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订港版《国安法》等同宣布一国两制告终

32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6月7日 10:20 来源:来稿 作者:陶永强

英国杂志《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 5月28日的一篇评论说:中国宣布将会主动为香港制订《国安法》,纳入香港《基本法》的附件三,明显的信息就是“恐怖统治即将开始”( “Rule by fear is about to begin.” )。

一般西方国家,包括加拿大,都有国家安全法,而香港的基本法第 23 条也有规定,要由香港立法会自行制订可以在香港执行的国安法,为什么香港人和国际社会对中国人大决定主动为香港制订国安法,会有那么强烈的反应呢?我有以下的一些观察,供大家参考:

(一)国家安全的观念,中西方有基本差异

在共产党统治了 70 年的中国,目前还是一党专政的国家,政府和人民对“国家” 的观念,普遍来说,还走不出“党国”的观念,就是国家处处离不开党的领导和 干预,而党又绝对要以习近平一人为核心。“国家”实际上就走不出“朝廷”的 传统观念以至于实际运作,而国家与人民的关系也就走不出君主与臣民的关系了。 所以,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所谓“国家安全”其实就是共产党专政特权的安全。

在西方,包括加拿大, 国家安全基本的关注点是人民的安全,而不是保障政权的安全,当然更不是保障执政党的安全。所以,若果你查阅加拿大的《国安法》,你会发觉那是一整套订立各个国安有关部门的权限,处处考虑到如何防范公权力在保护国家安全的名义之下,侵犯了人民的基本权利与自由。这以民为本的观念,与中共的以党为本的观念,有天壤之别。

正因为国家安全的观念,中西方有极大差异,亦即是中港之间的观念存在极大差异,当然就不能把制订香港的《国安法》看成不过是人有我有,那么等闲的事了。

(二)中共经常利用国安法打压异议声音,以言入罪

对中国国情稍有认识的人,只要眼界没有默认的禁区,都会知道,在中国,《国安法》里面的一项罪名“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是用来打压言论的利器,是以言入罪的常用工具。所有对政府的任何政策或行为提出的批评,若果令到执政者感觉政权受到质疑和威胁,便很有可能会对发表言论的人,控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在中国,是极罕有被检控而不入罪的。

在中国以这“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被囚禁的人名单很长,比较知名的有:诺 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因提议修宪和实行宪政而入罪 (11 年);劳工维权人士李旺阳 (10 年);社运人士胡佳 (3 年半);传道人王怡牧师 (9 年);由于发表有关六四 镇压的文章而入罪的谭作人 (5 年);由于向中国输入民主自由思想的书籍而入罪的 台湾人李明哲 (5 年)。

因此,香港人有充份理由恐惧,而关注香港前途的国际人士亦有充份理由相信, 中国制订的港版《国安法》,将会把中国特色的“国家安全”观念,和打压言论 的手段带进香港。

(三)中央制订港版《国安法》,一国两制告终

香港《基本法》第 23 条明文规定“香港应自行立法”制订适合在香港执行的《国安法》,当然是有它的根本理由的,那就是考虑到两地“国家安全”观念的大不 同,和两地司法系统的严重差异,例如《国际人权公约》在香港有效,在中国大 陆却无效等。

正因为如此,在 2003 年保安局长叶刘淑仪推动 23 条立法,遭到港人强烈反对, 50 万人游行抗议,当时港人和国际社会就已经表明,关注点是中国特色的《国安 法》罪名,定义抽象,概念模糊,极容易成为莫须有的,打压异议声音的工具。 结果,叶刘淑仪引疚辞职,23 条立法的事至今未能推行,原因是政府始终未能直 面港人对“国家安全”为名,打压言论自由为实的担忧,而尝试提供一套有充份 民权保障的《国安法》草案。

香港人和关注香港前途的国际人士,对香港的“一国两制,高度自治”彻底失去 信心,当然还有许多其他因素,包括警权的扩张,警察滥权的独立调查被排除, 开放教育的失守,政治讽刺节目的被消失等等,着着都呈现出一国一制的来临, 掌权者和建制派都已经急不及待了。

所以,当人大宣布要主动为香港制订港版《国安法》,香港人立刻上街抗议,美国立刻宣布制裁,国际包括加拿大立刻响应支持香港人,而世界舆论认为中港一 国两制告终。这实际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也。

陶永强 2020.5.31 补拙书房

进入无忧资讯《香港抗议事件》专题,查看更多文章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