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网民怎样评论国会通过涉疆议案

105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2月25日 06:47 来源:RCI 作者:亚明

加拿大众议院周一投票通过一项动议,宣布中国在新疆对少数民族的迫害符合1948年《联合国种族灭绝公约》中的定义,是种族灭绝行为,并呼吁联邦政府正式采纳这一立场。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在报道中说,这项动议是对媒体报道和其它调查的进一步跟进。去年10月,众议院国际人权委员会就曾在一份报告中说,有证据表明中国在新疆实施了对维吾尔人和其他主要是穆斯林少数群体的镇压,包括非法拘押、关进“再教育”营、强迫劳动、性暴力、人口控制,以及在全面监视下强迫进行政治灌输。这些做法都属于种族灭绝。

但杜鲁多政府一直不愿用此定义,认为“罪名太重”。周一在议会讨论该议案时他要求内阁部长集体缺席,只派外交部长马克·加尔诺(Marc Garneau)与会并“代表加拿大政府”弃权。之后,加尔诺发表声明说,联邦政府内阁虽然弃权, 但仍然对新疆“侵犯人权的可怕报道”感到“深深不安”。并呼吁对指控进行独立调查。

加拿大民众对有关报道非常关注。在CBC的首次报道下面,两天来已有9163个网民跟帖,发表看法。

星期二,CBC记者又从北京发回新闻, 报道了北京对加拿大议会通过的这一决议做出猛烈抨击。外交部发言人谴责这次投票是对中国内政的干涉,是无视事实,旨在破坏和污蔑中国。对于该议案呼吁政府抵制2022年北京冬奥会,则被批评为“将体育政治化”。

这也引起加拿大网民的强烈反响。这则新闻周二中午发表,到下午6点已经有2100多读者跟帖发表看法。到周三早则已增加到3000多人。 网民的跟帖中有一些是调侃的、借机发泄某种情绪的,但大多是比较严肃的。主要内容可分三个方面:对议案获得通过和北京反应的看法, 对中国和新疆的认知及印象, 以及对杜鲁多政府的批评。以下是其中一些评论的摘录,保留了评论者的原名。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周二在记者会上就新疆议案抨击加拿大(Tingshu Wang/Reuters)

对议案获得通过和中国做出反应的评论

Peter Woof:邪恶能取胜,是因为好人无所作为。杜鲁多选择弃权就是最好的说明。按中国的说法,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在德国发生的事件也是“内部事务”。难道北京真认为我们会接受这样的逻辑吗?实际上,它是想以此来煽动民族主义情绪,将批评北京政策与反华和种族主义联系在一起,激怒其公民!

Arthur Gill:我在这里看不到有人因中国感觉被冒犯而气愤,不知道为什么?但我个人认为,这是此议案的理想结果。就是要一遍又一遍地“冒犯”他们,直到他们对人权和尊严表现出某种尊重为止。

Arthur Gill:我不认为会有很多加拿大人会在晚上会为此事内疚睡不着觉,也不会觉得因冒犯了中国而感到抱歉。

Kevin Murphy:抱歉啦,中国。但灭杀其它种群的人确实令文明的世界难以接受。

Harrold Bogmer:我们知道中国这样做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问题是我们是不是要为此做点什么,抑或是啥也不做。

Silvio Bruzzone:如果加拿大和其它国家真的想阻止和改变中国的做法,那就应停止与中国间的商业活动。现在的声明只是空话,还摆脱不了依赖中国。
Murray Gelatino:是的。加拿大可以在选择朋友方面做得更好些。

对中国以及新疆政策的看法

Mike Kearney:谈到中国,我一直认为无风不起浪,当许多国家都在指责您,就很难说都是谎言。你不用抨击对您的指控者,也不用提供他们说谎的证据。只需向世界展示您所说的事实,打开大门,让他们自己到新疆去看看。请不要再一遍又一遍地表现你的霸气,那会让世界感觉很滑稽。

John Bond:如果中国是诚实的,那这件事再简单不过了。为了证明真假,他们应开放新疆地区,让联合国、或一个民主国家共同成立的调查小组前往实地访问,然后就可以向世界确认对中国有误解。但此事必须立即做才行,而不是等6个月后清理完了一切证据。当然,中国不可能采纳这样的做法。那就很清楚了,他说的都是荒唐的宣传。

Pierre Ouellet:谁还记得最后一次有真相从中国传出来是哪一年?

Harrold Bogmer:在我的记忆里,中国一直在迫害宗教人士。因为共产主义容不得其它宗教。中国是一个共产党国家,宗教无法在那生存,只有这样它才能维持统治。如果允许人们分为社会的不同群体,那么只有一个政党就行不通了。

Philip Lucas:中国可以谴责和狂热反对国际批评及公众舆论,他们以为这一切都不会带来任何后果。真希望有一天他们意识到,必须自己在行动和目的上变得透明,才能面对民意法庭的质疑。至于种族歧视和对特定人群的高压胁迫,也曾发生在加拿大、美国、非洲和许多其他国家。歧视和胁迫是错误的,应该受到公开谴责。世界其他国家也应该像加拿大这样,坚持指出这些问题,敦促中国让世界看到那里真正发生的事情,确保不违反人权。

Marc LeBlanc:我很长时间以来就在购物时留意大多数产品的原产地了(以避免购买中国制造的产品)。这并不总是那么容易,但是尝试着做很有意义。我的经验是远离沃尔玛会比较好。

杜鲁多2017年12月5日在中国访问时会晤习近平(THE CANADIAN PRESS/Sean Kilpatrick)

最多的是对总理杜鲁多的批评

Garry Bilton:总理杜鲁多及几乎所有内阁同事都缺席投票。只有外交部长出席“代表加拿大政府”弃权。杜鲁多是想让加拿大与世界脱钩吗。真是太失败了。

Kevin Murphy:我觉得中国不用为此议案被通过而担心了,因为尽管各党派议员投票赞成该议案,但我们的总理和他的内阁却觉得,那些强迫妇女堕胎、绝育、设立集中营和活摘器官都没啥大不了的。

Paul Newman:这次杜鲁多的做法告诉我们,他认同中国政府的做法。那么他不参加投票是出于恐惧、尊重?还是政治上的权宜之计呢?而这些原因中没有一个是令人钦佩的。Rick Hammer:哦,杜鲁多未出席,想像一下吧?他真的可以为中国做任何其他事情,甚至几乎把加拿大这个国家卖给他们。而中国反过来却嘲笑我们, 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是大买主,可以买或不买加拿大很多东西。而我们无法(或不会)做任何事情。

Liza Nor:很显然,按照中国的说法,加拿大公民不得对新疆发表意见。而加拿大自由党表现得很听话。那些曾经投票给自由党人应该注意了:你是否也想加拿大成为中国的一部分?

Aaron Morris:还记得吗?当新冠疫情在加拿大各地传播时,杜鲁多向中国发送了16吨抗疫物资?而中国回敬他的是什么?

Aaron Morris:8个月前,参议院中两党参议员都曾呼吁杜鲁多使用《马格尼茨基法案》来制裁中国迫害人权的官员。可却不知他为什么仍在犹豫?

Clinton Young:还记得杜鲁多曾对中国的“专政体制”表示钦佩而遭到抨击吗?从那以后他沉默了,现在的态度则说明了一切。

Arthur Gill:杜鲁多在首次访问中国时,曾试图与中国达成自由贸易协定,提出了人权问题似乎还带着歉意。看中国没搭茬,杜鲁多夹着尾巴逃回了加拿大。在对待中国时他没有脊梁,这对加拿大来说是一种可悲的状况。

加拿大国际广播及CBC/Radio-Canada 网站:www.rcinet.ca 微信ID:radio-canada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