买来但是非法销售给犯罪分子的,或者是犯罪分子从合法枪支拥有者那里盗取的,还有的是从美国走私来的枪支。作为边境安全部长,我们拨款了9000万元用于防止枪支流入加拿大。

最重要的是防止枪支落入犯罪分子手中。为此,我们就必须要加强对枪支的管理。在美国许多地方,几乎每个人都拥有枪支,每天都有大规模的枪击案。涉及枪支的谋杀案比加拿大多了六倍。我们不会允许美国的枪支文化进入加拿大。即使是美国政府也在努力控制枪支的泛滥。

加拿大反对党的政客想学美国,把拥有枪支变得正常化,希望每个人都可以买到枪,这是因为他们为枪支产业服务,这是不可接受的。

当然不仅要严格控制枪支,我们同时还必须要针对犯罪分子,特别是黑社会帮派。我担任多伦多警察局长期间,我多次去渥太华寻求帮助,希望获取打击犯罪的资源,当时的保守党政府什么也没有做,完全没有给予多伦多警方帮助。

从警察局长位置上退休以后,我再一次来到渥太华,告诉杜鲁多总理,联邦政府必须做更多的工作帮助警察部门打击犯罪,保护社区的安全,政府后来拨款3亿4700万帮助警察调查犯罪。有些政客喜欢讲狠话,说什么把犯罪分子关起来就行了。但问题是只有警察才能做到这一点,而警方没有足够的资源就做不成事。

更何况,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不是说把犯罪分子都关进监狱就行了,还要关注是什么让年轻人走上犯罪的道路。

针对有些人说加拿大有一个漏洞,犯罪分子抓了就放,你怎么看?

完全没有“抓了就放”这种情况。警察只要有足够的资源去调查取证,就一定会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保守党党魁熙尔说犯罪分子会被“自动保释”,这在现实中根本就不存在,熙尔没有讲实话。2006年我们修改了法律,如果警察出庭,提交证据证明嫌犯很危险,辩护方必须说明嫌犯为什么应该被保释。我在担任多伦多警察局长期间,成立了“保释合规小组”,即使嫌犯被保释,警方如果认为该名嫌犯可能会对社会或他人造成危险,小组会派出专职警察,确保对方在保释期间不会犯罪。

最关键还是警察需要足够的资源。作为警察局长,我去首都渥太华和当时的保守党政府预约见面,他们都不听我说话。所以我在担任部长期间,会主动的去各地见市长、见警察局长,问他们需要联邦政府的哪些帮助,这就是我们正在做的事情。

有人说,加拿大的犯罪与外来人口有关,比如墨西哥人来加拿大免签。这是事实吗?

我们必须要实事求是。实际上,移民和难民参与犯罪的可能性要远远小于本地出生的人。统计显示,移民和难民不是造成犯罪的主要原因。当然,全世界的人都可以来加拿大,然后参与犯罪,但是我们已经在确保入境加拿大的人对加拿大不构成危险。

我觉得是有人在故意制造这种恐惧,而不去真正努力解决问题。他们在吓唬加拿大人,说什么外来移民很危险,这都是胡说。我曾经的工作就是确保多伦多安全,我知道多伦多需要什么。我们不需要只会讲狠话的政客,我们需要真正付诸行动的聪明人。

我们知道,加拿大不需要美国式的枪支文化,我们也知道,只是简单地把犯罪分子关进监狱也只不过是治标不治本,只会让情况更糟糕。我们需要让犯罪成本上升,让犯罪行为更容易被抓到,让犯罪的代价更大等等,有很多的工作要做。

作为多伦多士嘉堡西南区的联邦自由党议员,你认为“士嘉堡不再安全”的说法属实吗?

我在士嘉堡爱静阁长大,在麦克唐纳中学上学,在士嘉堡组建了家庭养育了子女。我担任多伦多警察局局长达10年时间,我可以告诉你,多伦多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城市之一。当然不是一切都完美,也会有犯罪,我知道你们看新闻会发现士嘉堡又发生了一起枪击案之类的事件,但士嘉堡有将近70万人居民。据统计,士嘉堡的人均犯罪率是全多伦多最低的地区,而多伦多又是北美犯罪率最低的城市。

士嘉堡是非常棒的城市,人口结构非常多元化,有来自全世界各地的族裔,他们都想和平的、和谐的生活在这里。不幸的是,确实有一些社区遭受暴力的摧残,这些地区的人往往比较穷困,他们也是暴力和犯罪的受害者,我们需要帮助他们,要做的还有很多。除了预防和打击犯罪,我们还需要给这些地区进行投资,比如提高居住环境、提升社区服务的质量、纠正社会的不公正等等,我们不会让我们的城市像美国的城市那样。

进入无忧资讯《2019联邦大选》专题,查看更多文章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