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社诽谤倒卖女皇勋章案, 终于对薄公堂

5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8月17日 08:56 来源:来稿 作者:破落饭叟

自从2012年以来,多伦多华人社区盛传倒卖女皇勋章的谣说,终于酿成诽谤案诉讼,对薄公堂。其中一项法庭事件是藐视法庭命令的动议聆讯。这次动议聆讯在2021年8月10日,在安大略省高等法院开庭;继而在13日再审。没完,将在星期三,8月25日上午10点,在大学街361号法庭大楼继续进行。到时候,是否会结案尚属未知数。前两次开庭在ZOOM上进行的,后一次将在法庭实际环境中审理。

钟新生(图左)与吴健(资料图片)

这项动议聆讯,由钟新生发起,是起诉方。钟新生是多伦多社区与文化中心行政总监,全加华人联会全国共同主席,中国全国政协海外代表。 应诉方是吴健。他是加拿大藏族同胞联谊会常委兼副秘书长。

这项动议缘因钟新生认为吴健藐视一项法庭命令。 据说,法庭判决永久禁止吴健在任何场合对钟新生进行诽谤。然而,吴健却根据社区内多年流传的钟新生倒卖女皇勋章的说法,写成文件向多级警方报案,同时作为公开信的形式在社区社交媒体散发。钟新生聘请律师兴讼,追究吴健不遵守法庭判决,继续诽谤他的声誉,通过动议聆讯要求法庭判决监禁数月的方式惩罚吴健。

在8月13日,动议聆讯进入实质性程序。甫开始,钟新生的律师向法庭正式提交书面证据。其实,这些文件按照程序已经在开庭前数日提交对方和法庭了。但是,法庭上的这个过程很重要,即是将呈堂证据,Evidence确认为在案证据,Exhibit,就是将来在判决中可以引用的文件依据。可是,这次庭讯漏走了这个程序,没有将呈堂的Evidence转换成被法庭接纳的Exhibits。

再说,这批文件都是从中文原文翻译出来的英文译本。翻译的准确性必须受到检验。但是,这次庭讯欠缺了这道手续。

聆讯过程中,一般接纳两类证据,一类是文件证据,即是刚才提起的被接纳为Exhibits的证据;另一类是陈述证据,即是当庭发誓后的口述,Testimony。如果一方的律师不召唤自己的证人出席作证, Testimony,那么, 另一方就没法执行接下来的交叉盘问对方证人的程序。

钟新生的律师没有接下来召唤钟新生站到证人席作证, 也就不存在吴健可以交叉盘问钟新生的机会。钟新生的法庭举证程序结束了。

这时轮到吴健向法庭举证。这时,法官指出, 由于吴健没有事先提交书面证据,所以法庭没法查阅吴健方面的书面证据;还指出,他有口述作证的机会,Testimony。他可以口头作证,也可以放弃口头作证的机会。 法官还说,若吴健进行口头作证,钟新生的律师接下来要对他进行交叉盘问。

吴健表示决定进行口头作证,并且还提问为什么他没有给予交叉盘问钟新生的机会。法官准许他口头作供,但是没有正面回答他的提问,而说稍后再作处理。

吴健在自己聘请的翻译帮助下向法庭作供, Testimony。吴健情绪高亢,言词激越。 给人感觉到,回到小时候阅读革命故事小说的时候,勾引起那些英勇行为。

吴健在作供中提起他曾经提交给法庭一份宣誓书,Affidavit,涉及钟新生倒卖女皇勋章的情节。

吴健讲完后,接受了钟新生的律师进行交叉盘问。

到了下午四点钟, 整整一天的时间耗去了。显然,这项动议聆讯还没完。法官决定,改天继续进行。法官准许吴健将对钟新生进行交叉盘问,还特意关照吴健提交所有掌握的书面证据。这是例外的机会。

到了8月25日,星期三,这次动议聆讯如何结案,其实并不怎么重要了。钟新生是否清白的价值已经被这里的司法过程消费得差不多了。原先故作神秘的说法,还不能摆在桌面上讲,如今成了一桩公案,岂不拿来当作饭后茶余的娱兴节目来消遣。

判案会如何说是一辞。社会将如何讲又是一辞。众口烁金。若是警方真想做点事,花费公币,逐一盘问那些获勋者,华人社区又要多出多少故事。

简述 被那个, 人物,动议特质

过程:evidence against exhibit; translation, 证人作证;

应诉方陈词,交叉盘问,Wai Cheng Yi affidavit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