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驳一卦:加拿大亚裔反种族歧视联盟

26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4月19日 08:44 来源:来稿 作者:冯志强

2021年4月10日,中国新闻社,同新华社齐命的另一家中共党媒,即时在《中国新闻网》报道了《加拿大亚裔反种族歧视联盟》当天在加拿大多伦多成立的消息。众多阅读中文媒体报道的加拿大华人得悉,在华裔社区多如牛毛的社团中又增多了一员。华裔社区的当地新闻还要通过出口转内销的方法得知,也是一道风景线。

该联盟由13个吸人眼球的华人社团牵线发起,联络不下三百个各类华裔社区团体组成,团体成员有同乡会类的,有商会类的,有行业协会类的,林林总总。发起团体中有《多伦多华人团体联合总会》,《加拿大华人同乡会联合总会》,《加拿大中国专业人士协会》,和《加拿大深圳社团联合总会》。 这几家华人团体都是曝光率颇高的华裔社区团体,无论在华社媒体或是在主流媒体。

曾记否,2021年2月22日,加拿大国会以266票赞成,0票反对,通过了一项动议,确认中共政权在新疆对维尔吾族人实施种族灭绝的行径。对此,华裔社区有动响。

不能光指着别人鼻子说事,也要省视自己鼻子底下的阴影。显然,一些华人社团受到启发,检视起加拿大社会的阴暗面,义无反顾地发起成立这个亚裔反种族歧视的联盟。

疑惑来了。2月份,加拿大国会刚通过政治声明确认中共政权在新疆干种族灭绝的事,就那么几十天时间过去了,到4月,这就成立了亚裔反对种族歧视联盟。这个联盟成立气势真不减当年和平钟下五星红旗漫卷的慨而慷。从2月到4月,这一前一后的事件发生时序,令人遐想。

2018年12月,一家中国民营企业的财务高管路经温哥华转机飞赴墨西哥,却被拦下并逮捕。因为加拿大要履行加美引渡条约义务,递解孟晚舟女士去美国。因为美国法庭传唤她到庭应讯。事发后没有多少日子,北京传来消息,中共当局抓了两名加拿大公民。世界舆论说中共政权搞人质外交。中共否认,却受罪,躺枪了。

这里,在2月,加拿大国会提出中共在新疆搞种族灭绝;在4月,华裔社区冒出这么一个联盟。前后一搭算,岂不让中共当局享受躺枪2.0呢。这一卦的佥文:时辰不吉。

驳卦,还拆字。说说这个联盟的名称:《加拿大亚裔反种族歧视联盟》。此处有两项批解:一说“亚裔”,二说“反种族歧视”。

先解析“亚裔”。通观团体成员的名单,绝大多数是华人团体,尾随一个亚美尼亚裔社团,一个希腊裔社团,还有一个据说是埃及裔社团。再细细辨味那份名单,看得出来这些团体都由来自中国大陆的华人组成,说中国大陆华人团体,实在再确如其份不过了。

众所周知,华裔社区粗分三个群体:香港群体,台湾群体和大陆群体;当然还有亚群体如菲律宾华人,印尼华人,马来西亚华人,等等。

从这份名单看过去,冠以“亚裔”实在空乏得很,且不说缺乏亚裔的代表性,连得华裔的代表性也够不上。充其量,算得上中国大陆华人的代表,然而,全体来自大陆的华人是否认同这里的代表性呢?

记忆犹新。2010年,韩国举办的G20峰会期间, 在一次记者会上,当时的美国总统奥巴马给韩国记者一个提问机会。 不料,芮成钢窜身起来,要求代表亚洲人民提一个问题。奥巴马重申这是给韩国记者的提问机会。可是,芮成钢固执己见,闹得奥巴马哭笑不得。

闹不成,这个“亚裔”联盟成了加拿大版的“芮成钢2.0“?

再解析“反种族歧视“。这个“反”字用得不好。“反“来”反“去,就是“要斗争”的意思。解决歧视之类社会陋习,搞斗争只能造成社群撕裂。要讲究包容和化解的手段来感化,社会就会越来越祥和。化解种族歧视,才是良策。斗争两败俱伤。好心人爱惜自己的社区,不可撕裂社群关系。这一卦的佥文:名称不祥

这次成立仪式邀请数位护法来加持摸头。有参议员胡子修先生。此公的不雅操守在2020年6月18日的国家邮报中有所报导。2017年,胡先生接受别人出资的中国旅游,被参议院操守委员会(类同纪律委员会吧?)认定四度触犯参议员行为规范,欺瞒消息, 误导针对他旅游的调查工作。他的诚信度成为问题。

还有保守党国会议员蔡报国。环球邮报在2018年5月3日的一则报道中指出,这位印度裔国会议员接受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对外联络部的邀请,进行8天的免费旅行。前五天的开销由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买单;后三天的开销和机票则由白求恩医学基金会支付。他还出席旁听中共中央党校的课程。

再有一位安省进步保守党籍议员柯文彬。国家邮报在2019年12月2日的一则报道中指出,文彬仁兄公开言论的调门同中共政权的宣传口径一致,指责香港民主游行,坚持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一部分。报道还披露,2013年,文彬仁兄参加中共国务院举办的8天训练班。这一卦的佥文:护法不孚。

究竟,歧视是何等社会恶习呢?值此疫情嚣张期间,还要将注意力和社会资源分配去倾入这方面的诉求?

传统的歧视概念这样讲解:歧视是针对弱势群体的不公平对待。弱势来源群体文化影响力的差别;不公平发生在如何方便得到生活资源如就业福利等待遇的差别。

拘于寡闻陋识,谈不了其他族裔的来历,只能谈谈华人在加拿大的际遇。历史记载,第一批来加拿大的华人是在1788年登陆加拿大西岸。铺设横贯东西两岸,连接大西洋太平洋的火车轨道,华裔先祖功不可没,宝贵如生命鲜血都献出了。华人在建设加拿大的过程中自有问心无愧的地位和顶天立地的骄傲。

由于文化背景和经济地位的差别,在相当时期内,华人在白人占优势的社会里争取不到应有的地位。这是一段十分遗憾且尴尬的历史。这是一段活生生受歧视受欺负的历史。

进入二十世纪中期,社会形态改变了。1947年,华裔公民被赋予选举权和被选举权。1957年,郑天华先生成为华裔第一人,当选国会议员。1999年,伍冰枝女士成为加拿大第26任总督。2006年,当时的总理哈珀先生为历史上的排华“人头税”亲口道歉,还颁发赔偿金给受害人或后裔。

时至今日,华裔族群受到相当尊重了。受尊重,就要担负责任,那才是免受歧视滋扰的多元族裔社会发展的方向。

首先,我们需要学会运用追求最大公约数的方法看待我们処身之中的多元族裔社会:求大同,存小异。多元的族裔背景就决定我们各不相同;但是我们和睦相处,相同之处根本多于相异之处。因此,不要刻意着眼在各自的差别,否则势必标签化自己,边缘化自己。一不小心,就容易跌落自己歧视自己的陷阱。

其次,我们先祖是缔造加拿大国的参与者。加拿大立国在1867年。华裔先祖早在1788年已经踏足这片土地。我们要继承历史上的担当,要激发当家管家的情怀,不要扮演可怜兮兮的“小媳妇”,也不要装扮“怨妇”,四处投怨诉苦。我们居身其中,用将心比心的态度包容化解歧视,鼓励政府推行政策改善社会机制,泯灭造成歧视的机会。

同时,我们也要体察自己是否不经意地落入因偏见生歧视的光境里,因为有的族裔群体有不一样的饮食习惯,食物的气味使得我们不愉快;因为有的族裔群体有不一样的穿戴习惯,服饰的款色使得我们不愉快。

我们曾经受害于被人歧视,我们岂要加害他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中华文化里的精彩训诫。我们要发扬。我们也要检讨自己。

维护华裔群体利益的社区团体责任更大,要发挥守望者的角色,示警歧视或被歧视的迹象;要发挥倡导者的角色,建设性地积极化解歧视事件;要发挥协调者的角色,贯彻多边斡旋,在各个族裔群体之间,增强文化沟通理解,消弭隔膜误解。更重要的责任在于游说鼓励政府推行立法改革,提升多元族裔文化沟通,创造平等机会。

很幸运,我们生活在讲究人道人权的加拿大多元族裔社会。我们要守住。大家努力。

2021年4月18日, 多伦多

——————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