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总理卷入慈善丑闻 接受众议院听证

13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7月31日 15:29 来源:北美报告

加拿大东部时间今天(7月30日)下午3点,即本文截稿的数小时前,联邦总理杜鲁多在国会下议院财务委员会的听证会上,为“WE Charity”慈善机构舞弊一案作证。

而该机构负责人已经在周二(7月28日)证实,杜鲁多的夫人索菲·格雷戈尔·杜鲁多(Sophie Grégoire Trudeau)总共出席了7场“WE”的活动,平均每场出场费$3618,共计接受酬劳$25326。

“WE”机构曾公开宣称,该慈善组织不给任何出席者支付费用。然而,杜鲁多的母亲玛格丽特·杜鲁多(Margaret Trudeau)和哥哥亚历山大·杜鲁多(Alexandre Trudeau)均被证实有偿参加WE Charity慈善活动,分别获得25万加元和3万2千加元的酬金。


杜鲁多及其太太。图源:Google

不久后,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又把高达9亿加元的大学生义工补助项目,交给慈善组织WE独家经营。这一消息公布,杜鲁多及其家人与该组织的关系就受到媒体广泛关注。

资料显示,这项联邦政府拨款旨在帮助加拿大学生应对新冠疫情造成的财务困难。但加拿大联邦议会反对党却认为,杜鲁多把大笔纳税人资金交给多次让自己家人受益的慈善组织,存在严重的利益冲突问题。

事件一时喧嚣尘上,这也是继兰万灵事件以来,杜鲁多政治生涯中遭遇的又一大重磅丑闻。最新的民意调查显示,杜鲁多这两个月因为“WE charity”事件,已经把他和联邦政府在疫情期间积攒的人气消耗不少,由5月的55%跌至上周的44%。


图源:CTV News

“WE charity”事件闹得沸沸扬扬,杜鲁多除公开道歉、三次接受道德审查外,又为自证清白而同意出席今日的财政委员会听证会。

此举被主流媒体形容为“极为罕见(unprecedented)”。上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加拿大总理接受这样的听证会邀请还要追溯到2006年——哈珀(Stephen Harper)曾就参议院改革出席了一小时的道德委员会听证会,但他并不是被质询。

今天下午,杜鲁多远程在委员会面前回答了一个半小时的提问。委员会正调研政府为何选择WE Charity开展一项超过9亿加元的资助计划,以及总理为何没因其家人从该组织获利而在内阁谈话中避嫌。后文北北为大家整理出了三大事件的核心问题,及杜鲁多对此所做出的回应。


杜鲁多远程连线出庭作证。图源:CBC

1、杜鲁多:不了解家庭成员的个人盈利情况

作证过程中,杜鲁多首先撇清自己并不知晓家人的收入情况。

杜鲁多向下议院委员会表示,他并不了解其家庭成员的私人商业利益,也不知道他们从WE慈善机构获得了多少费用。

杜鲁多说:“我的母亲和哥哥是独立工作的专业人士,在多年间跟全国各地各种不同的组织有过交集,我没有他们工作经历或费用的详细信息。”


杜鲁多母亲玛格丽特于2016年WE活动上演讲。图源:美联社


杜鲁多哥哥亚历山大(右)在WE活动中,获得约3.2万元的报酬。图源:美联社

2、杜鲁多:We Charity不是我的选择

其次,杜鲁多强调,并不是自己主动选择了“WE charity”,而是项目团队运作使然,想再次证明自己的清白。

杜鲁多称,直到5月8日他才与员工谈论WE慈善机构或运营学生资助计划的可能性;自己从未与WE联合创始人马克(Marc)或基尔伯格(Craig Kielburger)交流过联邦政府的9亿加元学生计划。

“在那一天之前,我从没有与我的同事讨论过WE慈善机构有关加拿大学生服务补助金的问题。事实上,从5月8日起,我的想法是由一个增强版的加拿大服务队(Canada Service Corps)来交付这个项目。”

杜鲁多称,得知家人牵扯后,他立即在5月8日的内阁会议上撤回了拨款的提议,以便给公共服务机构更多的审查时间。5月21日,公职人员向其表示,他们已经进行了尽职调查,并对他们的建议充满信心。

“实际上,他们说,如果我们希望这个计划能够实现,那只能与WE慈善机构合作。” 杜鲁多说:“并不是在供应商之间作出选择,而是在继续由WE Charity交付该项目还是根本不推进该项目之间选一。”

杜鲁多还表示,他询问了为什么选择WE Charity来运营该项目。“我被告知加拿大服务队将无法扩大规模并及时交付该项目。” 杜鲁多说:“这让人失望,但也不令人惊讶,因为我了解加拿大服务队的发展状况以及当时公共服务业面临的其他需求。”

3、杜鲁多:为何未能避嫌?

最后,杜鲁多表示,当时与疫情相关的项目正高速运转,政府正全力以赴,以使计划得以实施。他称,自己没有回避内阁对WE 慈善机构的探讨,部分原因是由于时间紧迫。

“这当然其中的一部分,但我不认为这是我不回避自己的全部原因。年轻人问题一直是我整个职业生涯中一直参与的事项,并且我非常关心青年服务的理念。”

杜鲁多说:“这个提议对我很重要,但并不是像一些人说的那样,我的支持源于它与我的家人有某种联系;实际上我放慢了它的进程,并尽力确保每件事都做得正确,因为我知道会存在它与我家庭关联的质疑。但是,为学生创建资助计划,让他们在全国各地的社区中从事志愿服务,其受益人绝对不是我的母亲或兄弟。”

整体而言,杜鲁多今日的表现中规中矩,对于关键问题的回应理性克制,但并没有创造更大的洗白空间,反而置自己背后的政治团队于不利。

自争议爆发以来,WE慈善机构一直受到公众密切关注。期间不断有新闻爆出,涉及董事会成员辞职、员工受虐指控,以及疫情期间财务紧缩而导致的大规模裁员。

保守党领袖安德鲁·谢尔(Andrew Scheer)于今天早些时候表示:“如果他(杜鲁多)知道其中一些事情并且允许其继续发生,那么就承认了自己在这次腐败中发挥了作用。如果他不知情,那意味着没有人对9亿加元的项目进行尽职调查。”

新不伦瑞克自由党议员韦恩·朗(Wayne Long)周三(7月29日)发表公开信,表示对政府的决策过程和未能意识到潜在的利益冲突深感失望。

他认为该事件破坏了政府为帮助加拿大人度过疫情所做的正面工作,并敦促各部长在决策过程中做到“完全透明”。“在我看来,很明显,总理办公室内部以及整个政府都必须做出改变,以确保我们避免这种系统性失误再次发生。”

无论如何,杜鲁多团队的确在这一事件上存在严重疏忽,今日一辩足以让小土豆被架上火炉烤个半熟。

接下来是否该追问特他背后的幕僚团队,究竟是谁存在失职?事发前,既未提醒杜鲁多他的家人和WE机构过从甚密,也未在做决策时让杜鲁多避嫌三分,更没有对WE机构做尽职调查,就分派了高达9亿元的项目。

难道大家是烤土豆上瘾,不想干了?抑或小土豆真的太忙或太富,鲜少与家人谈钱。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