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人抢1席 多伦多爱静阁补选有好戏吗?

22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12月12日 12:56 来源:来稿 作者:辛峰

封城关店、市场萧条,疫情令很多人不敢外出,但多伦多市民的参政热情似乎未受影响,爱静阁第22选区的市议员补选竟有27人报名,这也算是多伦多疫情中难得一见的风景线了。

多伦多爱静阁选区东起Midland Ave,西至Victoria Park Ave;南起401高速,北至Steeles Ave。整个选区有22平方公里,人口约10万5千,登记选民为7万1千多人。这个选区的市议员位子一直是由政坛老将詹嘉礼把持,谁知前年10月市选,这位詹议员老猫烧须,因为一场胜选庆功宴,他竞选费用超支,这就被剥夺了市议员资格,于是就有了这场补选。

仅仅一场市议员补选,就能吸引27人报名,这类好事并不常见,还好由于疫情所限,参选人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扫街拉票,否则这27人的助选团队在爱静阁的大街小路川流不息、拍门宣传,也会是幅热闹的义工助选图。

这次爱静阁补选,名单上除了有詹嘉理的前助理Mantas Nick等人之外,华人参选者也不少,其中社区比较熟悉的就有移民顾问陆炳雄、多伦多市教委黄婉贞、社团人士林芝芳、地产经纪方丽、家长联盟的刘燕以及法律工作者冯志强先生。

多伦多上次市选是2018年10月,爱静阁的补选是在明年1月15日,2022年10月多伦多又将市选,因此对胜出者而言,他的任期也只有一年九个月。尽管任期已经减半,但还是没有动摇很多人对这个位子的兴趣。

市选与省选、联邦选不同,省选、联邦选打的是政党牌,候选人背后有政党靠山,选民只要认同该政党就投候选人一票。而市选打的是个人牌,候选人虽然也有左中右立场,但他们并不是政党代表,也没有党派资源,能否当选全凭自己在选区的人脉、根基和信任。通常在市选中,现任议员因为被选民熟悉,比较容易连任,在2018年安省市选中,就没有现任议员争取连任失败的。这次詹老在爱静阁不幸丢职,选区没有了现任议员挡路,对参选者而言,自然觉得成功希望倍增,或许这也是报名者众多的原因之一。

爱静阁补选有27人出场,谁能最终得到选民支持进入市议会?就看其道行和造化了。由于市议员没有政党的捆绑束缚,所以不需要跟从党意做事,侯选人只要让选民相信他可以成为一名尽心、尽力服务选民的人就行了。如果候选人还有抱负和雄心,还想在市议会的大台发挥影响,不愿随波逐流做投票机器,那就应该多多学习前市议员、前市长罗伯·福特先生,以他的施政理念为自己从政宗旨,以纳税人利益为依归,提出既切合选区实际,又能给市议会带来清流和改变的竞选政纲。

多伦多有25个选区,虽然每个选区的居民构成各有特点,但市府的政策有其一致性,不存在不同选区有不同政策的事。因此对参选者而言,无论提什么政纲和竞选诉求都要清楚了解现状,避免天马行空、哗众取宠,许下好听又实现不了的诺言。

Sheppard Ave.地铁线问题是多伦多的老话题了,有候选人为了选举宣传,就将推动地铁项目作为政纲之一。其实关于多伦多的地铁发展,省、市两级政府已经讲了多年,现在的主要问题不是Sheppard Ave.延长线要不要做,而是有没有钱去做,这个问题并非任何市议员呼吁或承诺就可以解决的。如果候选人把不可能做到的事当作政纲内容承诺,除了对城市问题把握不够精准之外,在务实思考方面似乎也缺了些什么。

近年来多伦多房价一直高企,又有候选人提出了解决市民可负担住房问题的政纲。殊不知房价的高低、市民是否可以负担,这是市场与开发商的问题。加拿大不是计划经济国家,政府可以通过海外税、空置税打击炒房,但不可能操控房价。如果指望市府造更多廉租公屋解决可负担住房,那么市府有这个财力吗?物业税要如何暴涨才会有足够资金?

还有侯选人提出了让65岁以上老人非高峰时免费乘车的主张,这一想法虽然用意可佳,但还是对目前市府财政状况欠缺了解。不要说疫情已经把市府财库搞得千疮百孔、捉襟见肘,明年可能会有15亿赤字,就算没有疫情,TTC车费也在每年上涨,如果多伦多真的搞社会主义,实行老人免费乘车,那TTC车费还不每年三级跳?

每次市选中,都有侯选人拿出洋洋洒洒的个人政纲,有没有效果?受不受欢迎?就看是不是实际可行、接地气了。要想当一名好的市议员,踏踏实实为民服务是首要的,在市议会中当好把关人也责无旁贷。由于爱静阁的市议员是25人市议会中的一份子,所以他的一票对城市发展、税收、预算、公众服务、减少浪费等各方面问题都有影响。参选者当选后如何尽责问政,如何不混日子?这是所有候选人都应该认真思考的。

自从庄德利在2014年首任多伦多市长以来,他为了在议会中顺利推行自己的政策,又官封了四名市议员为副市长。这样庄德利本人、四名副市长再加上一些趋炎附势的议员们,市议会就有了以庄德利为首的主流声音。当这种声音统治了议会,庄德利不管对还是错的决定都会畅通无阻。这些年来,市议员们屡次为自己加薪,物业税涨个不停,公众服务逐年下降、TTC运行管理混乱,市府机构虚耗严重,疫情时进了20万元劣质口罩也没人被究责,这一切就是因为议会中缺少有力监督和反对声音所致。

讲起多伦多市议会,不能不提一位名垂青史的人物,他就是人称“小福特”的前市议员、前市长罗伯·福特(Robert Ford)先生。罗伯·福特是在2000年当选为市议员,2010年当选为市长,2016年去世。他生前虽然争议很多,被诟病的小辫子也有大把,但他始终以:“尊重纳税人、终止油脂肥膏”(Respect for taxpayers,Stop the Gravy Train)作为自己的从政目标。他当议员时强硬反对苗大伟市长胡乱加税,自己绝不申报一分钱办公费用;当市长时又敢于和工会势力对抗,向市府的懒庸文化、油脂肥膏开刀。不论他担任议员还是市长,他都会及时接听或尽快回复市民电话。老实讲,现在的多伦多市议会和加拿大政坛上缺的就是这样的人!

虽然爱静阁补选人数众多很热闹,可是如果又选出一位在市议会中见风使舵、随波逐流混日子的议员,那么补选大戏再热闹,也不会有含金量。如果这27位参选者中,有人可以具备罗伯·福特先生一半的从政情怀和服务市民精神,那无疑就是爱静阁之福,多伦多之福,补选大戏也就好看了!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