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者津贴因曾申领CERB被削 要求杜鲁多改错

8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10月19日 18:39 来源:温哥华东区准国会议员关慧贞办公室

长者低收入津贴因曾申领CERB被削

关慧贞要求总理杜鲁多马上改正错误

温哥华东区准国会议员关慧贞联同长者代表召开记者会,就长者的低收入津贴因为曾经申领CERB紧急援助而被削减,要求总理杜鲁多必须马上采取行动改正错误,否则很多低收入长者将面对严峻困境。

新冠病毒自去年初以来在加拿大肆虐,长者和其他加拿大人都无法幸免。联邦政府所推出的CERB,让那些在2019年全年收入超过5千元的人申领,很多低收入长者由于符合要求都有申领CERB。最近,很多长者惊觉政府每月发放的低收入津贴GIS被削减或被取消,而他们亦会失去一些省政府的低收入福利如公共汽车年票。

关慧贞说:“很多居住在温哥华东区的长者都向我紧急求助,由于失去低收入津贴,他们面对无钱交租和购买食物的困境。自由党政府不能这样对待这些低收入长者。”

就这些曾经申领CERB的长者当中,关慧贞发现他们所获得的待遇是有分别的。长者当初若果是透过税务局申请,即使面对紧急状况都没有上诉机制。而那些透过加拿大服务处(Service Canada)申请CERB的却可以向政府要求根据其今年的预计收入来计算低收入津贴,不过,这项程序郤需时6个月才有结果。

关慧贞说6个月的程序令人难以接受,无论是透过那个部门申请,政府必须给予申领CERB的长者同样的对待。

透过视象出席记者会的巴域(Vern Braithwaite)说他感到徬徨,在他的低收入津贴未被削减前,他每月有1550元,但在削减低收入津贴后,每月只剩626.49元。巴域说这个数目连支付租金都不够,他不知道可以怎样生活下去。

巴域说,他在2019年有5000多元的收入,由于疫情令他失去工作收入,他听从政府所说而申领CERB。自由党官员从来没有说过长者会在申请CERB后,会影响其低收入津贴。政府的网页也没有这样写。这令他感到受欺骗及被遗弃。

今年67岁的李盛隆来自台湾,在1994年移民温哥华后曾经营面包店,后来因为精神健康而需要入院数年。即使到了退休之年仍然要打散工帮餐馆洗碗。疫情令他失去工作,并且申领了CERB。虽然他的年收入只有数千元,却由于CERB被视为收入而令他失去低收入津贴,而他的就业保险金亦已经领完,每月政府的老人金和退休金只有733.75元,是先前所收的一半。

即使关慧贞为李盛隆要求加拿大服务处以他今年的预计收入来计算低收入津贴,但却被告知程序需时6个月。关慧贞说,李先生在支付租金、公共汽车证和电费等费用后,便没有钱购买食物。未来6个月他究竟可以怎样生活?李先生除了患有退化性关节炎和偏头痛等病痛,他是精神病的康复者,关慧贞担心生活压力会令他旧病复发。

关慧贞指出,联邦政府低收入津贴的规则容许申领者每年赚取5千元而不影响津贴金额,之后所赚的1万元的一半可获豁免。因此长者可以每年工作赚取1万元而不影响其低收入津贴。但这些豁免却不能应用在CERB或EI-ERB的援助收入。规则的缺陷为很多长者带来惩罚性的后果,在面对疫情的第四波,试问低收入津贴被削减或取消的长者如何交租和购买食物?

情况危急,长者们必须能够继续获得低收入津贴。关慧贞和新民主党要求杜鲁多政府必须马上采取行,收改政策不要把政府紧急援助金用作计算低收入津贴长者的收入。

温哥华东区准国会议员关慧贞与两位区内长者李盛隆和巴域(Vern Braithwaite)讲述低收入津贴被削减对他们生活的影响。

记者会出席,左起411长者中心主席Marion Pollack、Kettle Society代表Ryan Teraverst、长者巴域(Vern Braithwaite)、准国会议员关慧贞和长者李盛隆。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