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问钟“侨领” : 您是网信办还是华社保长?

22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1月3日 12:46 来源:来稿 作者:Karen Lin

亲爱的钟侨领

新年好,我不曾想到,我会用这种方式 给您予新年的祝福。 

众所周知, 作为一个政治工作者,我不但常常在主流英文媒体上 点评有关加中关系, 时政和华人社区各种现象。 我也常常在各大华人媒体, 网络节目做时评人。 所以当我收到您的律师函, 要求我删除我在推特上转发自己在当红网络节目“明镜新闻”做的一集时评节目, 而且现在要求我赔偿您损失费, 我不禁莞尔, 更觉得很纳闷。 所以现在 我要帮您好好理清逻辑。 因为我始终坚信, 阳光下无新鲜事儿。顺便也想给围观的吃瓜群众在 2020年的第一天 增添一剂 “味增” 。 好, 那么现在开始我的三问。

1)2019年10月15日, 我作为明镜新闻的访谈嘉宾, 点评了新时代电视解雇 其无薪主持人邱伟恒 Kenny Yao 以及 主流英文媒体National Post 对这起事件的报道。 我在节目里面的观点非常清楚 : 我不认为 新时代 FairChild TV解雇Kenny Yao是因为他对香港反送中的观点。 因为新时代的立场长久以来就是 “不亲中”,not Pro China. 更何况新时代之前还解雇了其在送中事件中持有比较亲中观点的主持人梁燕城博士。

 随后我也谈到近来因为中美贸易战, 逮捕华为CFO孟晚舟等事件以及美国新亚太战略和地缘政治, 让美,加各大主流媒体全面围剿中国, 所有时评的大论述都是猛K中国, 凡事不分青红皂白, 只要拼命骂中国就可以交差了。 主流英文媒体不应该有这种囫囵吞枣, 不专业的态度。 无论观点怎样, 媒体总要基于实事求是的根本, 有几分证据, 说几分话。 那么请问钟侨领, 我说的这些, 跟你有任何关系吗?

2)其二, 我在那集的明镜节目上说的很清楚了, 我觉得Kenny Yao (邱伟恒)在夸大其词, 因为我本人是不相信, 1430AM节目播出后,多伦多会有上百个华人听众 同时Call in 因为邱伟恒 对你的态度不好来为你辩护。 因为1430am的rating 远远没有那么火热, 而且在华人社区, 一个粤语节目主持人恐怕也要比“侨领”强太多了。我做完 那期节目后, 就在 推特上用英语发了推文, 推广节目。

https://twitter.com/KarenWenLin/status/1189346082226147329 https://twitter.com/KarenWenLin/status/1189348301499449349 

请问我推文里, 哪点说错了? 难道当时你没有在微信群里被别人指控贩卖女王勋章, 性侵犯其他女性吗? 难道当时(2019年十月份的时候)你没有和指控你的这些的人在走司法程序吗? 那么请问, 作为一个时事评论人, 我阐述你当时被别人在微信指控的事实, 何罪之有? 我为什么要删推文? 这是我节目的链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68MdndGplE&feature=youtu.be 

我在节目8分钟的时候, 还特别加注说明了, 当时微信群里对你所有的指控并不知道是真是假, 而且也没有被法院最后证实。 

请问, 我说错了吗? 我说的哪一点有悖于事实? 钟侨领, 我想郑重的问一下 : 作为一个时评人, 我实事求是的点评一个关于华人媒体言论自由的个案,实事求是描述微信群里发生的事件, 为什么要受你的威胁 而删推文呢?我现在把我的推文和那期明镜节目 公开, 我愿意接受所有人的检验。

3)钟侨领, 之后我收到了你两封律师函。 第一封要求我删除推文, 不对我进行金钱上的求偿了。 我没有理会, 而且非常清楚的向你的律师和你发了一封电子邮件, 阐述了自己的立场。 之后你又向我发了第二封律师函, 让我删除推文, 仍然不对我进行金钱上的求偿, 但是需要我以直到你满意为止的方式向你道歉。

首先我要感谢一下你两次对我不进行金钱求偿。 虽然我们吃政治饭的从业人员, 不一定有您们这些 “侨领”有钱, 但是打官司的钱, 我们还是出的起的。 可是你提出的让我以” 直到你满意为止的方式向你道歉 “的要求不但让我哭笑不得, 更让我十分confused. 我想请问您, 什么叫做 ” 直到你满意为止的方式向你道歉“? 请问, 如果你要我去做一些狗屁倒灶, 下三滥的事, 才算满意, 我也要去做吗? 请问, 如果你要我帮你去偷盗有关到加拿大国家安全的资讯, 才肯善罢甘休, 难道我也要去吗?

从鸿茅药酒因跨省追捕一名医生, 到被中药创新发展论坛颁发 “2018年度履行社会责任明星企业”, 全中国的人明白了一个道理 :鸿茅药业获奖, 是对整个中国社会的冒犯, 是对“社会责任”这四个字进行侮辱。 一个“侨领” 三番五次的骚扰一个时评人, 并威胁逼迫她删除推文, 是把自己当成了网信办, 是对我们华人在海外通过几代人不懈努力而获得的珍贵的言论自由进行无知和傲慢的挞伐。

 那么我现在郑重的在华社最有影响力的的媒体平台上 轻轻的回复一下钟侨领 : 我不认识你, 也压根儿没有任何意向抹黑你,如果我因为之前 功课没有做足, 在社交媒体和媒体上阐述了错误的资讯, 我不但愿意更正修改甚至删除我的推文, 我更愿意公开真诚的向你道歉。 但是我今天, 作为一个时评人, 光明正大, 公开的上节目, 阐述事实, 所以就算我死了, 也不可能删推文的。

当然, 钟侨领, 如果我因为自己的言论受到斧钺之害, 你恐怕就是第一个嫌疑人。 因为我已经向警方报告并且立案了。 所以如果我有什么不测, 不但我妈饶不了你, 警察叔叔恐怕也要头一个请你喝个茶。 

所以你最好盼望着我平安无事。 我们法庭上见。

Ps: 我曾经受到保守党党领候选人 Brad Trost 的威胁, 让我删除我在 Huffington Post 上的文章, 两年过去了, Brad Trost 已经不在保守党了, 我的文章, 还在Huffington Post 上, 一字未改。

PPS我做出承诺, 如果我赢了这场官司, 我会把金钱上的所得全捐给以下几个慈善团体, 为在地社区, 原住民社区和中国失学女童做公益。

Daily Bread Food Bank

SEVA Food Bank

Water First

Native Women’s Association of Canada

大凉山康乃馨计划 : 帮助中国失学女童复学。

Karen Lin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