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记忆与身份,2050年唐人街什么样?

3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7月12日 08:44 来源:RCI 作者:梁彦

艺术家、瑞尔森大学建筑系助教张亦飞。(本人提供)

“我感觉,在新冠病毒爆发前,我更多是寻找唐人街历史,让我们思考如何构建更好未来。而这场疫情对我的作品的改变是,想象不同的未来可能性, 用以思考当下 —— 方向完全不同了。”

张亦飞(Linda Zhang) 的作品常常是关于记忆、文化遗产、以及身份认同。新冠肺炎爆发令她对自己历史与现状的思考更加强烈,她的作品”设计自己的唐人街,Build Your Own Chinatown”、以及”想象2050年的多伦多唐人街, Imagining ChinaTOwn in 2050: Speculative Futures Storytelling”,无可回避地带着这场疫情的影响。

她在蒙特利尔麦吉尔大学完成了本科,并在美国哈佛大学完成了硕士学位。2018年,她于多伦多的瑞尔森大学室内设计专业任教。她也是Pararaum工作室负责人。

专访:多伦多瑞尔森大学建筑系助教、艺术家张亦飞


唐人街桌游:设计你自己的唐人街

张亦飞的作品“设计你自己的唐人街”,使用无人机和3D技术,把多伦多唐人街东段的99幢建筑进行了扫描和打印,并由此发明了唐人街桌游 —— 希望观众参与,设计出自己的唐人街。

张亦飞: 新出现的数码技术还没有和唐人街这样具有历史性的建筑群或是华裔社区结合在一起,这也是为什么这个计划看似很新鲜。

我希望越来越多的人会开始使用,因此在这个行业,设计师与建筑师的背景也越来越多元。

从我做学生起,我就一直非常喜欢两个主题,一个是记忆,一个是身份。

从建筑学上看,对建筑的保存有一个既定的概念,就是你只能保存建筑的某一个特定的时刻。

我在哈佛读书的时候,就一直试图挑战这个概念,因为我是华裔加拿大人 —— 是有两重身份的。而我感觉,对于建筑文化遗产目前的定义就是固定的一个物体,而不允许多个事物多个声音同时存在。

所以,我一直在寻求,文化遗产与建筑的新模式。之前做学生时,我没有意识到,这个追问与我的身份和个人记忆有关,只是纯碎对这个主题有兴趣。

我的作品通常都与我居住的城市相关,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德国。2018年,当我回到加拿大的时候,唐人街很自然是我想重游的地方。可能还因为我是在安大略西南地区长大的。以前,我和家人会开两三个小时的车,去多伦多唐人街买中国杂货,我小时候对多伦多的记忆就是唐人街。

不过,现在的唐人街建筑历史非常复杂。同时,记忆与建筑也与当下发生的疫情等相缠绕,涉及华裔社区如何展现自己,如何与更广泛的其他社区沟通等问题。

在一次远程见面会上,有人问及,政府应该如何“教育”其他民众,唐人街是个安全的地方,不需要担忧。但其实,在过去一百年,建筑一直在承担这个任务。

多伦多唐人街建筑模式原本来自于三藩市。1906年,三藩市发生地震,唐人街被摧毁了,人们希望重建。对唐人街的偏见一直是,脏乱。华裔感觉需要打破这种偏见,于是,聘请了一位白人建筑师担任设计,让唐人街看似干净整洁,而稍有些异国情调 —— 所以,建筑其实非常有趣,就是一直在起着这样一个“商讨”的角色。

另一方面,我加入瑞尔森大学的时刻,正式它们希望扩展新技术新创意阶段,比如,他们增添了无人机,增添了3D扫描仪器,机器人等。

所以,我要面对的是,我如何在我的领域利用这些新科技技术,来支持社区。我一直不认为,摄影机是中立的,它不可能是完全真实的。

最初我的设计是,未来十年,我每年都会用3D扫描唐人街的建筑街道等,至少这是个记录,这从未有人做过。

下一步,我们如何使用这些技术与社区结合,这就是唐人街桌游创意的开始。

多伦多唐人街东段有99座建筑,我们使用3D把它们都打印出来了,而在桌游中, 你只可以选择10座建筑放在上面 —— 所以,你需要和其他参与者协商讨论,来决定哪些建筑可以保留下来,哪些建筑更为重要,更有价值。

设计你自己的唐人街。(Jocelyn Reynolds)

想象2050年的唐人街是什么样?

“设计自己的唐人街”作品的一个部分是,征集虚构的故事,请参与者想象一下,2050年多伦多唐人街会是什么样子?目前,”想象2050年的唐人街”已经进入了编辑校订的最后时期。

张亦飞:原本,“设计自己的唐人街”是要在四月展出的 ,还要举办研讨会,邀请历史学者,建筑学者, —— 当然,这个计划因为这场疫情而推迟到了明年。

在美国华裔总统候选人杨安泽那篇著名的文章发表后的两天,我们按照计划有一个网络的研讨会。而我们的讨论中都觉得,社区需要在这个时刻更加延伸出去。于是,我们就开始这个虚构写作创意,让人们用文字描述想象中的2050年 —— 文学创作中展现华人在这场疫情中的隐忧。

我感觉,在新冠病毒爆发前,我更多是寻找唐人街历史,让我们思考如何构建更好未来。而这场疫情对我的作品的改变是,想象不同的未来可能性, 用以思考当下 —— 方向完全不同了。

目前,,参与者共有45人。之后,有13人选择继续参与,我们现在进入最后的校订阶段。老实说,他们的故事令我感动,几乎每一篇都让我掉泪。

比如,有一个作品是讲述,到了2050年,现在的唐人街地区不再是唐人街了,唐人街被搬去了一个小岛,因为需要保持社交距离。一个华裔女孩和她妈妈谈论唐人街,并且想去看看。但是,妈妈却不同意,说唐人街已经不是原来的唐人街了。

原来,在搬去小岛之后,政府不允许再销售与华裔相关的东西,而是变成了一个专门为游客准备的猎奇场所。而当这女孩儿终于和同学前往唐人街的时候,人们对于华裔的猎奇心态一直没有变,同学还在追问一些问题,比如,哎呦,你吃这么恶心的东西啊。

张亦飞认为,这是作者给自己提出的问题,面对这样未来的可能性,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

3D扫描多伦多唐人街建筑。(Amy Yan & Linda Zhang)

加拿大国际广播及CBC/Radio-Canada 网站:www.rcinet.ca 微信ID:radio-canada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